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华盛顿手记/“她别撞到我手上”-陈立群传奇4

0
三十而立的陈立群和先生,陈立群提供

编者按:2018年3月,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北明女士在专题节目“华盛顿手记”对异议人士陈立群女士进行了一场专访,并分成九个片段陆续播出。这里是根据采访节目整理的文字版,也将根据原标题和内容陆续在光传媒刊出。

北明: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专题陈立群传奇,各位听众朋友,我是主持人北明。上次这个节目我们谈到陈立群作为中国当代专制政体中的一个异数,她不止于表达意见和参与反抗行动,她一开始就是那个时代文明疫苗的接种人,而且她一步就跨上了法律法规的专业化道路,并成为法治荒芜时代中国重建法治的最需要的那一类人-公民辩护人。但是1983年从重从快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严打运动,党的政策大于法律,在乌云压城的情况下,许多公民辩护人都收缩了他们的辩护力度,或者禁声了。陈立群决计不管那一套。这一集我们就要了解在接下来的司法严打运动中,陈立群不平凡的个人经历。

陈立群:那时候也是风声鹤唳,有很多辩护人也被警告什么的,就不大敢在法庭上义正词严,为他的当事人来据理力争的。我不管那么多。

北明:陈立群对抗的是国家机器以无产阶级专政名义发动的一场全国性的司法运动,她的与众不同在于不仅一如既往为自己的当事人据理力争,而且逆水行舟,针对自己作为辩护人的合法性,直接挑战官位显赫的代表检察机关的公诉人。

陈立群:我办过一个有二十多个被告人的一个大案子,罪名是流氓抢劫犯罪团伙这么大一个案子,我是其中一个被告的辩护人。那一排坐着二十几个律师,对面坐着几个公诉人,公诉人当时是浙江省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是浙江有名的一个杀手公诉人,我就为其中一位我的当事人辩护。

北明:那是一次让杭州人和庭上观众极其难忘的对峙。

陈立群:公诉人在驳我的辩护词的时候,他突然就说辩护人不是律师,她没有资格在法庭上为被告人辩护。

北明:为什么说你没有资格呢?

陈立群:他知道我是两非组织的人,就是两非分子。他当庭说了这个事情。

陈立群:他在法庭上还说了,他说辩护人是一个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的政治上有问题的人,而且她不是律师。当时我就很气愤,我答辩的时候我就我说,审判长、人民陪审员,我是根据被告某某人的家属委托,经人民法院允许,依法为被告某某人出庭辩护,我的所有的辩护词都是在法律允许的框架之内的,并没有像公诉人对我指控的那样,我对公诉人今天的言论感到非常的震惊和遗憾。

这个二十几位被告人的大案是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大法庭公开审理的,家属和旁听群众挤得水泄不通,两边都站满了人。我刚说完下面就给我鼓掌了,一直鼓掌了很长时间。当时陈姓公诉人觉得很没有面子,很尴尬。后来审判长就说我的辩护人身份是合法的,这个问题就不再争论了。

那一次庭审完毕以后,很多人都是从后门走的,我还是从前门出来。我出来的时候,那些旁听的人们就在法院边上的门边站了两道队伍,很多人。我一出来他们就为我鼓掌,说陈律师,你是人民的律师!我们需要你这样的律师!很多人给我鼓掌向我喊话。

北明:这次对峙产生了两个影响,一个是本来就出了名的陈立群作为辩护人,在杭州名声大振,不仅在司法界,而且在社会上甚至常遭到不公正法律待遇的小混混小流氓都会在街头指着她的背影口口相传,说犯事打官司就找她。她的辩护才能,她刚正不阿的品质和抗拒专权的勇气,使她在中国杭州司法界异峰突起,鹤立鸡群。另一个影响是当庭质疑陈立群辩护人资格,并被陈立群据理驳回的浙江省检察院的副检察长、那次案件的公诉人陈先生,因此感到丢了面子,从此对陈立群耿耿于怀。后来坊间传闻,陈立群司法界的朋友也告诉陈立群,这位陈先生私下放话了,要陈立群当心点以后别撞到他手上,意味深长的是陈立群后来没撞到他手上,他却撞到了共产党司法机关的手上,也就是他自己供职并捍卫的机构的手上。他后来因为贪腐问题被抓捕,被判刑5年。

这件事更值得深思的是后来出狱之后的这位陈先生竟转变了先前的立场,成了陈立群的友人,而且在后来陈立群面临危机的时候,试图对陈立群提供保护,他通过陈立群的朋友把必要的信息传达给了陈立群,不过是后话。我们还是回到陈立群与陈先生的那次争斗,杭州司法界和民间辩护人的法庭对峙上来。

陈立群:这件事情以后,我在杭州法律界的刑事辩护方面,名气越打越大了,后来当然也受到他们的打压。后来听说浙江省检察院给下面的基层法院都下了文件,说我的背景怎么样,我不可以继续担任刑事案子的辩护人。

北明:传闻中浙江省检察院的那份禁止陈立群做辩护的文件,主旨是否出自副检察长陈先生之意,无法确认。但当时中国至少杭州司法界人士的法学素养,法律知识水平不如陈立群,是一目了然的。不过他们的顶头上司不是宪法和法律法规,而是权力机关。他们用行政手段打压这位年轻的辩护人,轻而易举。

陈立群:而且他们还对我所有辩护过的当事人和家属进行调查。他们调查我是不是受贿,我说受贿的主体是国家干部或工作人员。我说你们应该去调查我是不是敲诈,我说你们搞错了,我说你们的指控不适用这条法律。可是背后他们做了很多的小动作,根本就不会让我做这一行的,他们知道我如果做这一行的话,可能会给他们带来一些威胁。

北明:但是陈立群已经名声在外,虽然因为打压不能继续出庭辩护,可是登门求助者依然不绝如缕。显然中国、浙江、杭州这片法律空白的空间里,急需陈立群这样的法律人才。这里的人们认可了陈立群,愿意把信任交到她的手上。

为了满足这类法律上的需求,陈立群顺势转入了经济合同法、商标法、专利法以及后来的婚姻法,他义务为中国当时新兴的小业主、经济合伙人等相关人士提供法律资讯,了解案情,起草辩护状,他成了杭州民间广受欢迎的法律顾问。不过越是深入这个领域,陈立群越是发现这是一片广大的法律知识和法制意识的荒漠。

陈立群:我曾经打过一个官司,我在法庭上为被告人辩护的时候,来旁听的人大概是居委会的干部什么的,就在下面喊口号:“不准为犯罪分子讲话”!还有这事儿,我觉得真是好笑,完全没有法制观念。

比如民事和经济案子的原告被告权利义务相等,像这种观念老百姓的心目当中当时都没有。包括就是我们出庭辩护的时候,还有人居然在下面喊口号,说不准为犯罪分子讲话,辩护意识都没有。所以我当时就意识到中国是通过历次的政治运动,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把整个的法制给破坏殆尽了。

北明:自1950年末,中共中央政府发布相关通告,指出民国时代的司法制度和律师制度已经作为剥削阶级反动派的法律观念而废止了。7年之后,也就是1957年的反右整风运动,又把当时的律师暂行条例草按打入了冷宫,并整肃了所谓的为犯罪分子鸣冤叫屈、开脱罪责的新时代的律师。

再过两年就是1959年,中国各地律师机构全部被撤销,中国的律师制度从此完全消解,中国人观念中无产阶级专政意识空前强化,人权与法律意识彻底出局。到了80年代上半叶,中国民权意识终于开始苏醒,公民辩护或诉讼代理政策的实行,为依法保护个人权利这一文明诉求提供了可能性,也裸露出了这片领域的荒漠化状态。

陈立群:我们杭州的一些民运人士在一起,我们也经常讨论这个问题,我也希望他们都能够学一点法律,而且在我们和公安国安的周旋当中,我们也需要用法律来保护自己。所以那个时候有很多的朋友,一些异议人士也担任过辩护人。上海有两个79的朋友,他们把官司从上海打到杭州来。后来又恢复了律师资格的考试嘛。有很多人当时都来问我怎么样,辩护人怎么样才能靠执照。我当时周边有很多朋友就去考律师执照了。

北明:本节目故事的主人公陈立群在杭州法律业界显然是有号召力的。不久以后,不少他的朋友和法律界同道都拿到了律师资格证,其中包括后来成为浙江和杭州知名的律师楼涛、毛惠庆。

陈立群:可以这么说,杭州市的第一批执业律师应该基本上我都认识。

北明:他们都考律师执照,你怎么没有考?为什么?

陈立群:我是不允许考律师执照,仍然是因为曾经从事异议活动,是所谓的两非分子。

北明:中国浙江出道最早的公民辩护人中的佼佼者陈立群是个大律师的苗子,因为参与七九民运不仅被剥夺了公民辩护人的资格,也被剥夺了成为正式职业律师的机会。

不过官方不久就将意识到要消解陈立群小女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因为有民间的支持和需要。

陈立群:当时那些企业家一旦收到诉状,一看自己是被告人,就紧张的不得了,因为这一直以来的共产党的这种宣传,被告就是犯罪分子,他们一看诉状,怎么我成了被告?有好多人来问我怎么。

北明:这种情况是具有独创精神和操作能力的,陈立群再闯新路,她要为提高中国乡镇企业家的法制意识和法律法规水平,做一件前人没做过的事。

陈立群:我曾经办过乡镇企业的干部培训班,我认识非常多的农村里办企业的乡镇企业家,我办的是合同法的培训班,我把通知发出去,把乡镇企业的一些企业家找到杭州来开培训班。我还办经济合同法的模拟法庭,因为那时候90%以上的人都没有打过官司,都不懂得怎么样通过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所以当时我想一想,我就搞了一个模拟法庭,有审判长、审判员、陪审员,有证人,有原告、被告,有原告代理被告代理。就是把整个模拟法庭从开庭到最后判决都演练一遍,让这些乡镇企业家对整个的经济官司的庭审过程有一个直观的印象。那个时候我自己也给他们上课。讲完经济合同法以后,再观摩一次模拟法庭,来培训的人都受益匪浅。

北明:你怎么那么大本事立群,我又插断你一下。各位听众朋友,利用宪法和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是一种文明的标志。虽然在政治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专制国家,这也是困难重重。本世纪初,这些年,中国人权律师群体已经成为捍卫中国人权的桥头堡,他们以法律法规为合法的手段来对抗权力侵权的做法,已经逐渐唤醒了中国民众的法制意识。全面回顾中国人权与法治这些年的经历,其中应当有陈立群的一个位置,她是先行者,也是最早的成功者,她的智慧和勇气感召过一批后来成名的律师,影响过一批乡镇企业家,也是因为如此,她遭到了当局的关注和打压。

好,各位听众朋友,这是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专题陈立群传奇,声震屋瓦的辩护人和依法保护人权的先行者。为您讲述陈立群在政治生涯之外,以自己的勇气和才华,最早实践法治文明的非凡故事,不能成为职业律师,陈立群并没有止于司法领域,如果不继续追踪她的生命历程,你就不能想象在异议人士、公民、辩护人、法律顾问和法律培训班辅导员之外,他还能怎样演化自己的人生。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北明:华盛顿手记/“年轻的叛逆者”陈立群传奇1

北明:华盛顿手记/四分钱开启逃亡路-陈立群传奇2

北明:华盛顿手记/声震屋瓦的公民辩护人-陈立群传奇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