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达瑞:病态式的中国民族主义

0

只要与中国沾到边就可能有噩运。不管是身上的华裔血统,名字的中国姓氏,或跟中国的贸易往来,都是对中国忠诚或袒护的理由,这是中国民族主义病态的另一面。(汤森路透)

 

赵婷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中国的媒体却一片肃静,与她先前获得金球奖的盛况形成强烈对比。赵婷遭受「先热后冷」的待遇,刚好凸显中国民族主义病态的两面。

一方面,只要与中国沾到一点边,任何人的成就都会被归为中华儿女的荣耀。

在中国人眼中,北京出生、英国读高中、美国读大学的赵婷,当然是中国人。赵婷能在美国影坛发光,代表中华儿女的优秀。这是赵婷拿到金球奖之后,中国媒体大肆报导的原因。

还有一个例子是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朱棣文。曾任史丹佛大学教授的朱棣文在美国出生长大,跟中国毫无瓜葛。获奖后,朱棣文到北京清华大学演讲,硬被说成是中国人。

最好笑的是,拥有特定姓氏的犹太人,也会被归类为中国人。我认识一位姓Chen的犹太裔美国教授。因为他的姓氏特别,常被中国人视为同胞,等见了面才知道误会大了。

这是中国民族主义病态的一面,也是身为中国人的悲哀。尽管中国拥有十四亿人口,但各方面的成就有限。为了满足民族虚荣心,中国人只能四处掠夺华人的成就,连拥有特定姓氏的犹太人都不放过。

另一方面,一旦被归类为自己人,就不能对中国有任何批判,否则会被视为叛徒。本文经作者授权刊出,原文出处。

赵婷获得金球奖后,被翻出曾批判中国到处充满谎言。赵婷因此被视为叛徒,在中国的身份由红转黑,电影档期被取消,相关新闻被封锁。赵婷再获奥斯卡导演奖,中国媒体完全视而不见。

正在参选纽约州长的台裔美人杨安泽,曾在文章中建议亚裔,应该积极热爱美国,贡献美国社会。杨安泽的话并没有讲错,但只因为姓杨,他就被中国网民谑称为嘴脸丑陋的「香蕉华人」。

即使和中国毫无瓜葛,也会被中国人视为叛徒。虽然贸易上对中国依赖甚深,澳洲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只因为贸易往来密切,澳洲政府就被期待袒护中国。在宣布调查新冠肺炎的来源之后,澳洲就被中国视为叛徒,并施予贸易惩罚。

这是中国民族主义病态的另一面,只要与中国沾到边就可能有噩运。不管是身上的华裔血统,名字的中国姓氏,或跟中国的贸易往来,都是对中国忠诚或袒护的理由。不管是谁,只要有违逆,就会被中国当成叛徒惩罚。

赵婷是个绝佳的例子,凸显中国民族主义病态的两面。一方面,赵婷的成就被当成中国人的荣耀;另一方面,赵婷批评中国就被当成叛徒惩罚。

赵婷的血缘与姓氏,都不是她个人的选择。赵婷可以选择的是个人的信仰与价值。当信仰/价值与血统/姓氏有冲突时,赵婷就要面对排山倒海的打压。

赵婷无需惧怕中国的打压!只要言行符合普世价值,何惧天下无容身之处。至于中国病态的民族主义,就留给病态的中国人享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