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大习时代粉饰文革十年,新版党史何以服众?

0
161

 

配合习近平亲自推动的建党百年党史学习教育运动,中共官方推出2021年新版《中国共产党简史》,作为指定的党史学习教材。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习近平执政的“新时代”占据百年党史的四分之一篇幅,突出宣扬习近平倡导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方方面面。

另一方面,文革十年动乱不再列为单独一章,而是并入“社会主义建设的探索和曲折发展”,刻意淡化文革骇人听闻的罪行以及毛泽东的发动文革的错误动机,同时着重介绍文革期间在经济、国防科技、外交等方面取得的成果。

新版中共党史是政治宣传文件还是一部信史?如此党史能否经得起历史的推敲和检验?隐恶扬善的春秋笔法如何能堵众人的悠悠之口?

前纽约新学院大学访问学者徐友渔指出,2021年新版《中国共产党简史》实际上是统一党内思想的宣传培训教材,经不起历史的推敲和检验。

徐友渔说:“仔细研究这本新编党史的话,可以看出来,它既不是简明的政治读物,更不是一部信史,实际上从它的内容形式看,它实际上是一部宣传材料,是一个培训教材。为什么会自这种时候出,我的理解是实际上现在党内思想并不统一。做了多年巨大努力的‘定于一尊’实际上完全没有达到目的。不但没有形成‘定于一尊’的局面,而且是有相当多的混乱和不一致的东西。出这个东西是要统一思想、统一认识,起到这么一个作用。要规定一套新的教育问答和标准答案,用这种方法使思想跟认识高度统一。”

美国律师及时评人高光俊也认为,2021年新版《中国共产党简史》谈不上是历史。他认为,习近平代表的是党内所谓“原教旨主义”一派,这部新版简史就是他的宣传材料。

高光俊说:“其实从中共建党以来,关于党史的修改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从毛泽东的延安整风开始,对党的一些问题的理解都是为了当时政治斗争的需要。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也看到他做出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一些决定》,实际上也是为了当时政治斗争的需要。今天习近平修改党史,规定党的基本问题的一些说法,仍然还是为了今天的政治斗争的需要。自从邓小平提倡改革以来,其实面对党内的斗争,不仅仅只是华国锋那一派,仍然还包括共产党内部一些保守派、反对改革的这一派,也就是陈云,李先念为代表的这一派。实际上关于共产党走向的派系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我们可以看到从86年的‘反精神污染’到89年的‘六四’运动,一直到江泽民执政以后有好长一段时间,他也不愿意改革开放,直到邓小平南巡以后逼迫他,他又来采取改革开放。所以今天习近平实际上是继承了共产党内部一批不希望改革、要坚持所谓的共产党的原教旨主义这样一个路线的代表人物。所以所谓的党史实际上就是一个宣传资料,谈不上是一个历史,更谈不上是一部共产党的历史。”

高光俊分析,中共历史中对文革和毛泽东的评价屡次反复,而且中共不愿意暴露自我的丑恶,这些都是新编党史淡化文革罪行的原因。但还有个重要原因是为了迎合习近平的现实斗争。

高光俊说:“所以后来我们不断地有反复,对文革期间一些问题的反复。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的时候,就是要搞文革的这一套。习近平当时作为党的副书记还到重庆支持过薄熙来。所以对文革的评价实际上一直在共产党里面存在反反复复,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共产党不愿意把它的丑恶、肮脏的事情暴露太多,所以它在党史里也明确地说出来,不能够把共产党罪恶的东西说太多,这也是第二个目的。第三个原因就是为了现实的政治斗争的需要。因为习近平是站在保守派这边,我们现在越来越明显地看得出来,而在在党内仍然存在着要求改革、在经济上要求市场化、要与国际接轨的这样一个改革派的人物,所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推出对文革、对党史的评价,实际上是为了服务他现实斗争的需要。”

徐友渔分析,新版党史中突出习近平成就、淡化毛泽东的错误,体现了习近平对毛泽东的顽固崇拜,追求与毛泽东相提并论的历史地位。但实际上,中共对文革或毛泽东的评价,今后都会出现反复,因为这并非基于历史,而是取决于中共党内的派系斗争中,哪一个派系占据上风。

徐友渔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心中,他们有个很顽固的想法,他们觉得毛泽东是最伟大的,邓江胡比起来都不行。所以他当然就应该跨越邓江胡的时代和毛泽东相提。如果一个人的历史地位可以和毛相提并论,这才是伟大的标准;如果只是继承邓小平,那还谈不上这么伟大。可能习近平还是追求个人在历史上的地位的做法。但是实际上,有一种很顽强的动力和趋势,总是要回到毛泽东那里,只不过他们的抵制声音大了一点的话,(反对的一方)又退后一点,这种反反复复还会不断地存在。所以以后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文革肯定多一点或者少一点、对毛泽东肯定多一点还是少一点,这种情况还会不断地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