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黄祸之后来了瘟祸

0

人类历史上的瘟疫之害_新闻频道_央视网(cctv.com)网络图片

【按:去年三月进入我的「疫情岁月」,每天戴口罩帽子手套才敢出门,每週仅一次採购食品,日子过得跟在庙里似的;又无声无息、迟缓的、一刀一刮的、像凌迟一样。当时就想,这种日子也不是过不了,晚年难道就锁在马里兰不成?或许纯粹为了延捱这「瘟疫世纪」,我写了这本『瘟世间』,停笔之际正逢一场春雪,美国已经死了四十七万人。这本书从三月廿七日起,在博客来可以预购
网友们有兴趣,可以先读我这本书的序。】

爱达昆(Itaquai)河蜿蜒蛇形深入邈远的丛林处女地,是未被掠夺过的,不像亚马逊盆地上的许多便易接近之处,其黄金、石油、橡胶、木材、奴隶及其灵魂,撩拨起五百年的征服、瘟疫和摧毁,巴西上百万的印第安人口锐减至三十五万,丛林深处就藏著一些幽闭部落(uncontacted tribes)。当时的土著死于暴力衝突者并不多,大多数死于流行病,甚至是很普通的感冒,他们对此没有生物机能上的免疫力。北美「新大陆」环境相对隔绝,不似欧亚非三大洲之间频繁的贸易、交通以及连带的细菌病毒交换,西班牙殖民者(对旧大陆已经具有免疫力)把剧烈的新病毒传播到新大陆,没人知道一四九二年哥伦布抵达今海地、多明尼加一带时,那裡的人口有多少,保守的估计也超过十万人,但到一五二○年,那裡只剩下一千个印第安人,和单一的一个世代,在这个岛上辉煌了上千年的文明及其肉体和灵魂,统统被摧毁。这堪称五百年前的一场“细菌战”。

接下来人类有过两次热战,
热战之前是冷兵器时代,
热战几乎引爆核战,
于是冷静下来就成了冷战,
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的讲话被称之为“新冷战宣言”,
难道要来一场冷战2.0?
不。下一次来的是
——瘟战。

太平洋上,一隻鸟瘫痪一个航母打击群。

中国心脏地带的九省通衢,长江中游最大的江汉三镇,六年前还是一座仅次于上海的一千万人口的世界特大城市,瞬间成了瘟疫中的一座孤城,被死亡和哭泣淹没,它从“盛唐心态”到孤城鬼魅,这也是只有中国才有的一种速度。

武汉封城前逃离的中国人,不到一个月已经散布到中国以外的382个城市。

这支病毒不出三个月就传到我们落脚的马里兰蒙哥马利郡。

美国因感染武肺病毒的生命折损、经济损失总数应相当于美国4年的国内生产毛额(GDP),约20兆美元(约584兆台币);武肺病毒可能会感染1亿美国人,并导致100至200万美国人死亡,以及6兆美元的经济损失。

进步主义已在美国蔓延半个世纪,乘瘟疫陡然高涨,美国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阶级斗争”被“种族歧视”替换,东西两岸大都市与中西部对立,美国分裂。

有一句老话:风从东方来;

有一句新话:毒从东方来。

克林顿有句老话:笨蛋,是经济!

习近平有句新话:笨蛋,是病毒!

当今演化生物学大家戴蒙教授(Jared Diamond)的巨著《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各社会的命运》(Guns, Germs and Steel),描绘1532年底秘鲁高原上的“千古一见”——率领八万大军的印加帝国皇帝,居然被西班牙入侵者皮萨罗所生擒,这个无赖手下只有一百多个乌合之众,人力悬殊是五百倍以上。然后他问了一个问题:

“为何印加皇帝不能捕获西班牙国王?”

近因答案,包括枪炮、武器和马匹的军事科技、来自欧亚大陆的传染病、欧洲海军技术、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和文字等等,远因则是所谓“自行发展粮食生产业”(food production arose independently)的领先群伦、所向披靡。

他也解答毛利人一个问题,就是为何是欧洲人征服美洲、澳州、非洲,甚至亚洲,而不是欧洲人被他们征服?

而今日,欧美人也许需要反问:为什么病毒是从落后的中国之心脏武汉出发征服先进的西方乃至全球,而不是相反?

人类进入到一个混沌不明的瘟世间。

二百年前“西力东渐”,东亚桑植“亡国灭种”。

印第安人因隔绝而无免疫力,被西班牙征服者带来的细菌灭族,这就是中国如椽大笔梁启超所恐惧的“亡国灭种”,这是一个虚言吗?晚清士大夫误读西典而迷信“天演”观与弱肉强食,也是过度紧张?恐怕当年严复他们并不确知西班牙殖民者征服美洲的细节呢,新大陆土著因免疫力不足而亡于瘟疫,乃是现代生物学揭示的真相,而最早的抗生素要到一九○一年才出现,免疫控制的整套理论构架迟至一九七四年才完备。

然而,从思想史的角度去看,在激进思潮澎湃的中国近代,又没有第二个人对后世的剧烈影响能与这个“笔锋常带感情”的“饮冰室主人”相匹俦,“一纸风行,海内观听为之一耸”,黄遵宪甚至说他“一言兴邦,一言丧邦”。只须稍爬疏一下,“亡国灭种”的危机意识在中国刻骨铭心、百年不泯,其催发戊戌变法求“全变”“速变”、导引“五四”启蒙救亡于先,遵奉马列、躬迎专政、聊发共产及“文化革命”狂想于后,激进思潮如水银泻地,覆不可收,寻此滥觞,追溯上去,惊骇一世,鼓动群伦者,非粱任公莫属,而后来在历史舞台上风流过的人物,有谁不曾被他那令人“摄魂忘疲”、“血沸神销”的文字触过“电”,包括毛泽东在内。

难道这个逻辑是,中国现代灾难的源头,是五百年前的一场瘟疫,即新大陆的“细菌战”之未预期效应,竟在大洋另一端的东亚桑植,诱发了近现代激化思潮,进而导致苏俄暴力革命元素乘虚而入,将神州浸入血泊?

激进化的后果不是“亡国灭种”,而是“亡党亡国”,可是中共以“韬光养晦”之计,“全球化”之框架,廉价劳力之优势,利用西方牟利本性榨取它,自己则成功穿越合法性、市场化、互联网三道关隘,实现了“数位化列宁主义”的崛起,西方大梦如鼾;而西方失去“领先”,又在欧洲受福利主义拖累而过早衰落,美国则技术被偷、贸易被骗、领袖被唬,让中共当小孩一样耍了好几任总统,终于悔青了肠子。

然而世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西方甚嚣尘上一种“黄祸论”,德皇威廉二世相信,日本将武装中国入侵欧洲。不过细查当时历史,紧追在西方工业强国后面的,是东方的三个国家──中国、俄国和日本,三个站在同一条起跑线的现代化后来者之间,有一场优胜劣败的残酷竞争,其结果则彻底的出人意料。先者,日本击败沙帝而称霸亚洲,入侵中国;沙俄败后则爆发革命酿成共产专制,跟击败纳粹德国的美利坚争霸成冷战;这厢,中国经饥荒文革屠杀发财而崛起,即要替代日本的亚洲霸权,跟美国抢老大,也要取代苏联领军共产体制。

经济学、政治学、思想史,一切从十八世纪诞生的典范,都被瘟世间颠覆。

中国三十年高速发展一种资源耗竭型模式,山河破碎,道德沦丧,太子党却“绝不做亡国之君”,要在废墟上“重整山河”,因为他们手中这个政权,是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控制了巨大的财富,即两个一百万亿(100万亿国有资产和100万亿现金),国家主义主导的“中国模式”已经成功,下一步要开疆拓土、资本输出、万方来朝,然后是“五步控制世界”:第一步统治全球的制造业;第二步一带一路,控制“世界岛”和沿途主要港口;第三步5G网络;第四金融技术;第五步用人民币取代美元。中国到2035年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

可是这次很奇怪,西方无人 嚷嚷“黄祸”了,直到瘟疫突然爆发,全球中毒,千夫所指东方。

没有免疫力,一个凄凉的隐喻:无论是生物机能上的,还是文化制度上的。

新大陆隔绝,印第安人不敌从旧大陆带来的细菌,感冒就可以灭族;二百年后变成“中国咳嗽,全球感冒”。

这个「新中国」曾废除私有制度和市场半个世纪之久,很像当年环境相对隔绝的美洲「新大陆」,马克思把金钱视为「罪恶」的观念,恰好造就了对商品制度的「细菌」没有防御机制的一个社会,河南等地一旦将血液当作商品来买卖,对艾滋病毒没有免疫力的系统,首先不是人体而是制度,而所谓「科学」若不是随同整个西方系统来引进,则「赛先生」是引不进来的,形同虚设——这才是「五四」精神的大笑话。

“五月花号”从欧洲驶向新大陆。全球权力大转移,第一次是西方崛起,这是美国崛起,然后领了风骚一百年,傲视两次大战,俯瞰欧陆,怜悯亚非拉,尤其温柔中国。二战期间,马歇尔到中国斡旋,希望国共达成和平协议;韩战期间,杜鲁门政府希望阻止毛泽东派兵跨国鸭绿江;越战期间,约翰逊政府相信中国会节制在南越的参与,这一切统统落空了。

这基因又遗传给克林顿,他的落空,至少也有三条:市场经济并没有开发中国的公民社会,反而被中共引向发展国家资本主义,做强做大国营企业,要做世界老大;第二,美国分享技术给中国,也被他们拿去升级对社会的全面控制,而且还盗窃更先进的技术,反噬西方;第三,美国也没有震慑中国放弃世界军事野心,更没能阻止他们在太平洋地区的步步进逼,甚至谋求取代美国的地位。这一切,都要耗费近三十年岁月,才令华盛顿相信,却悔之晚矣。美国新教基督徒,相信天命,却左倾天真,从未获得对那个“欧洲幽灵”的免疫力,其仁慈善良,跟新大陆的印第安人,可有一比,会不会因此而令丰饶的北美,再遭遇一次外力入侵,而致文明替换,上一次高级换掉低级,这一次或许是低级来换高级,也说不定呢?

要知道中国返回“上甘岭精神”去了,人家要“清场”美国。原来德国威廉二世的“生存空间”说在北京找到了继承者,中共打著“民族复兴”的旗号,要为中国有限资源、人口膨胀、土地极限、环境污染等等找出路,用非常手段“清空”美国,不能用常规武器或核武器,唯有使用非破坏性的大规模杀人武器才能把美国完好地保留下来。这可能是关于“瘟世间”最准确的定义了。

今春一隻黑天鹅从东方飞来。我竟感冒或跟病毒擦肩而过,以后戴口罩帽子手套才敢出门,每週仅一次採购食品,七月进入我的『疫情岁月』,当时就想,这种日子也不是过不了,晚年难道就锁在马里兰不成?如果人类就此进入另一个时代、那未经历过的『瘟疫世纪』,则它的降临竟然是无声无息的、恐怖的、迟缓的、一刀一刮的、像凌迟一样。我大概也会渐渐被切断跟外界的联繫,不再发表文字,让自己慢慢消失……隧道尽头,唯一的希望是疫苗,闷在家裡烦躁不安,十月份开始写起一本书来,就为调节心情。年底闻讯疫苗已成,政府宣佈老人优先注射。待我打上疫苗,走出这“瘟世间”,世界还是原来那一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