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呼唤中国政变

0

王赫:中共何时爆发政变?北京卫戍区司令担负京畿安全重任,被称为“御林军”,历来由中共军委主席指定,任用其信任的人。(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明年中共20 大是中国政治关键之年,焦点在习近平是下还是再上。按中共毛泽东之后的二届任期,习近平是应该到了交权的时候,但以目前中共的政治生态来看,习成为党内一尊,到目前为止还未有接班人的动向,且有2018年3月11日,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在内的修宪案,情况种种来看习近平则不会在二十大交权。如果习二十大不交权,习将是中共在毛之后的又一个终身领导人,中国将再一次临到毛去世之时国家离乱到崩溃的边缘。

习近平不交权怎么办?只有政变一条路。日前,英国前驻中国外交官加尔塞德在加拿大《环球邮报》发文指:“中国政权变迭不仅可能,而且势在必行”。以外国政治家来说出这样的话十分罕见,更为让人瞩目的是其语气斩钉截铁。那么他凭什么作出这样肯定性的判断呢?一方面是他的身份,两度出任英国驻中国的外交官,二是对中国国情的了解以及分析,他的分析虽然并没有突出之处,都是关注中国问题的人经常所提及的。中国的维稳经费超过国防经费,民营企业被国家侵吞,精英对习近平的不满。但就是这老生长谈是中共的致命点。维稳开支超过国防,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是极不正常的,可见民众对中共政权的不满超乎寻常,这不是中共媒体塑造的社会和谐人民幸福所掩盖得了的。民营企业,商业巨头的财富被政治没收,使中国经济垮掉。精英反对习近平,精英不是不配合就是高级黑,使中国政治更趋荒唐易折。

加尔塞德认为:“中国可能透过政变,启动向民主的过渡来实现政权的改变。政变不仅是中国政治内部动力的产物,美国透过策划美中对抗也发挥了关键作用,这导致了中国金融市场的危机,这场危机将促使阴谋家们启动一个精心准备的计划,推翻习近平。”话说得如此直白,不啻是反习檄文与政变的呼吁书。一个西方的外交官敢于发出如此的呼吁,说明一个问题时势已到。

在这以前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发表一篇长达80页的文章《更长的电报:迈向新的美国对华战略》。其核心内容,就是“去习”、“存共”、美国与反习势力站在一起。实际上我们可以把加尔塞德,与最长电报看作是对中共中央党校蔡霞教授的回音。蔡霞说:“中国不可能在习近平领导下迈向民主化。唯有让习近平下台,中共党内的改革派才能有发声的机会,并藉此调整中共的发展方向。”

当然,我们知道解决习近平的问题,不等于解决中共的问题,更不是解决中国的问题。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解决中共的问题,解决中国的问题首先是解决习近平的问题,只有让习下台中国才有可能回到改革开放,才有可能进行政治改革。有人会认为既然中国出现习这样一个独裁者,会不会打掉了虎来了狼?当然可能。中国在毛之后出现习这样的独裁者,关键是中国没有一个批毛运动,即使“四人帮”判刑,毛仍然是中共的遗产。因此,要防止新的独裁者产生,必须做到两个务必,对习进行审判,将习的罪恶写进教科书,从根本上斩断重新产生独裁者的可能。另一个是,习下台后,必须在西方国家监督下实行政治改革,进行民主选举,从政治上保证专制独裁不可能再回来。

也许有人会说,以目前习近平大权在握,政变的可能是微乎其微。但个人权力再大大不过人心。现在的中国习近平下台是民心官心所向,佛说心能转境,当所有的人都作如是想,习近平还会有多长的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