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导演赵婷:从“中国骄傲”到全网删帖

0
89

创造历史 赵婷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中国官媒沉默

中國出生的華裔導演趙婷以《游牧人生》奪下第93屆奧斯卡最佳導演,讓曾經封殺她的強國網友風向一轉,紛紛懊悔反省。(路透)

华盛顿 — 全球最瞩目的电影颁奖典礼、一年一度的奥斯卡金像奖星期天(2021年4月25日)登场。来自中国的赵婷创造历史,成为第一位获得最佳导演奖的亚裔女导演,同时也是奥斯卡金像奖长达93年历史以来第二位获得这项殊荣的女性。

她的获奖作品《无依之地》(又译《浪迹天涯》)讲述在2010年代美国经济衰退后,一名寡妇变卖自己的全部家当,住进一辆移动房车,过上了现代游民生活的故事。

《无依之地》还获得本届奥斯卡最佳电影奖,女主角的扮演者弗朗西斯•麦克多曼(Frances McDormand)摘得最佳女主角奖。

39岁的赵婷在领奖时说,拍摄这部电影让自己回忆起童年时与父亲一起玩《三字经》文字游戏的经历,并深切感受到“人之初、性本善”的理念。

她高举金像奖最佳导演奖杯说,“我把这个奖献给展现出信心和勇气以珍守自己的善心并对彼此保持善心的人,不管有时这有多艰难。”

赵婷出生在中国,年仅14岁时离开北京只身到英国伦敦学习,并在美国洛杉矶念完高中,毕业后到纽约学习电影制作。

在获得奥斯卡金星奖前,赵婷已经在全球多个有影响力的电影评奖中获奖,并一度被中国誉为“为国争光”的典范。但是,在网民挖出她过去的所谓“辱华”言论后,中国当局控制的媒体限制了对她的报道。

影视刊物2013年发表的一篇文章引述赵婷的话说,“我在中国长大,那是个遍地谎言的国家。我小时候得到的信息,后来发现都是假的,并让我变得很叛逆。”

据信,中国中宣部要求官媒低调报道涉及本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内容,并取消实况转播。在赵婷被宣布获得历史性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后,官方的主要媒体都没有立即刊登这则消息。

此外,以香港“反送中”运动为题材的纪录片《不割席》也获得本届奥斯卡提名。香港几十年来首次没有转播今年的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这被视为在北京的强力压制下香港进一步走向专制的最新例证。

奥斯卡亚裔放异彩囊括三大奖项,赵婷感言“人之初 性本善”

香港 — 第93届奥斯卡金像奖,亚裔大放异彩。华裔女导演赵婷执导的《无依之地》囊括最佳电影等三个主要奖项,赵婷更成为首位有色人种女性获得最佳导演。有评论认为,只执导过三部剧情片的赵婷能获得美国电影界广泛认可,与她真心关注被遗忘的弱势社群有关。

演技奖项亚裔也取得突破,最佳女配角由韩国一位殿堂级演员获得,这也是该国演员首次获得奥斯卡奖。以香港反修例风波为题材的短片虽然落败,但仍然唤起外界对香港局势的关注。

华裔女导演赵婷执导的《无依之地》(Nomadland)4月25日夺得今届奥斯卡最佳电影和最佳导演奖,是首位华人同时夺得这两项奥斯卡大奖。

北京出生的赵婷上台致辞时,回忆小时候在中国大陆的成长经历。她说:“‘人之初,性本善’,这(奖项)颁给所有拥有信念和勇气,保持内心善良,保持对他人善良的人,无论要做到这点有多么难。”她说,无论身处何方,总会发现人性的美德,希望与善良的人分享这次荣耀。

赵婷致辞激起网民反弹

赵婷以中文发言在微博引起了部分网民反弹。有人说,赵婷疑似已归化美籍,即使在台上以中文发言,也不等于她是中国人。

赵婷早年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己少年时期身处的中国是个充满谎言的地方,这让她变得叛逆,也促使她离开中国。这番话曝光使中国官媒对她的态度出现一百八十度转变。部分中国网民对于这些言论仍然耿耿于怀,有网友批评她“边骂大陆边赚钱,非常虚伪”。

《无依之地》是赵婷第三部作品,讲述女主角失业后以旅行车为家、漂泊打工,遇上同样背负着不同故事的人,饰演女主角的弗朗西斯·麦克多曼(Frances McDormand)凭细腻内敛的演出,第三度夺得奥斯卡影后。

赵婷对于四处游牧的这种经历也并不陌生,她中学时期离开北京去英国伦敦留学,然后转往美国完成学业,最初主修政治学,其后才学习电影制作。

台湾影评人协会常务理事翁煌德向美国之音表示,坐上旅行车漂泊的游民素来被美国主流社会遗忘,赵婷却对他们付出关怀。

翁煌德说:“以往很少有人会去针对(关注)美国一些比较右派的白人,就他们的处境作出关照。美国那些传统的,坚守保守价值,努力工作的白人群体,他们基本上是被忽略的,即使呈现在大银幕上,他们都会被形容成一群好像很守旧,很传统,很食古不化的人。很少人去面对他们,去了解他们到底去想什么。到底他们为什么会认为,我们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呢?”

赵婷向游民付出关怀

翁煌德认为,《无依之地》能打动观众,赵婷功不可没。他说:“以往对这些群体都是用嘲讽的方式表示(表达),美国曾经有所谓的‘企业造镇’的文化,但是随着产业外移等原因,原本这些认为自己生活可以很平淡过完一生的白人,顿失工作,必须离开家乡,在几乎没有一技之长的情况下,去寻找其他工作,很多人就踏上流浪之路。而这些人都是一般主流好莱坞(电影)不会去看的人。赵婷确实用一种很诗意而具有同理心的角度去拍摄他们的故事,把他们的形象以及尊严放大到银幕当中。”

赵婷是有史以来首位亚裔女性及第二位女性赢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殊荣。翁煌德表示,这对于在好莱坞从事电影幕后工作的女性是很大的鼓舞。

他说:“自从MeToo时代之后,所谓的女性权益在好莱坞的这个产业是获得重视。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会员比例也发生了改变。女性会员大幅提升。也有一个政治正确的情形:你是女性导演,很多影展或者奖项会给你额外的关注和鼓励。我们现在看到很多主流电影开始让女性去发挥,而且我们看到很多女性导演的作品,一样可以跟男性平起平坐,有非常卖座的成绩。”

《无依之地》中国公映渺茫

赵婷为华裔女导演带来奥斯卡“零的突破”,但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中国制片人方励却认为,这与《无依之地》能否在中国公映,根本是两回事。

方励说:“譬如说,审查的内容,还有这个导演本人。你要知道,奥斯卡只是民间一个奖而已,在我们看到是no big deal(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获奖不获奖只是市场影响的事,它跟你的审查标准没有关系,允不允许上片是(中国)国家电影局拍板的。”

方励认为,电影创作者作为公众人物要为言行负责。他说:“电影本来就是公众的事,如果公众舆论是负面的,肯定会受到影响,因为这是商业行为。一个导演,一个创作者,如果对这个国家不友好,那肯定会受到影响的。这个国家肯定不会让你的电影进来的,百分之一百的。”

曾任职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的作家和制片人杜斌则表示,中国观众能观赏《无依之地》的机会相当渺茫。

杜斌说:“她的这部电影在中国上映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现在中国官方容不得任何异议声音,尽管她(赵婷)对中国一些不同的声音是几年前的,但是被网友挖出来以后,官方还是比较介意的,因为它已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

赵婷创造奥斯卡历史,但中国官媒周一并没有报道赵婷获奖的消息。主要门户网站也没有任何报道。早有消息传出,中宣部下令低调报道,而包括自媒体发布的有关报道,也在社交网站被删除。

杜斌说:“它保持沉默不代表要放她一条生路,恰恰是因为她的华裔身份,原因是她作为华裔,对于中国人来说,血缘和身份上是比较亲近的,她发出的不同的声音会让普通中国人去思考一下,她说的是否准确。它进行这种封杀去警告其他华裔身份的人,对中国不要说三道四。”

“冷处理”反映官方留余地

台湾影评人翁煌德却相信,中国官方对赵婷留有余地。他说:“如果中共真的要否定这个导演,一定要把她列为大逆不道,那应该还是会有一些批判的内容出来,但是我现在感觉是,中国大陆‘冷处理’这件事情,既没有批评,也没有赞赏,保留一个可以沟通的状况,毕竟赵婷现在已经成为国际性的,获得奥斯卡奖等级的导演,等于说,她是一个有影响力的电影人。中国官方可能也还是会保留一个机会,说愿意跟她重新建立关系,甚至和解。我觉得双方都不想要完全决裂,毕竟赵婷也还是有家人在中国这边。”

赵婷下一步作品是与“漫威”(Marvel)合作的超级英雄电影《永恒族》(The Eternals)。晋身奥斯卡最佳导演也使外界对赵婷这部最新作品有新的期待。

翁煌德认为,从目前情况开来,赵婷要修补裂痕,两部片子要获得中方官方认可,仍然存在很大变数。

这届奥斯卡颁奖礼之所以受到两岸三地瞩目,除了因为赵婷是华裔之外,以香港2019年反修例风波为题材、由挪威导演执导的《不割席》入围最佳纪录短片是另一因素。

虽然《不割席》失落奖项,获奖法国作品《科莱特》(Colette)的导演贾基诺却不忘向香港示威者致敬。

贾基诺说:“香港的示威者并没有被遗忘。”

亚裔人士获得奥斯卡奖项并不罕见,但主要是导演和其他技术奖项。现年73岁从影超过半世纪的尹汝贞则开创了韩国影坛新篇章,在电影《米纳里》(Minari)饰演到美国照顾孙子,打破传统老人形象的韩国奶奶,使她以大热姿态获得最佳女配角,成为韩国首位赢得奥斯卡的演员。

尹汝贞说:“我要感谢让我外出工作的两个儿子,亲爱的儿子,这是妈妈努力工作的成果。”

这是1957年“樱花恋”的日本女星梅木三吉后,时隔64年再有亚裔女演员拿下奥斯卡。

值得一提的是,华裔演员以往也曾登上奥斯卡颁奖台。美籍柬埔寨华裔演员吴汉凭处女作《杀戮战场》(The Killing Fields)曾在1985年获得最佳男配角。

赵婷成奥斯卡首位有色人种女性最佳导演

华盛顿 — 中国电影制片人趙婷(Chloe Zhao)成为第二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女性,也是第一位有色人种女性,她的电影《无依之地》(又译《浪迹天涯》)在周日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也获得了最佳影片奖。

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离开了家乡小镇的女人,在美国西部流浪,沿途遇到了其他寻求远离传统社会,过著浪迹天涯生活的人。

“我一直在我所到之处偶遇的人中发现善良,”赵婷在接受最佳导演奖时说。“我把这个奖献给展现出信心和勇气以珍守自己的善心并对彼此保持善心的人,不管有时这有多艰难。”

《无依之地》的主角麦克多曼德(Frances McDormand)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奖。这是她继2018年因扮演《在密苏里州艾宾镇外的三块广告牌》中的角色而获得殊荣后,三度获得该奖项。

最佳男演员奖由安东尼·霍普金斯获得,他在电影“父亲”中饰演一名与痴呆症作斗争的男子,该片还获得最佳改编剧本奖。霍普金斯在30年前曾获得该项奥斯卡奖。

最佳原创剧本由埃默拉尔德·芬内尔(Emerald Fennell)获得,获奖作品是《前程似锦的女孩》,这是一部惊悚片,讲的是一个女人寻求对掠夺性男人的报复。

通常情况下,在洛杉矶的杜比剧院举行的奥斯卡颁奖典礼是一个星光璀璨的庆典,但由于疫情的流行,颁奖典礼转移到了洛杉矶市的联合车站交通枢纽。被提名人坐在一个大剧场周围的灯火通明的桌子上。

被提名人名单中的女性和有色人种演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韩国女演员尹汝贞因在电影《米纳里》中饰演女族长而获得最佳女配角奖。她是1957年以来第一位获得奥斯卡奖的亚洲女演员。

英国男星丹尼尔·卡卢亚(Daniel Kaluuya)在《犹大与黑色弥赛亚》片中饰演美国黑豹党(Black Panther)领袖佛列德·汉普敦(Fred Hampton)),拿下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

米娅·尼尔和贾米卡·威尔逊创造了历史,她们与塞尔吉奥·洛佩斯-里维拉一起由于对《蓝调天后》一片的贡献而成为头两位获得奥斯卡化妆和发型奖的黑人女性。

最佳外语片则由丹麦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的《酒精计画》获得。

来源:美国之音

2021奥斯卡金像奖:“局外人”赵婷成为好莱坞历史缔造者

华人导演赵婷(Chloe Zhao)夺得2021年奥斯卡电影像奖(The Academy Awards)最佳导演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亚裔女性。

她执导的作品《游牧人生》(Nomadland,《浪迹天地》/《无依之地》)亦同时夺得最佳电影。

在中国出生,曾在英国接受教育,之后在美国发展的她,在2021年颁奖季接连创造历史——此前她已经获得本年度金球奖(Golden Globes)最佳导演。

她同时也是奥斯卡史上第一个华人女性和第二个女性最佳导演。

奥斯卡历来首次有两名女性导演获最佳导演提名——另一位是《花漾女子》(Promising Young Woman)导演埃默拉尔德·芬内尔(Emerald Fennell,艾美露·芬奈尔)。

在她们之前的92年里,总共只有5位女性曾获提名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并只有一人最终得奖。

“坚守内心的善”

赵婷(右)在《浪迹天地》片场与主演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说戏。

自《拆弹部队》(Hurt Locker)的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成为奥斯卡史上第一位夺得最佳导演的女性之后,相隔了11年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才再度将这座小金人颁给了一位女性。

39岁的赵婷被认为是近年冒起的最有才华、风格最鲜明的新锐导演之一。

在美国时间周日(4月25日)晚上的颁奖礼现场,赵婷在得奖致辞时说:“我最近总在想,当事情变得艰难的时候,我是怎样坚持下去的。我想这要回溯到我小时候学到的东西。”

“我在中国长大的时候,我爸爸曾经跟我玩这个游戏。我们会记中国的古诗词,我们还会一起背诵,一个人说一句,再由另一个接。”

“我非常记得的一部是叫《三字经》。它的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这六个字对小时候的我影响是那么大,直到今天,我仍然真心相信它。”

“哪怕有时候好像现实是相反的,我去到世界任何地方,也总是能够在我遇见的人当中找到善。”

“所以这个奖是给有信念和勇气坚持自己内心的善,并且无论在如何艰难的时候仍然坚守着彼此善心的每一个人。”

“这是给你们,是你们启迪我坚持下去。”

其他重要奖项

韩国演员尹汝贞则凭《梦想之地》(Minari,《浓情家园》)夺得最佳女配角,成为奥斯卡史上首位获得表演奖的韩国电影人

最佳男主角大热门、已故的查德维克·博斯曼(Chadwick Boseman,查域克·保斯曼)未能最终得奖,影帝殊荣由安东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安东尼·鹤坚斯)夺得

《游牧人生》女主角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法兰丝·麦杜曼)夺得最佳女主角,这是她第三度奥斯卡登上奥斯卡影后宝座

最佳男配角由《犹大与黑弥赛亚》(Judas and the Black Messiah,《耶稣是我同伙》)的演员丹尼尔·卡卢亚(Daniel Kaluuya)夺得

曾国祥执导、入围最佳国际电影的华语电影《少年的你》,以及记录香港示威、入围最佳纪录短片的《不割席》(Do Not Split)均未能获奖

中国的骄傲和争议

赵婷出生于中国北京,中学时代赴英国入读寄宿学校,之后旅居美国,先后取得政治学学士和纽约大学电影学士学位。

她的父亲是北京首都钢铁公司前总经理赵玉吉,继母是中国著名演员宋丹丹。

关于赵婷的国籍,媒体和舆论有不同的说法,有些称她是美籍华裔,亦有报道指她是中国导演。

赵婷在今年2月夺得金球奖最佳导演时,中国官方媒体称她是“中国的骄傲”。

但是这种看法在她2013年的一次采访被再度曝光之后,似乎有了争议。赵婷在那次采访当中说,在她成长的地方,她发现“到处都是谎言”。

“我年少时接收到的信息很多都不是真的,于是我对家庭和我的背景变得非常叛逆,”她说。

有报道指,中国当局在社交媒体上对有关《游牧人生》的宣传和报道进行了审查,甚至对于电影是否能在中国上映存疑。


赵婷在纽约读书时结识了她的男友、电影摄影师约书亚·詹姆斯·里查兹(Joshua James Richards)

周日的奥斯卡颁奖礼,在赵婷作为华人导演创造历史的一天,中国媒体却没有对此进行报道,香港亦52年来首次不直播奥斯卡颁奖礼。

在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赵婷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话题标签被屏蔽。

留学走上从影之路

1990年代中期,当时14岁的赵婷就是带着这种叛逆和幻灭去往英格兰布莱顿上学,当时她说不了几句英语。

“我最记得的一点是,她喜欢挑战,是好的那种,”寄宿学校布莱顿学院(Brighton College)的一名前教师阿莉森·维瑟斯(Alison Withers)接受BBC访问时说。

“她来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国家,不一样的文化,总是在问我们为什么做这个做那个,而且总是愿意加入。她肯定是非常聪明的,英文学起来超快。”

赵婷自己对于在布莱顿海滩的日子,则是记得是“非常情感高涨”,“很多少年的烦恼,但那些年是很有创造力,”她曾向一份报纸表示。

布莱顿之后,她去了美国,先是在马萨诸塞州修读政治学,之后在2010年搬到了纽约,入读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Tisch School of the Arts)的电影学士学位,当时学院的艺术总监是大导演斯派克·李(Spike Lee)。

那是赵婷生命的一个转折点。她开始拍摄自己的第一部长片《哥哥教我唱的歌》(Songs My Brothers Taught Me),一个慢热却幽远的故事。在美国南达科他州原住民地区拍摄,用的是非职业演员。


赵婷与布雷迪和蒂姆·詹德罗(Tim Jandreau)在2017年电影《再生骑士》(The Rider)片场。

在纽约大学时,她找到自己职业和生活上的最佳伙伴——她的同学约书亚·詹姆斯·里查兹(Joshua James Richard)在赵婷目前的三部长片作品里都担任了摄影师。

里查兹自己也凭《游牧人生》在奥斯卡获提名最佳摄影,不过未能最终获奖。

在拍摄《哥哥教我唱的歌》时,赵婷认识了一个名叫布雷迪·詹德罗(Brady Jandreau)的牧人马术骑士,并决定以他为核心构思她的下一部电影。

2017年上映的《再生骑士》(赵婷的父亲亦是制片人之一)跟踪记录一个叫布雷迪的年轻骑士,在一场严重的意外受伤之后如何适应生活的故事,影射的就是布雷迪自己的故事。

“我总感觉像一个局外人”

《再生骑士》在那一年被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US National Society of Film Critics)和BBC第四电台的电影节目评为最佳电影。

《再生骑士》让赵婷和里查兹的标志性风格成形——在虚构的背景中以非职业演员塑造充满热情和动人的个人故事,并常常以金色阳光下的空旷大空间为画面背景。

赵婷最近向《电讯报》(The Telegraph)提到那些吸引她的故事。“我的人生里无论去到哪里,我总感觉像个局外人,”她说,“所以我很自然地被那些生活在边缘而不是过主流生活的人吸引。”

她关注起2017年一部由杰西卡·布鲁德(Jessica Bruder)撰写的非虚构小说《游牧人生:生存于二十一世纪的美国》(Nomadland: Surviving Americ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当中那些以小货车为家,他们过着无法预知、但是常常自由地生活在路上的候鸟式生活。


赵婷最终认识了很多书中的人,并将其中一些召进剧组,扮演他们某个版本的自己,和饰演虚构的主人公弗兰(Fran)的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一起,塑造了电影版的《游牧人生》。

电影自去年9月连夺多伦多和威尼斯电影节最高荣誉之后,就成为了奥斯卡的大热。

电影也引来过一些争议。有些人批评赵婷对于布鲁德书中记录的亚马逊(Amazon)仓库工作环境的问题轻描淡写。

赵婷在《游牧人生》剧组。

不过,这没有左右赵婷迅速成为好莱坞最当红导演的步伐。

她已经进军票房大片的领域。她将会在《永恒族》当中展现她的视角。

她作为漫威电影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的粉丝已经有十年。“我对外说我想拍一部漫威电影,然后这个好项目就来了,”她说。

《永恒族》预计在11月推出。在那之后,据报道赵婷将会拍一部“未来主义、科幻西部”版的“吸血鬼德古拉”(Dracula)。

她曾表示,在电影当中建构一个丰富而具有说服力的世界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无论那个世界是一个牛仔骑士还是漫画英雄。

谈到她的漫威电影时,她向《综艺》(Variety)杂志表示,她计划“对它做一些加工,但是仍然忠于它的精髓”。

“我觉得这很令人兴奋。它和我走进一个牛仔骑士的世界没什么两样。”

奥斯卡最佳导演赵婷:从曾经的“中国骄傲”,到如今全网删帖

赵婷获得2021年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上月初,她还是中国官媒口中的“中国骄傲”,但如今,她历史性斩获奥斯卡奖的消息却在中国面临着严格审查和全网性的封杀。

39岁的华人女导演赵婷凭电影《游牧人生》(Nomadland,《无依之地》/《浪迹天地》)成功获得2021年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她成为首个获此殊荣的非白人女性。但这个消息已不再让北京的政客们感到开心。

当局甚至对这一消息采取了封禁措施。在微博上,“赵婷”、“无依之地”和“奥斯卡”等似乎都成为了敏感词,相关网络帖子被大面积移除。

在周一(4月26日)下午的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当有记者问及有关赵婷及其电影是否遭遇审查时,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你提到的不是一个外交问题。”

在美国当地时间周日(4月25日)摘得分量颇重的奥斯卡最佳导演奖项前,赵婷已在今年2月底获得金球奖电影类最佳导演奖,那时她一度受到中国官媒的褒奖和网友的热议。但好景不长,一些中国网友挖出她此前采访时的言论,她被批评“辱华”。

在2013年一段接受美国电影杂志《电影人》(Filmmaker)的采访中,赵婷回顾自己的童年时表示,当时的中国是“一个遍地谎言的地方”。在另一次采访中,一家澳洲媒体引用赵婷的话说:“终究美国如今是我的国家。”

虽然该媒体后来更正,赵婷当时说的是“终究美国不是我的国家”,但这句话仍惹恼了很多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关于这名长期在美国生活的导演的国籍,外界一直有不同的说法,有报道说她是中国导演,亦有报道说她已加入美籍。

在赵婷获奖后,包括“新浪电影”、“守望好莱坞”、“Houson猴姆”在内的电影账号和网友便在微博、豆瓣等社交媒体转发了这一消息,并表达祝福,但他们很快便发现自己的帖子遭到了删除。“#赵婷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话题标签也被屏蔽。

“万万没想到,这也能被夹(删帖)。车轮的速度比想象的快多了,”一名微博网友说道。

“为什么转发点赞都能被夹?人家导演说了点实话就真的听不得吗? ​”另一名微博网友批评道。

还有网友讽刺道:“好奇怪啊,今年美国是不是没办奥斯卡,怎么都四月了还没消息。”

在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上搜索关键词“赵婷”,也没有任何关于其获奖的新闻。排在前列的是官媒《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在今年3月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

“出来混迟早要还,赵婷那样说了,眼下这些是她应当承受的风波和代价,”胡锡进在文章中写道。

在微博上,关键词“无依之地”和“赵婷”遭到审查。很多网友只能用“无1之地”代替。

遭到审查的不仅是带有“赵婷”或“无依之地”等关键词的帖子,甚至还包括其他的奥斯卡奖获奖消息和颁奖视频。在微博上搜索“奥斯卡”,显示的结果仅剩与一名同名的中国综艺节目练习生有关的新闻。

为了规避删帖,一些中国网友只能使用“Normad-land”、“无1之地”等英语或谐音词,还有网友使用“克洛伊·赵”来称呼她,这是她的英文名Chloé Zhao的音译。

相比之下,在台湾导演李安和韩国导演奉俊昊分别在2013年和2020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时,不仅在台湾和韩国分别受到最高领导人的接见,也在中国大陆被广泛讨论和祝贺。

在今年的奥斯卡上,除了赵婷本人获奖外,她的作品《游牧人生》也一同摘得最佳电影奖,女主角弗朗西斯·麦克多曼(Frances McDormand)获得最佳女主角,这让该片成为颁奖季的大赢家。

该片本身与中国政治并无关系,讲的是一则关于美国的故事——在2010年代美国经济衰退后,一名妇女变卖自己的全部家当,住进一辆移动房车,过上了现代游民生活的故事。

赵婷在领奖时说,拍摄这部电影让自己回忆起童年时与父亲一起玩古诗词背诵游戏的经历,并深切感受到《三字经》中“人之初、性本善”的理念。

出生于北京的她特别用汉语读出这句话,并表示,这六个字对其影响深远。“所以这个奖是给有信念和勇气坚持自己内心的善,并且无论在如何艰难的时候仍然坚守着彼此善心的每一个人,”她说道。

根据此前的电影海报,《游牧人生》本定于4月23日在中国上映,但据报后来被撤档。在豆瓣上,该电影的条目虽在,但中文海报已被撤下,同时中国地区上映的日期也消失不见。

截至周一下午,中国媒体对本次奥斯卡颁奖礼都没有任何报道,香港亦在52年来首次不直播奥斯卡颁奖礼。往年直播颁奖礼的香港媒体TVB称,这是“纯商业考虑”。

除了赵婷外,以香港“反送中”运动为题材的纪录片《不割席》(Do Not Split)获得本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提名,这被视为另一个引起北京官员忌惮的原因。

来源: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