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圆:「美中冲突进行式」竞争、对抗与敌对

0

China Symbolbild Großmacht | USA klein中美国旗

拜登上任后第一场记者会,主旨围绕美中关系,美中关系从模糊走向清晰:模糊易生猜忌,清晰敌友分明。

拜登定义的美中关系是竞争关系。美国关注新疆、香港的人权问题,属于意识形态范畴,也可理解为竞争。美国关注台海南海的安全,属于地缘政治范畴,说是竞争也能成立。

搞美版一带一路占领地盘

拜登向英国首相约翰逊提议,民主国家推出类似中共「一带一路」的计划,以对抗中共的对外扩张,这也属于地缘政治的范畴,但视为竞争也无不可。

拜登的美中冲突关系可归纳成三个层次:最低层次是两国实力的竞争关系,中间层次是美中在地缘政治上的对抗关系,最高层次是美中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敌对关系。

美中竞争是国力的竞争,类似马拉松长跑,就是各自要提高自己的体能,比赛中或留前斗后,或斗前留后,胜负既取决于策略,更要靠自己的实力。比赛途中没有身体接触,只能将各自体能发挥到极致。

美中地缘对抗,类似于围棋,决胜关键在于占领最多地盘。不仅要先手布局,还要把地盘「做活」,还要想办法围死对方,扩大自己地盘。

要在地缘政治对抗中获胜,有赖实力竞争上的优势。实力强才有力量争地盘,没有实力只好坐视对方扩张。中共数十年经营,占了美国不少便宜,现在美国醒了,拜登印太经营,又搞美版一带一路,已立足于对抗。

美中意识形态敌对关系,类似于拳击,不管用什么办法,唯一目的是击倒对方。自己功夫要到家,落手打要害,灵活走位攻其不备,还要防备对方的杀着。不管如何,最终目的是要击倒对方,或在点数上获胜。

意识形态之敌对,前提是国家实力要强,地缘政治要占上风,意识形态才能有压倒性优势。意识形态敌对是不可调和的,但没有前两者的优势,就不用谈。

拜登一再回避美中关系的对抗和敌对关系,只是避重就轻:局限于竞争关系,降低敌意,从长计议。若将美中关系定义为敌对关系,那就要实力足够强,外部部署停当,才有把握打赢。当前内外条件都不具备,卤莽激化矛盾,自乱阵脚,反倒给对方可乘之机。

巨额投放科技防中共超车

意识形态之敌对本质上不可调和,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吃掉你,但又不是不可处理的,只要保持冲突不激化,甚至也可以长期共存,正如多年以来的中美关系。把敌对关系按下不表,直至万事俱备,有决胜把握,那就到时再说。

至于地缘政治上的对抗关系,重点不在说而在做,见缝插针、扩充地盘是当务之急。美国多年麻痹,给中共让出太多机会,势力范围明显缩小,一旦醒觉,当然要重整旗鼓,台湾问题、东海南海问题、回应一带一路,都是如此。

美国以五眼联盟为根基,又组织「四方安全会谈」,与欧盟北约关系在恢复中,对东盟分而治之,又开始着力经营中亚,按部就班,一切都在进行中。

拜登即将公布一项价值三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放,增加对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等的投资,目的是让美国在基础建设和高科技研发方面占先机,这是实力竞争的有力步骤,足以压制中共的弯道超车。

与此同时,英特尔宣布接到军方大定单,将投资200亿美元,在美国生产高性能晶元,以保障美国的高科技发展所需。政府鼓励民间加大本土投资,既保障供应链安全,又繁荣经济增加就业,一举两得。

拜登誓言中国不会在他任期内超越美国,以美国的财政、经济和科技实力,这不会是空话。既立足于国力竞争,又不放松地缘政治对抗和意识形态的敌对,说得温和,做得凌厉,中美对峙往深处远处走,这已是死局,不可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