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难忘“八国联军”百年耻辱 分析:无法成为真正强国

0

中共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美中高阶官员会谈对着美国国务卿讲“难道我们中国人吃洋人的苦还少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4日在也以“八国联军”,回应世界各国对新疆问题的关切。学者认为,中国如果持续自我定位,还在百年屈辱中,那就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强国。

中共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美中高阶官员会谈出现许多被中国社交媒体流传的“金句”,包括“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难道我们吃洋人的苦头还少吗?”

淡江大学战略所副教授黄介正在一篇“北京出了一口恶气之后 ”专栏指出,杨洁篪教训了当今世界第一强权,为至今仍念念不忘“百年屈辱”的中国,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俨然成了民族英雄。

黄介正在文章提出,其他国家看到北京呛美的霸气,虽不至于倒抽一口寒气,当会算计未来中国大陆与自己交涉时,是否也会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而各国在同时应对美中两强关系时,势必也将更为戒慎。

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记者夏小华摄)
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记者夏小华摄)
 

黄介正告诉本台,中国越这样做,嘴巴说有底气,但真正在中国大陆政府工作的人知道,中国大陆要真正强起来还有很多短板。中国持续提 “百年屈辱”从内部来讲,是凝聚人民向心、共识或是团结、爱国主义的一个很好用的工具,也可以更巩固共产党的领导。

黄介正:“但是就一个国族发展来讲,如果一直停留在过去的‘百年屈辱’,而无视于自己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经是亚太地区的军事强国,持续还要自我实现,或是自我定位在百年屈辱中,那就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强国。”

黄介正提醒,无法真正让自己的制度、文化去晕染周边的国家、或是世界,“中国要在世界站起来,持续成为一个具有影响力、感染力的强国,距离还是会很远”。

欧美纽澳涉疆联合制裁 华春莹以“八国联军”打群架回应

杨洁篪的“百年屈辱”论调,还延续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4日在例行记者会的战狼式发言,“美国及其’五眼联盟’的盟友的确进行了协调,摆出了一副要打群架的样子,他们的嘴脸不禁让人想起了当年的‘八国联军’。”

记者提问华春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外长23日发表联合声明认同美加英欧等国的涉疆关切,是否担心这些国家联合起来对付中国?

华春莹进一步表示,“这几个国家显然是搞错了时代,身子进入了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但是对中国,脑子还停留在19世纪末的晚清,他们显然不了解中国,不了解世界。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120年前的中国,中国人民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而且联合国有190多个成员国,’五眼联盟’等几个盟友代表不了国际社会。”

反转“八国联军”排外省思 18大后重回“侵略战争”定调

香港城市大学博士候选人徐全解释,其实八国联军当年进入中国,历史上称为“庚子国变”。这件事发生原因跟“义和团事件”有关。在胡锦涛、温家宝时代,史学界对于义和团运动有比较深入的反思跟反省,认为这是一场“排外”的运动。但是在中共18大以后,由于在强国叙事的背景下,认为“八国联军”进入中国是很明显的侵略战争,这样的一个表达方式是重新回到毛泽东时代。

香港城市大学博士候选人徐全。(Public Domain)
香港城市大学博士候选人徐全。(Public Domain)
 

徐全:“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历史叙述的变化,跟中国最近几年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也是很深刻的关联,在此风潮之下,形成国民对西方列强,或者近代以来东西方交流史比较单一的看法,那就是中国是受侵略国,西方是侵略国。”

徐全说,东、西方交流有很多面向,例如“西学东渐”,或是西方科学到中国,抑或传教士到中国来带来现代医疗制度,现在这些都不太被多提,因此华春莹的讲法呼应当下中国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强化毛泽东时代爱国主义论述方法的背景。

毛泽东口中的“美帝”返还庚子赔款建清大

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接受本台时表示,“八国联军”后签订的《辛丑条约》,就是美国把他从中国取得的赔款退还,并在中国建立清华大学。清华大学栽培了非常多的领导人才,当中也包括习近平(清大法学博士)。而当年美国驻华代表司徒雷登当年所创办的燕京大学的校园就是今天北京大学,这就是当年毛泽东所批判的“美帝”所创办的大学。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是北大毕业的博士,这都是“美帝”对中国的贡献。

曾建元:“中国如果欠缺全面的反省,今天习近平、李克强、胡锦涛(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等,不都是变成帝国主义的鹰犬。”

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RFA资料照)
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RFA资料照)
 

曾建元说,今年中共要庆祝建党100年,他要提醒中共口中所谓“帝国主义”侵占中共领土最多的其实是俄国,当年毛泽东口中的老大哥,“习近平怎么不批判普京呢?”

中国要洗刷百年屈辱 林廷辉:处理台湾成最后拼图

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受访时提出他的忧虑,“因为中国有这样的民族情绪,他最后要处理的就是台湾。”林廷辉分析,中国认为香港问题在1984年就解决了,主要是恢复在鸦片战争之后的《南京条约》丧权辱国的作法。在1895年的《马关条约》,把台湾跟澎湖群岛割让给日本之后,(中国)顿时之间在东亚地区领导地位变成次等国民。

林廷辉:“他认为他现在如果要恢复(民族伟大复兴)的话,他必须洗刷这个耻辱。也就是返还1894年的状态。他希望能够把台湾收回去。台湾是他最后一块拼图,达到他自己认为是强国、霸权。”

林廷辉指出,中国处在一个非常危急的时间点,习近平喊出一个“新时代”的概念,这与目前国际社会潮流是有区别。现在中国也处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会不会像当年慈禧太后因为义和团事件后“下诏罪己”,这样的场景是否会在中国历史上再次重演,可以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