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枪杆子里面出香港政权

0
228

示意图

全国人大常委会刚通过的香港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产生办法,授权香港警务处国安处审查选举委员会委员、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参选资格,而且其DQ决定不得提起诉讼,即不接受司法覆核。从此以后,香港政权的主体——行政长官、议员的产生都受制于警权,似乎开了警权大于政权的玩笑,但其实,香港警权早已不归属于特区政府,而听命于中共,这次的授权只是中共完成了枪杆子里面出香港政权的「法定」程序。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中共领袖毛泽东在1927年就提出的论断,不仅是中共夺取政权的三大法宝之一(另有统一战线、党的建设),也是中共巩固政权和党内权斗的不二法宝。与其相提并论的是党指挥枪,只有掌握了枪杆子,才具备成为中共领导核心的资格。邓小平没有担任过中共中央主席或总书记或国家主席,未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礼宾名单上排首位,但他以普通党员而非中央委员的身份担任中央军委主席,实际掌握了枪杆子,因此成为胡耀邦、赵紫阳背后的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

而第四代领导人胡锦涛虽然兼任中央军委主席八年,但被军头郭伯雄、徐才厚架空,枪杆子实际上不听他指挥,他也因此始终未能正名领导核心。胡锦涛裸退后,习近平身兼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但头四年只能拥有与胡锦涛同样的地位——「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直到徐才厚、郭伯雄一病死一判囚后,才于2016年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名「核心」。如今,习近平掌控了枪杆子、刀把子、笔杆子,在党内已没有人敢公开向他叫板,近年最不给他面子的就是中美贸易战和香港反送中运动,最终恐怕都要诉诸枪杆子,以保政权为名保住面子。

香港的枪杆子有两支,一支是驻港解放军,另一支是香港警察。中共迄今未动用驻军介入香港事务,一方面是对国际社会的反弹还有顾忌,不到公然撕毁《基本法》的时候;二是杀鸡焉用牛刀,对付行使集会自由、言论自由、投票自由权利的港人,动用装备精良的警察足矣。

把追求真普选定为颜色革命

香港警察早已有相对于中国公安的「港安」之称,在镇压反送中运动和执行港版国安法时更听命于中共,不把林郑政府放在眼里,因此胆敢公然批评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林郑月娥也要讨好警队,公开宣称她唯一可以倚仗的「就只有三万名警察」,承诺不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暴。

如今,中共授权港安审查特首和议员的参选资格,显示对这支枪杆子的使用已如臂使指,也是对其忠心的奖赏。试问,当今世界,有哪个国家的选举会动用军警审查候选人资格?北韩有吗?而且,港安的DQ决定是不能提出司法覆核的。这何异于谁掌握枪杆子、谁的拳头大,谁就可以操纵选举。以警权限制选举权、不容司法挑战,这就是扩大了民主性?这就是依法行政、依法治港?单单是这一条霸王条款,就足以让国际社会看清中共完结香港民主选举、终结一国两制的真面目。至于选举委员会界别分配、立法会四三二制的阴谋诡计、输打赢要,只是给假选举打造傀儡政府、傀儡议会增加备注而已。

港澳办的声明说,惟有如此的选举安排,「香港才能彻底消除外部势力及其政治代理人策动颜色革命造成的风险,维护政治稳定和政权安全」。中共既然把香港人追求真普选定性为颜色革命,既然要全面推翻普选承诺、推翻一国两制,祭出枪杆子以维护其专制统治已是必经之路。党指挥枪、枪指挥政府、政府压迫人民,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历史总是这样,因果循环,报应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