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卡杜:耶穌為何要洗猶大的腳?

0

人際關係的欣欣向榮,不是因為犯錯的那方得到他應得的懲罰,而是因為清白的那方滿有憐憫。

在聖經中,我們看到幾處耶穌屈膝的記載,不過再也沒有比“耶穌屈膝為門徒洗腳”更寶貴的記載了。

事情發生在逾越節之前。耶穌知道自己離世歸父的時候到了,他既然愛世間屬自己的人,就愛他們到底,對他們顯出他全副的愛。

吃晚飯的時候(魔鬼已將賣耶穌的意思放在西門的兒子加略人猶大心裡),耶穌知道父已將萬有交在他手裡,且知道自己是從神出來的,又要歸到神那裡去,就離席站起來脫了衣服,拿一條手巾束腰……洗門徒的腳,並用自己所束的手巾擦乾。(約13:1-5)

那是疲憊的一天。耶路撒冷到處擠滿了前來過逾越節的旅客,其中許多人都想要一睹耶穌的風采。陽光和煦,街道乾燥、塵土飛揚。門徒走了大老遠的路才回到家裡,若有盆涼水洗洗腳,會很舒服的。

門徒魚貫走進屋內,在餐桌旁依序坐下。牆邊掛了一條毛巾,地板上放了個盆和水桶。任何一個門徒都可以自告奮勇做這工作,但個個卻都紋絲兒不動。

幾分鐘後,耶穌站起身來,脫下外衣。在腰旁系了一條僕人用的毛巾,拿起水桶,屈膝到一個門徒腳前。解開一雙涼鞋的鞋帶,輕輕地把他的腳放到盆里,住滿了水,開始幫助各門徒洗腳。一個一個的,一雙接一雙的臟腳丫子,耶穌陸續的洗這些腳丫子。

在耶穌那個時代,幫人洗腳不僅是僕人的工作,而且是留給階層最低的僕人做的。每個圈子都有其層級順序,家僕也不例外。排名最後的僕人,理應腰束毛巾。端一盆水,屈膝為人洗腳。

在這事件中,束巾端盆的是宇宙主宰。創造眾星的手,如今為門徒洗滌污穢;創造峻岭的手指頭,此刻在揉搓門徒的腳趾;萬膝都將向他跪拜的,如今卻屈膝在門徒腳前。在他為世人捨命的前幾小時,耶穌的考量只有一個:他要門徒明白,他多愛他們。耶穌除去的不只是他們腳丫的污穢骯髒,更挪除了他們的懷疑。

耶穌知道,當他走上十架,他的雙手將會如何。二十四小時內,雙手將被釘子穿透、氣息全無。我們一直以為他會把握這段時機,對門徒精神訓話,或來段臨別贈言。但是他卻沒有這麼做。

為何要洗猶大的腳

你可以確定,耶穌知道這些腳丫子的主人,將會如何,這二十四隻腳隔天不會跟着他們的老師,為他據理力爭。在羅馬兵丁的劍影之下,他們拔腿就跑。在客西馬尼園,只有一雙腳沒有拋棄他。有位門徒表明心跡,即使在髑髏地,也絕不遺棄耶穌——這是猶大根本望塵莫及的,猶大這傢伙在剛吃完晚餐,就出賣了耶穌。

我很想找一個聖經版本,寫的是“耶穌洗了所有門徒的腳——除了猶大以外”,不過卻找不着。當耶穌沉默地拿起背叛者的腳,放到盆中洗滌,這是何等溫馨的一刻啊!不出幾小時,猶大這雙才被他老師洗過的腳,就站在該亞法的衙門,出賣了他的老師。

看啊!耶穌賜給他門徒的禮物!他知道這些人將會如何,知道他們將要做出他們生命中,最邪惡的行動。早晨之前,他們會羞愧到無地自容;垂着頭,厭惡地看着自己的腳。此時,他希望他們想起他如何屈膝在他們面前,為他們洗腳;他希望他們明白,他們的腳仍是清潔的。“我所做的,你如今不知道,後來必明白。”(約十三7)

真是奇妙。甚至在他們犯罪以先,耶穌就已赦免了他們。在他們尋求以先,他已賜下憐憫。

從他恩典的寶盆

赦免!你打從心底抗議道:“喔!我絕對不會這樣甘心赦免那人。傷痛如此深刻,傷痕纍纍、無以計數。只要一看到那人,我就會害怕得退避三舍!”可能那正是你的問題。可能你不該看那個人,或至少不該這麼專心注意他。請記住,像主耶穌的秘訣在於“定睛於他”。試着轉移你的目光,不要一直想那人如何傷害你,要定睛於那位拯救你的耶穌。

請注意約翰所記載的應許:“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凈我們一切的罪”(約壹一7)。

除了地點、時間不同,我們的故事和門徒沒有兩樣。雖然我們不住在耶路撒冷,當夜也不在場。不過,耶穌為他們作的,也為我們成就了。他洗凈我們——洗凈我們心裡的罪污。

甚至,他此刻仍在潔凈我們!約翰告訴我們:“耶穌的寶血必要洗凈我們一切的不義”。意即,我們會不斷被他潔凈。潔凈不是未來的應許,而是目前的事實。如果聖徒的靈魂沾染了些許塵埃,他會洗凈。如果神的兒女的心靈有了污點,他會擦掉。耶穌仍在為跟隨他的人洗腳,耶穌仍在洗滌污穢,耶穌仍在潔凈他的子民。

我們的救主屈下膝來,注視着我們生命中最見不得人的舉動。不過他沒被嚇跑,而是慈愛的說,“若你願意,我能使你潔凈。”從恩典的盆里,他捧起滿溢的憐憫,洗凈我們的罪。

他所作的,還不僅如此。因為他住在我們裡面,你我也能和他一樣。因為他已饒恕我們,我們也能饒恕他人。因為他有饒恕的心,我們也能有顆願意饒恕的心。我們能夠擁有像他一樣的心。

我是你們的主,你們的夫子,尚且洗你們的腳,你們也當彼此洗腳。我給你們作了榜樣,叫你們照着我向你們所作的去作。(約13:14-15)

耶穌洗我們的腳,原因有二。第一,賜給我們憐憫。第二,告訴我們一個信息,信息淺顯易懂,那就是:耶穌提供的是無條件的恩典;我們也應提供無條件的恩典。基督的憐憫塗抹了我們的過犯;我們的憐憫也應遮蓋別人的過犯。在基督里的人,對於他的慈愛篤信不疑;我們生活周遭的人,應該也能信賴我們的愛。

擁有向他一樣的心懷,會是怎樣一幅情景?就是要像他一樣屈膝,對於擺脫不了的人,碰觸他們污穢的部分,以愛心洗滌他們的不仁。或是正如保羅所說,“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饒恕了你們一樣”(弗四32)。

但,我是清白的!

“但是,路卡杜啊!”你說,“我沒做錯!我沒耍手段,也沒騙人。我不是理虧的那方。”或許吧,但是耶穌也沒錯啊!在那間屋裡,他是惟一配得被洗腳的人;配受服事的,反倒去服事別人。耶穌以身作則的特質是:先跨出一步,重歸和好的,是剛強的那方,而非軟弱的那方。先示好的,是清白的那方。

你知道這會帶來怎樣的結局嗎?大多時候,如果行事正確的哪一方自願為犯錯的那方洗腳,理虧的那方會被他感動,最後雙方都會彼此屈膝。我們豈不都自以為是嗎?因此,我們要為彼此洗腳。

請注意:人際關係的欣欣向榮,不是因為犯錯的那方得到他應得的懲罰,而是因為清白的那方滿有憐憫。

饒恕的力量

最近我和一群朋友一同吃飯。有對夫婦告訴我他們走過一場生命風暴。透過一連串的蛛絲馬跡,她發現丈夫十多年前發生過外遇。過去,他誤以為最好不要讓她知道,因此一直沒讓她知道,不過她還是發現了。不難想象地,太太非常傷心。

透過專業輔導的建議,兩人決定先暫時放下一切,一起出去幾天。作太太的決定:應該逃避、爭鬧,或是饒恕?因此兩人一起禱告、一起交談、一起散步、一起深思。就這件事而言,太太顯然是理直氣壯的一方。她大可一走了之。有其他婦女為了比這更小的事,要求離婚的。她也可以選擇留下來,好好報復,讓他猶如活在人間地獄,也有婦女這樣做過。不過她選擇了一個不一樣的反應。

在他們外出的第十天,這位先生在枕頭上發現一張卡片。卡片上印着這些字:我情願“不做什麼”地,繼續和你在一起,勝於採取報復,卻失去你。在這行字下面,她親筆寫上:

我原諒你。我愛你。讓我們繼續向前吧!

這張卡片有如一個盆子。那支筆猶如桶里的水,從中傾倒出純全的憐憫。以此,她洗凈了丈夫的腳。

某些衝突只能以一盆水來解決。你的人際關係中,有沒有渴求憐恤的?在你周遭,有沒有人需要你以恩慈堅立?耶穌努力過,讓門徒絲毫無法懷疑他的愛。你何不也試試呢?

(摘自《擁抱耶穌的心》,路卡杜/著,校園書房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