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剛:習近平在反腐嗎?

0

★習近平在反腐嗎?

 

2021年中共國的兩會再一次不出預料地、在掌聲中勝利閉幕了,中共的意圖也毫無意外地經過了兩會的鼓掌通過,成為中共國的法律。作為彰顯中共的廉潔意志的“反腐”話題再一次被習近平提到桌面上來。

據中共《人民日報》的報道,3月5日,習近平參加內蒙古代表團審議,發表講話:“這兩天,我看到中共內蒙古自治區委員會給黨中央的一個報告,就是《關於開展煤炭資源領域違規違法問題專項整治情況的報告》。內蒙古在反腐敗方面有個很重要的領域,就是煤炭領域。當共產黨的官,當人民的公僕,拿着國家資源去搞行賄受賄、去搞權錢交易,這個賬總是要算的。”

但中共真的反腐敗嗎?習近平真的反腐敗嗎?答案是NO,中共不反腐敗,習近平也不反腐敗,而本質上來說,中共就是一個腐敗的組織,習近平和他統領的這個組織是在竭盡全力地保持腐敗的資格和能力。

■腐敗的來源是不受限制的權力

先說結論:腐敗是中共的基因代碼,不可改變,只要中共存在,中共的腐敗就永遠存在。

中共一直在儘力掩蓋腐敗本質,將腐敗與個人質量相關聯,甚至將腐敗與八萬里外的“西方世界”、“資產階級腐朽思想”相關聯,其目的就是掩蓋真相,製造出一個假象,即腐敗是個人行為,和黨無關,雖然腐敗官員如過江之鯽,但是中共黨仍然是“偉光正”——偉大、光榮、正確——的政黨,仍然是具有先天性“先進性”的政黨。

“腐敗”的本質是權力的濫用,是以權謀私,用權力交換利益,有權錢交易,也有權色交易,也有權權交易。按照這個邏輯往前推導,因為看到了“腐敗”比如權錢交易的不公,那麼為什麼權力可以和利益相互交換呢?前一個原因就是權力不受限制。下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中共的權力不受限制?對腐敗問題的探究在中共國到了這一步就進入了危險境地,如果繼續往下追問,你就會成為“顛覆國家政權”或者“山東顛覆國家政權”的嫌疑人,被捉進官里去。

按照現代政治的基本常識推導這個問題,一個真理是權力產生腐敗,絕對的權力產生保住腐敗絕對的腐敗,絕對的權力才是腐敗的真正原因。既然知道病因,治病還需從致病原因入手,那就是對權力進行限制,排除絕對的權力,但中共會讓自己的權力受到限制嗎?習近平會交出絕對的權力嗎?

習近平和中共不僅事實上不會,而且還在公開的抵制,在中共國這是禁忌的話題,討論限制中共權力都是政治敵人。

 

■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腐”而非“反腐”

中共政權的歷史有多長其“反腐”的歷史就有多長,從毛臘肉槍斃林青山、張子善到現在“三個一百”(一百多億贓款,一百多套房子,一百多情婦)的賴小民,腐敗與中共同在。前幾年習近平為了展示“反覆成果”,授意中紀委、中共央視製作了專題片《永遠在路上》,表達了“反腐永遠在路上”的決心,也就是說“中共永遠反腐”,但這句話的另一面“中共永遠腐敗”。這是中國對自己整個黨會永遠腐敗的自我表白。

為什麼中共會永遠有腐敗,因為中共從未真正反腐,相反,中共一直在竭盡全力“保住腐敗”。絕對權力和必然腐敗是一個硬幣的兩面,中共在竭盡全力保住他們的獨裁權力,就是在竭盡全力維持腐敗,維持“產生腐敗的權力”,維持“產生腐敗的資格”。

中共中歷代黨魁毛鄧江胡有關維持中共對中國一切領域的統治——黨領導一切——的講話無需舉例了,看幾句今日習近平的話就能明白。

比如2019年2月16日,習近平表示:絕不能走西方司法獨立路。比如2017年1月12日,習近平表示:要把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比如2021年2月28日,習近平表示:黨的領導是我國社會主義法治之魂,是我國法治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法治最大的區別。離開了黨的領導,全面依法治國就難以有效推進,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就建不起來。

70多年以來,“黨領導一切”是歷屆黨魁工作的核心,是他們念茲在茲、未曾片刻去心的第一任務。“黨領導一切”就是中共統治一切,統治一切就是權力無限制,權力無限制就必然產生腐敗,而中共國的現狀就是無官不貪,沒有一個領域不存在腐敗。

回到第一個問題,習近平是在反腐嗎?不是的,習近平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住中共的絕對權力,這不是反腐,這是在“保腐”。

 

陳建剛於華盛頓

2021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