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老大?看马云下场 惊觉中共重走1950年代消灭资本家路线

0

中国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创始人马云。(路透社/达志影像)

「马云去哪儿了?」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2020年(民国109年)10月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强力抨击中国金融监管体制后,马云旗下蚂蚁集团上市案紧急喊卡,又被反垄断法开铡试刀,马云销声匿迹一段很长的时间,网路各种传言不断。

事隔近3个月,外媒发现马云出现在海南岛的一家高尔夫球场,有人远远地冲着他叫「马老师」,但马云连头都没回。果不其然,阿里巴巴集团内部1月20日发布〈腊八节和老师们有个约定,马老师来赴约了〉的贴文,马云透过影片与中国大陆一百名乡村教师网路连线表示:「等疫情过去了,我们再见面!」

成功创业家变成邪恶资本家

习近平盯上红色资本家,中共中央政治局发出「强化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信号,树大招风的阿里巴巴集团再度中招,阿里巴巴、蚂蚁集团接连遭到北京当局调查、监管,马云从成功创业家典范,被打成邪恶资本家的代表。中国国家市场管理监督总局于2020年11月11日约谈27家主要互联网平臺企业会议后,公布《关于平臺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从垄断协议、经营者集中、滥用行政力排除、限制竞争等4个层面,定义何谓平臺经济垄断行为。中国大陆监管单位对蚂蚁金服的制约,是整治大型互联网的重要信号,并为防范电商巨兽闯出不可收拾的金融危机。中国大陆虽有意仿效美国,逐步严禁市场垄断作为,但徒法不足以自行,《反垄断指南》能否对市场竞争带来良性的刺激作用,仍有待观察。

重点是,接下来中共高层对资本扩张的定调。2020年12月11日,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首次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12月14日,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开出罚单,对马云旗下阿里巴巴投资公司、腾讯控股子公司阅文集团,以及丰巢网路技术公司分别处以人民币50万元(新臺币215万元)罚款,3家均涉及垄断性收购。阿里巴巴和其他几家公司回应已按要求整改。虽然罚款数目不算巨大,但北京传递的讯号非常强烈。

马云的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不久,习近平11月前往民营企业众多的江苏要求民企学习民初企业家张謇「产业报国」的精神,把报国与爱国相互连结。中共中央办公厅更要求民营企业家要「听党话,跟党走」、「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分析人士指出,这里发出的一连串信号很清楚,如果还不明白,如果不愿做张謇,中共就会推出强硬政策,让民营企业家被迫就范。

蚂蚁集团即将上市前夕被紧急叫停。(图取自百度)

马云旗下蚂蚁集团上市前被紧急喊卡,一般认为因马云于10月24日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一番砲打金融监管的演讲惹了祸。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马云演讲之前强调「要注重金融系统性风险」,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金融泡沫的歧路与庞氏骗局的邪路。马云则批评中国的问题「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而是缺乏金融生态系统的风险」;马云还说「今天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对当局强调监管则批评「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以昨天的方式去监管」。

马云最具争议的地方,在于砲打中国大陆金融监管系统,硬槓王岐山。他会中抨击《巴塞尔协议》像是老年人俱乐部,只讲风险控制,不讲金融发展,最后批判当今中国的银行还是当铺思想。臺下有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前行长周小川等大咖,马云显然有备而来。马云这番演讲,被指惹怒了习近平,致使蚂蚁集团即将上市前夕11月3日被紧急叫停。自此马云还处于「半隐居状态」。

中共中宣部副部长徐麟11月19日强硬表态「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矛头指向阿里巴巴和腾讯等网路巨头,阿里巴巴近年广泛投资媒体和社交网站,包括社群软体陌陌、新浪微博、自媒体《虎嗅网》、《京华时报》、《优酷土豆》、《光线传媒》、《三十六氪》、《四川日报》集团、《芒果TV》以及香港《南华早报》等,从2012年到2015年,阿里巴巴以各种方式投资入股的媒体多达20多家。

中国大陆民间蔓延「仇富情结」

市场人士认为,中国大陆网路平臺的反垄断时代已来临,阿里巴巴、腾讯等大型企业未来在併购、扩张、使用数据上,势必无法像过去横行无阻。根据《南方周末》报导,阿里巴巴和腾讯过的投资数量自2013年起激增,往后一路走高,在2018年达到高点。过去12年里,腾讯共投资企业763家,阿里巴巴549家。

法国国家广播网分析,说马云的公司「操纵舆论」实在太夸张,中共严密监控媒体和互联网,除非中宣部网信办要把社群网站偶尔的漏网之鱼算在马云的头上。北京当局拿阿里巴巴、腾讯开刀,是为了预防习近平一年来不断强调的「金融风险」,亦显示北京当局对民营企业的管控会更加严厉。

纽约时报中文网刊发评论指出,马云跌落神坛、公众形象的转变,肇因于中国大陆政府对其商业帝国有越来越多的批评,以及在民间蔓延的「仇富情结」。这些情绪随着中国经济成长而逐渐放大。马云从成功企业家的代名词、中国大陆民众口中的「马爸爸」,变为邪恶资本家的代表、啃食社会的「吸血鬼」。

大陆正走回1950年代消灭资本家的路线

越来越多中国人认为,像马云这类人曾经享有过的机会正在消失。虽然亿万富翁的人数比美国和印度加起来还多,但仍约有6亿人的月收入不到人民币1千元(约新臺币4,300元)。虽然2020年前11月的消费下降了约5%,但与2019年相比,今年的奢侈品消费预计将增长近5成。

此外,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即便是拥有美国学位的人,也面临着有限的白领工作前景和低工资;对首次购屋者来说,最佳城市的房价已变得高不可及,从蚂蚁这类新网路金融借钱的年轻人,对他们的债务也越来越不满。北京当局乐于使用这种在民间孳生的仇富心态,这意味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企业家和私营企业将会面临麻烦,因为习近平认为「忠诚高于一切」。

马云虽以发表大胆言论和挑战当局闻名,但他的商业帝国长期以来却享有比同行更好的声誉,这些优势可能正是来自于和政府之间建立的密切关系,让他的事业版图藉着「支付宝」打入国家控制的金融世界中心。马云近期面临来自北京当局的压力,显示中国政府监管网路的方式发生了变化。

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只审查内容,但在其他方面採取放任的方式,几乎没有相关规定,也没有国有企业参与网路商业。虽然监管机构将对马云和大型技术企业加强管理到什么地步,还有待观察,但已经引起市场人士担心,中国大陆正在转向1950年代的强硬路线,那时的中共消灭资本家,把资本主义倾向当作体质缺陷。尤其在「党管一切」的大帽子下,「谁才是老大」已经正式昭告天下,岂容资本家再度挑战底线、目空一切。

本文取材自海基会交流杂志《谁才是老大?—从阿里巴巴遭反垄断调查谈起》 
文/耿梓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