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唱赞歌的嘴和诚实奔自由的腿

0
香港影视大亨向华强和儿子向佐向台湾政府提出依亲移居台湾申请,由于他们身份特殊和过往的政治态度及作为,立刻成了台湾、香港乃至关心两岸三地者的热门话题。(Public Domain)

香港影视大亨向华强和儿子向佐向台湾政府提出依亲移居台湾申请,由于他们身份特殊和过往的政治态度及作为,立刻成了台湾、香港乃至关心两岸三地者的热门话题。日前台湾移民署经过数周的调查和考量,终于做出向华强、向佐父子不可移民的决定。向华强是公开表达亲共立场的香港演艺圈领头人。向华强公开支持中共的港版国安法,也就是他作为香港居民支持陷民众安危和权利丧失的立法。向华强也从中共处获得某种酬答,如担任中国电影基金会名誉副会长,而基金会的主管是中共国务院广电总局。向华强的儿子向佐也与中共关系匪浅,是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的委员,此会是中共共青团下属的统战组织。

台湾以国家安全相关的法律拒绝向华强父子移民台湾,即有法律依据更是正确决定。台湾政府明确指出,向华强父子是否中共政治性移民,这一对台湾极具危害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因为向家父子对中共大肆吹捧,而且是中共统战组织高层或荣誉成员,首选移民之地难道不该是大陆吗?况且向华强一家在香港有钱有势,可以说是香港足以呼风唤雨的人物,在香港活得如此风光滋润,为什么要移民对向家早已表现出疑虑重重的台湾?因为向华强此前,多次申请前往台湾遭均拒绝。对大陆极度吹捧并深受优待,在香港活得根深叶茂且八面威风,却偏偏要移民对其并不友善的台湾,这一用心难道不是万分可疑吗?

向华强父子是否共谍尚难定论,但是有一点应是确切无疑,就是向华强父子即使并非正式共谍,若移民必起到共谍甚或更大作用,而台湾已经有头疼不已的中共帮凶。曾参与暗杀台湾总统蒋经国的黑社会大佬白狼,就在台湾为中共张目堪称第五纵队。他甚至组织黑社会在台湾大打出手,公开压制反对中共或主张台湾独立的民众与组织。再如原台湾演艺圈混得不得意的黄安,前往大陆专事吹捧中共、恶骂台湾政府,不单让许多混不下去的台湾艺人群起效仿,更是蒙蔽大陆民众难以得知台湾真相,而误信台湾人是欢迎中共前去统一的。

向华强、向佐父子如若允许移民台湾,其能量和作恶手段定然远远超越白狼、黄安之流。首先,向华强父子如若移民台湾绝无可能放弃以往为中共张目的恶行。香港是生养成就他们的家园,他们绝非不清楚香港的一切繁华昌盛全源自于香港自由法治和宽松有序的市场经济。但是他们却看准香港早晚会被中共一制,而顺势推一把为自己谋点利,对他们而言是理所当然。对香港尚且唯利是图不惜为虎作伥,到台湾难道会立地成佛不稀罕中共的酬庸了?其实依向华强父子的心性做派,就算不是中共指派的政治性移民,是自家要移居台湾的,也难保不是算准了可以在台湾大干一番成为中共功臣。

不过也不能完全排除,向华强有忧患意识,对香港未来和中共的统治是否于己有利安全,实际上不仅没有把握反而颇为不安。也许向华强确实想找一个真正有安全保障的地方,但是中共管控下的大陆可能没有向华强的地盘。向华强也曾到大陆试过水之深浅,他在北京开办过夜总会,这方面是他自小浸淫深知个中三味的强项。但他想不到的是,出乖露丑吃了一生没有的大亏。北京一经营娱乐场的红二代或是红三代看向华强敢到北京抢生意,便率人闹场。据说,向华强闻讯后亲自前往,要依道上规矩与来人讲数,得到的却是披头盖脸的耳光,报警也没有任何下文,只好灰溜溜打道回香港。显然,向华强意识到在大陆没有他呼风唤雨的市场,所以香港变局下到台湾另造一窟也并非没有可能。

其实,曾经帮助过中共的人并非人人全傻到自视有恩于中共,便会在中共统治下获得善待。当年上海黑社会大佬杜月笙,便是一个能够聪明判断共党的人。抗战中,杜月笙没有少帮中共,无论是中共紧缺急需的药物,还是保护和救援中共陷入危境之人,杜月笙全以他独特的身份和关系网,予以了极大的帮助和金钱救助。但是中共夺取大陆之前,虽然多番劝说、诱惑杜月笙留在大陆,他却十分聪明地审时度势,睿智地既不留大陆也不前往台湾,而是在英国管辖的香港度过余生。大概率的正是杜月笙这一明智选择,使他没有死在中共镇反、肃反等运动的枪口下。

给中共为虎作伥者有不少人,是清楚不可指望有功就得中共善待,或是可以像个人样活在中共治下。所以大陆一些为中共出力的人编顺口溜说,反美是工作,移民美国是生活。克林顿访华时的北大攻击美国女生,却一门心思留学美国并嫁给美国人;六四中共血腥屠杀时的发言人袁木,为中共屠戮民众硬是上演掩耳盗铃式谎言,退休后却跑来美国享受晚年;以及骂美捧共出名的司马南、专事骂美捧共奇谈怪论的上海陈平教授,全到美国享受大陆没有的安全自由;更不要说流传的中共部级以上的官员,不仅全有亲属移民海外且大多有其他国籍。不过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骂西方民主世界是工作,可以到民主社会生活两不妨碍。

台湾因为历史的教训和面对的危境,对此格外警惕并剔除向家移民申请。但是当今世界需要对此警惕的绝非仅只台湾,美国等民主国家已经被带任务的中共移民祸害不浅。如不能从台湾拒绝向家移民中获取有益经验,虽然体积不是台湾一个等级,只怕也会有悔之晚矣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