90後編製外女輔警重判13年 意外泄漏官員收入

0

江蘇 女警察近日“90後女輔警與9名中共官員發生不當關係”的消息引爆輿論。圖為2012年5月24日在北京舉行的亞太中國警務展覽上,一個扮成女警的模特坐在警車上。(示意圖/非本文人物/圖片來源:MARK RALSTON/AFP/GettyImages)

近日,江蘇省一名“90後”女輔警,接連與9名中共官員發生不當關係,陸續從官員手中獲得370餘萬元人民幣而遭重判。網友跟進描述該事件是一群西門慶將一個潘金蓮送入大牢,但如果僅僅將此事看成一則艷聞過於俗套,中共官方處理方式套路滿滿才值得深思。

資料顯示,江蘇省連雲港市灌南縣一名“90後”女輔警許艷,從19歲開始,接連與政府官員發生不當關係,事後又以懷孕向官員們索取“經濟補償”,先後共索取372.6萬元人民幣,涉案男性包括當地2名公安局副局長與2名派出所所長、一名醫院副院長、一名政府機關工會主席、一名小學校長,以及2名無職級人士。

據傳,許艷出生於1994年,江蘇灌雲縣人,原本是江蘇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的一名輔警。被告方一審辯護律師李松平,稍早曾當庭發表了許艷具有自首,認罪認罰態度。但經法院審查認定,對於被告人具有自首情節的辯解和辯護意見不予採納,最終灌南縣法院判處許艷“敲詐勒索罪”、有期徒刑13年,同時加罰她500萬元人民幣,並追繳其違法所得的300多萬元。

單從處罰看,在有自首情節的前提下涉事人還是被重判,警方不僅追回了大部分非法所得,同時還加罰了涉事人500萬元人民幣。雙重處罰怎麼看都是在公器私用,據說涉事人許艷是普通人家出生,家事一般,當然如果家事顯赫也不用參加工作時僅僅是個輔警,500萬的罰款對於許艷的家人來說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以許艷的職位背景和其所“勒索”的官員職位來看,許艷無非就是想用身體來換個編製自此完成身份的轉換,而然涉事未深的小姑娘還是低估了官員們的無恥,警方的副局長和所長們完全把許艷當成了玩物,這才有了許艷要勒索官員的動機。許艷不是一路靠着陪睡升遷的“余敏燕”,因為她還沒到那個段位,直到許艷被捕,她依舊是個編外人員。

許艷的遭遇完全是嚴歌苓小說《天浴》的復刻版,上山下鄉的城市女知青文秀為了能從偏遠的藏區回到城市,結果陪睡一個官員再陪睡另一個,每個官員在上床前拍着胸脯說小意思,完事後又直言不好辦。小說里的文秀為了回到城裡變成了官員們的玩物。現實中的許艷恰恰也因此被迫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案件中又個細節,司法機關在破案後竟然追回了300餘萬元的臟款,詐騙犯一般在得手後會迅速花掉臟款,而許艷非但沒有將這輕而易舉拿到手的臟款揮霍殆盡,反而是保留,用官場的規則看許艷的行為不像是詐騙,反倒是像一個屢次三番被官員套路後無奈向官員們收取辦事押金的受害者。

無獨有偶,當初氣的薄熙來大罵的雷政富事件,直接導致薄熙來加碼重慶打黑除惡力度。在2012年間,企業家們為了綁定與官員之間的關係,會設局套路官員,雷政富事件洽好如此,企業家要麼以此要挾官員,要麼自導自演解圍戲碼,從而讓官員們能死心塌地為自己牟利。不料雷政富的視頻流到媒體手中,這一下子戲演砸了,重慶的不少企業家們也陸續吃了瓜烙,被當成黑惡勢力的保護傘一併剷除。

灌南縣的官員們也是夠有錢的,灌南縣雖然地處江蘇,但是是個徹頭徹尾的貧困地區,江蘇共有41個縣市,灌南縣的GDP常年處於下游。但再窮也不會窮官員,9位官員外加體制內人員以每人平均40萬元人民幣的代價被體制外的許艷死死拿捏住,本來想把許艷當作玩物,結果反被套路。許艷也沒有同夥,所以她的行為不是仙人跳,許艷反套路官員或許就是為了一個其實並不那麼重要的編製。

江蘇連雲港市灌南縣公布許艷的判決結果引來巨大非議,地方官員本想借重判許艷為官員們出口惡氣,中共官場向來講服從,許艷一人挑戰多部門官員無異於以下犯上,故必須以儆效尤。

重判許艷的消息還沒有讓官員們樂呵太久,事件就轟動全國。本着地方政府蠢,中央政府壞的原則,中共官媒一再提醒灌南縣,不要只拿許艷出氣。隨後才有了多名官員被撤職。

要知道灌南縣的上級行政單位連雲港市區的就業人員平均年收入也就5萬元,被勒索達108萬的孫姓派出所所長,他一人的涉案金額連雲港市民就得不吃不喝乾20年,可想而之中共官員的腐敗上至中央下到地方,也可見普通人為了進入體制有多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