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新疆10年的加拿大夫妇 见证维吾尔人遭迫害

0

 

一对住在新疆地区超过10年的加拿大夫妇出席加拿大人权博物馆举办的“揭露维吾尔族种族灭绝”座谈会。他们描述了亲眼目睹维吾尔族被中国当局迫害的现象,称那是一个没有快乐丶充满恐惧的地方。

戴克夫妇(Gary and Andrea Dyck) 2008年起就住在新疆乌鲁木齐,称2009年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发生时,他们真以为是恐怖份子骚乱才有镇压行动,当时感觉不安全後来搬到了吐鲁番。夫妇两人能说流利的普通话和维吾尔语,他们在吐鲁番成立了一家社会企业,制造肥料出售给当地农民,家庭的交友圈多是普通上班族的维吾尔人。


戴克夫妇(Gary and Andrea Dyck) 称,中国在新疆建立了许多集中营,整个地区就是警察国度。(网路会议截图)

盖瑞·戴克说,2016年起,当地气氛变得不一样了,2017年开始,各个街头已满布警察公安,到处都是“天眼”监视。“我开车去上班的路上就设有好几个安检路障,到处都有监视镜头和脸部识别装置。有一次看到一个男子不小心绊到了警察的脚,就被勒住脖子拖进警察局里,大家都假装没看见,因为怕警察也盯上自己。”

新疆有好几个所谓的“再教育营”,距离戴克夫妇家十分钟车程就有一个“再教育营”,常常都可听到哪家的人又被抓进营里了,弄得人心惶惶。 安德莉亚·戴克说:“我儿子的同学很怕自己长成18岁,怕这样就会被抓进再教育营里。穆斯林妇女被迫在公开场所脱下头巾丶露出头发,这样令她们感到羞愧,所以更不愿意出门。甚至早上6点我们住的小区警铃会大响,吵醒所有人,随後几分钟,警察就上门来盘查家庭内是否人人都在,他们会问:你们生活快乐吧?!”

 

郑国恩在座谈会中展示了一些照片文件,新疆地区小学都被监控着。(网路会议截图)

戴克夫妇说这真的很讽刺,如此的警察国度,集中营就在你家旁边,如何能快乐?因为生活已经充满了紧张恐惧感,也担心外国人的身分会连累当地的朋友,他们在2018年离开中国回到加拿大。眼见这两年有更多维吾尔人遭迫害,他们决定不再沉默,愿意帮当地人民发出真实的声音。

隶属联邦政府管辖的加拿大人权博物馆22日举办的“揭露维吾尔族种族灭绝”座谈会,还邀请了德国学者郑国恩说明新疆维吾尔族遭遇的困境。郑国恩表示,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人的策略就是要“打破血统,打破根源”。“第一就是让父母子女分隔两地,第二是强迫劳动,移转他们到外省去工作,第三就是控制生育,妇女被迫植入节育环或进行绝育手术。当地的学校,即使是幼儿园,都会装设铁丝网和监视器,想尽一切方法控制。”

加拿大人权博物馆。 (网上图片)

加拿大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穆罕默德·托蒂(Mehmet Tohti)在座谈会上说,这种迫害也深深影响了加拿大,最近他知道一个2003年移民加拿大的维吾尔男子,已走到生命最终阶段,唯一的愿望就是想看到十几年无法得见的女儿,但中国政府阻挠他们相见,现在只能写陈情书给加拿大移民部和外交部。“他想在临死前见女儿最後一面,但是折腾了很久,中国当局就是不愿意发护照给他女儿,骨肉被迫活生生拆散而不得见。这样的案例不是一两件,是几乎所有加拿大维吾尔社区都遭遇的困境。”

穆罕默德·托蒂很高兴加拿大和英国,都陆续承认新疆维吾尔面临种族灭绝,但称这只是第一步,希望国际社会能有更多制裁和施压中国的动作。

来源:自由亚洲

一对在新疆生活10多年的加拿大夫妇讲述他们的亲眼所见

一对在中国新疆生活了10多年的加拿大夫妇最近向外界描述了他们见证的新疆维吾尔人遭到中国政府迫害的过程。这对夫妇通过自己的观察,称中国当局对新疆维吾尔人的打压“非常有条不紊”。

加里·戴克和妻子安德莉亚·戴克近日接受了法新社的采访。他们告诉法新社,我们看到这些事情开始发生,知道这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限制越来越多,每星期都有新规定或新的进展。

人权组织说,多达100万维吾尔人现在被关押在拘留营里。维吾尔人是一个以穆斯林为主的突厥语少数民族,其文化与中国占多数的汉族截然不同。

中国强烈否认侵犯人权的指控,称所谓的拘留营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目的是“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铲除中国西北地区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增加维吾尔人的收入。

戴克夫妇接受亚洲一个非政府组织的工作,2007年到新疆。一家人能说一口流利的维吾尔语和普通话,在当地经营着一家堆肥厂。

安德莉亚星期五(4月23日)在加拿大曼尼托巴省的家中告诉法新社,他们真的很喜欢那里的生活,很喜欢和维吾尔人在一起,被他们接受,融入他们的文化。她说,那是一段非常特别经历。

她说,在他们目睹了2009年的暴力骚乱之后,“传统的维吾尔社区开始被拆除,越来越多的人被转移到公寓楼里,远离他们的社区。”

加里说,中国当局最初是限制伊斯兰传统,后来扩大到包括对食物、衣着甚至语言都有规定。加里把这个过程称为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非常有条不紊”的打压。

戴克夫妇说,先是一些版本的古兰经被禁止,最终所有突厥语书籍都被禁止。

安德莉亚说:“在一个显眼的市场里,我看到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不允许说维吾尔语。”

2016年,随着打击行动的加强,这对夫妇说,他们开始注意到警察人数在增加,每个主要路口都设立了检查站,到处都安装了闭路电视监控摄像头。

安德莉亚说,“突然之间,你必须通过机场级别的安检才能走进一家杂货店。”

接下来就是拘留营。加里告诉法新社,随着拘留营的建造,人们被带走,没有抵抗,没有战斗。加里说,那里有太多的安保措施,维吾尔人作为一个民族已经不堪重负。

戴克夫妇家不远处就有一座拘留营,它的围墙有15英尺高(约合4.57米),顶部架设了带刺的铁丝网,由安全摄像头和巡逻队监控。

加里提到,他们当时15岁的儿子有几个朋友很快就要18岁了,他们害怕达到18岁的法定年龄可能就会被关进拘留营。加里形容新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让青少年害怕长大进入18岁。许多年轻男性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自己抽烟或喝酒的照片,以便“看起来不像穆斯林”。

局势高度紧张,当局不断警告可能的袭击。

戴克夫妇2018年离开新疆,回到加拿大。当时签证规则收紧后,大批外国人离开了新疆。

加里说,限制太多,我们感觉生活在一座巨大的监狱里。他说,而且我们在那里似乎成了周围维吾尔人的负担,那些认识他们的人可能因为任何原因被关进拘留营,而认识他们可能就是原因之一。

针对中国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所作所为,加拿大、荷兰和英国议会先后通过动议,认定中国政府在新疆构成种族灭绝。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政府在任期结束前将中国政府在新疆的镇压定性为种族灭绝,拜登政府支持这一定性。

(本文依据了法新社的报道)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