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娜:致國家宗教局局長王作安的信

0

尊敬的國家宗教事務局王作安局長:

您好!本人王瑞琴,1984年蘭州大學歷史系畢業,曾在青海民族大學政治系任中共黨史教員,現任青海省基督教兩會副秘書長、副總幹事,西寧市城西區勝利路基督教活動點法人代表,青海東湖賓館旅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青海省第11屆省政協委員。從1980年在蘭州市山字石教會詩班服侍迄今在三自教會近四十年。

基督教是文明的宗教,其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為人類做出了非常積極的貢獻,不僅在過去、在今天仍然發揮着積極的作用。但是目前基督教會存在一些問題不容忽視,現就青海省西寧市基督教會最近的現狀、存在的問題、包括本教會的問題向您反映如下:

1.關於新堂問題:西寧市城西區勝利路基督教活動點(以下簡稱東湖教會)於2003年批准成立,迄今已十五年,有信眾近400人,是城西區時間最久、規模最大的一個聚會點,於2016年獲頒城西區先進教會。2017年12月底,政府相關部門以消防問題欲關閉、拆除,本教會信徒擬購買新堂,遂於2018年2月在城西區海湖新區購買新堂一處,併到區宗教局及消防隊報備批准,此後於今年4月支付全款收房。2018年4月10日東湖教會向城西區宗教局正式呈送遷址報告,然而,西寧市宗教局卻不予批准教會遷址,要求在原址五百米範圍內購堂,並且以消防、物業為借口,屢次禁止裝修,致使所購新堂裝修被迫停止,空置至今。而此前,2017年12月10日在省市區三級宗教局來東湖教會調研時,會上已彙報了購堂計劃。

批准遷址和禁止裝修(可辦公出租)這是兩個不同的行為,將二者混淆起來這嚴重侵犯了我們的權利,現在每天都在產生物業費、財務費等,給教會帶來巨大損失,信徒怨聲載道,此其一;其二目前政府對宗教實行的是屬地管理政策,如果區宗教局不能定奪轄區事宜,那麼教會是否應該以後直接向市宗教局聯繫。現今政府規定申請批准教堂需省市區三級部門,城西區目前尚沒有教堂,我們作為有近二十年歷史的聚會點,人數規模均達到標準,實際上是以教堂形式在運行,然而申請數年不獲批准,目前仍系聚會點,“先進教會”尚且如此遑論其他,審批教堂之難可以想象!在此呼籲政府減少宗教事務行政管理層級,依法行政,科學管理。

2.關於教會活動點關停的問題:今年以來,據不完全統計西寧市至少關閉了二十餘個基督教聚會點,三自、家庭教會均有,其中城東區小商品家庭聚會點有200餘信徒,二十多年歷史,有的聚會點自購有房產。宗教是精神文化,簡單的關閉聚會點改變不了信仰,也無法解決管理問題,反而滋生出許多新的問題。由於歷史等原因形成的各聚會點有相對穩定的地點、人員,便於教會牧養和政府管理。現在許多聚會點被關閉導致信徒沒有地方聚會,正常宗教生活被侵犯和攔阻,多數由原來相對穩定的、透明的一個聚會點細分成幾個、甚至幾十個,且人數更少、更隱蔽、更分散的微型家庭聚會,再度轉入地下,有的臨時租賃歌廳包廂、有的戶外聚會等等。蘭州市亦如是,本次被關閉者眾,其中維真聚會點達三百餘人,目前已分化為幾十個家庭聚會點,包括甘肅省前兩會主席亢多加女士。四十年前主席在蘭州市最大的三自教會詩班唱高音,四十年後華髮滿堂、年逾八旬的她在自家斗室里主領十幾個人聚會。這令人心碎的一幕反應了中國教會的現狀,深刻深思,請您關注。

聚會點微型化、家庭化遍布城鄉各地,教會無法全面顧及到反而容易出現極端,不利於政府管理,同時存在巨大安全隱患,甚至激化社會矛盾影響社會和諧。2018年6月1號國務院宗教事務局適時公布《宗教臨時活動地點審批管理辦法》,明確該辦法自印發之日起施行,但是西寧市及區宗教局迄今仍沒有實施,致使眾多的被關閉的聚會點沒有出口,陷於非正常聚會的狀態。此事影響巨大、涉及人多,與文明大國地位不相符,希望儘快審批宗教臨時活動地點,結束目前混亂的地下狀態,依法登記納入政府管理,使信眾過上受法律保護的宗教生活,從而實現雙贏。

由於國情不同,中國教會目前形成三自教會和家庭教會(官方教會和地下教會)兩大主體,均有信眾數千萬。教會的元首是基督上帝,我們本是一個肢體,親同手足,面對這種分化和撕裂,甚至互相指責,作為一個中國基督徒感到透徹心痛,希望在您治下正確面對家庭教會的客觀存在,支持規範其發展而不是簡單關閉、打壓,彌合分歧使全國基督徒能夠真正合一,管好治好傳好中國教會。

3.關於基督教兩會的建議:基督教兩會作為政府批准的宗教機構,宗旨是服務教會,使之在至聖的真道上健康成長,在三自精神下治好、養好、傳好實現三好,積極辦好教會,如果不發揮這些作用,嚴重脫離群眾,喪失了號召力、凝聚力,則沒有存在的意義。基督教兩會就其本身的性質而言為教會和國家服務是其基本的職責,因此不建議安排基督教兩會人員任政協委員乃至常委,如此,也使政教分離的政策能得到最直接的體現,而那些世俗的虛名對真正的愛國者、牧者來說毫無意義。

4.關於宗教管理幹部的建議:由於宗教工作的特殊性,宗教管理幹部應具備更多人文學識,懂政策、知宗教、善溝通,避免工作方法簡單粗暴。目前部分工作人員沒有把國家的政策準確傳導給信教群眾,動輒呵斥,自以為大,乃至惡化了政教關係。在當前中國的發展中,應該正確面對基督教的客觀存在及其發展,正確引導而不是堵塞。信教群眾首先是公民、是納稅人,而非對立面。如果認為廣大信教群眾是異己力量,是統治管理、防範打擊的對象,就會造成方向性的根本錯誤,國民將陷入新的撕裂。

5.關於新時期政教關係的建議:在新時期的政教關係中,政府對宗教的管理應是解決當前存在的問題使其更為規範,合乎國家、國民的根本利益,而非關閉、限制、甚至是借管理之名加以各種制約、刁難。信仰是一種精神力量,簡單粗暴地進行關閉限制、制約刁難的做法非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傷害了信教群眾的情感和愛國熱情,造成社會矛盾的隱患。根據《憲法》第三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國家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保護廣大信教群眾合法權益。

中華文明源遠流長,數千年來為人類文明曾經做出巨大的貢獻,但是中國本土並沒有產生宗教,佛教、伊斯蘭、基督教(天主教)都是外來的宗教這是客觀存在,宗教發展是精神文化交流而不是滲透。一如青海宗教局每年主持伊斯蘭教信徒朝覲活動一樣,基督教三自作為既定的國策毋庸置疑,但是正確區分三自精神和基督肢體之間的正常往來至關重要。基督里的眾教會雖然不同,卻是同一個身體,同有一位聖靈,這樣的精神紐帶應以尊重。建議政府明確海內外教友(包括華人教友)間的正當交流和海外滲透之區別,使宗教幹部、廣大教友便於掌握實施,減少“滲透”之名對教會和教友造成的困惑和傷害。

基督教在其發展的初期,在強大的羅馬帝國近四百年的壓迫下仍然成長壯大,在人類進入互聯網的當今時代,益發顯現出生命力。近代以來,中國教會的前輩們為了信仰向神獻上了馨香的燔祭,在當今道德滑坡、經濟萎靡的環境下,基督徒是阻擋社會下墜,提升誠信友愛、穩定社會的基本力量。作為中國基督徒有幸在這個時代作出美好見證,積极參加美麗中國建設,愛國愛教榮神益人,為國家和民族禱告是莫大的福分,正如基督教先賢所說:用生命愛中國特此報告 垂顧為盼

:王瑞琴

 2018年8月1日於青海·西寧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