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俗维基案牵出贪官 被曝涉酷刑与贿赂落马

0

 

广东茂名市公安局副局长、二级高级警长李土华被调查。(网页截图)

恶俗维基案因涉及酷刑及贪腐问题不断发酵,疑已有多名贪官因此被查。但当局一边抓贪官,一边打压被判刑者家长,被判刑的年轻人名字再度在看守所充值系统消失,显示案情并不明朗。

据广东茂名市纪委监委5月20日消息,茂名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二级高级警长李土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李土华是广东湛江人,1963年5月出生。2011年起历任化州市副市长,化州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2013年起任茂名市公安局副局长,茂南区委常委,茂南分局党委书记、局长。落马前为茂名市公安局副局长,二级高级警长。

目前官方没有通报李土华被查的具体原因。有些讽刺的是,2021年1月,李土华刚刚被茂名市政府授予“茂名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李土华积极参与了查办恶俗维基案,或是导致其落马的原因。茂名警方被指不顾国家领导人形象,让案情持续发酵,只顾自己立功发财,按住这个案子翻不了,不管老百姓死活。

5月11日,广东省委政法委副书记江楷鑫被通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也被指与此案有关联。另一名主管此案的广东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李春生,于今年1月当选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被指仕途到了尽头。

4月9日,中共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李春生被免去省公安厅厅长职务,其接替者王志忠是公安部特勤局副局长。

亲北京的港媒《星岛日报》在报导王志忠任职消息时介绍说,2018年机构改革,公安警卫部队不再列武警部队序列,改为公安部特勤局,由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兼任局长,王志忠成为其副手,负责各级党政机构以及大型活动的安保工作。

而王小洪被认为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铁杆亲信。早年习近平出任福州市委书记时,王小洪出任福州市公安局局长。2015年3月,王小洪调往京城。2020年4月,中纪委宣布公安部前副部长孙力军“落马”,执行行动的正是王小洪特勤局管辖的中央警卫团。

《北京青年报》主办的微信公众号“政知局”发文称,广东省公安厅迎新任厅长,系从公安部“高规格”部门“空降”。文章还提到,李春生此前也是从公安部“空降”广东省的。

知情人表示,李春生因处理习近平女儿信息外泄案,被控是涉制造冤案的黑手之一。广东茂名公检法联手炮制阴阳文件,将“恶俗维基”技术人员牛腾宇构陷为“主犯”,李春生被质疑为事件的幕后操控者。

此外,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网警大队大队长杨观耀据信已失联多日。知情人透露,其七部手机均为关机或无人接听状态,外界猜测可能他已被双规起来。记者尝试给杨已曝光的四部手机打电话并发短信,想确认情况,但没有回应。

杨观耀在恶俗维基案(1902136专案)中负责协调和缉捕工作,将25名年轻人送入监狱。

主犯是“选”出来的

知情人告诉大纪元记者,此案是由公安部督办的,茂名警方是承办方之一。当时出动大批警力抓人,每抓一个人就出动十几个人。

“恶俗维基”案肇因于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和姐夫邓家贵的个人资料,被海外网站公开,中共公安对分享海外网站链接的内地网站“恶俗维基”的人员动手,共有24人被捕。

2019年10月,孩子们被搞到佛山,北京国安经过调查后撤离广东,案子交给茂名警方负责。后来广东警方还搞过一个“感化教育名单”,准备释放一部分人,但检察院不同意,已经获得一等功的也不干了,为此多次开会,最后还是判了刑。

这个案子从开始抓捕,公安侦查半年多,检察院半年多,到了法院又是好几个月。未成年人已经关了一年多了。广东警方骑虎难下,干脆一错到底,不放人了。因为已经是超期关押。

知情人表示,牛腾宇被重判14年是临时决定的,之前通过律师传出消息,要判4年,当时定的是网络信息滋事罪。开庭前检察部门突然增加了两项罪名,一个是寻衅滋事,另一个是非法经营,单单一个寻衅滋事就判了八年。

警方被指根据他们的家庭背景、收受到的贿赂多少来量刑。牛腾宇是技术人员,而且是来自单亲家庭,没关系也没背景。据已经出狱的未成年组人员透露,他们遭受蹲马步等体罚,强迫写牛腾宇罪证的材料,他们是违心地写材料、做假证。


未成年组聊天记录传出。(知情人提供)

“牛腾宇家没给杨观耀送钱,把牛腾宇选成主犯也是因为这个。国内办案根本不尊重事实,主犯是选。这个案子就是谁钱多谁判得轻,挨打少或不挨打,谁没钱打得重。牛腾宇是各种酷刑都用上了。”知情人说。

办案之初,恶俗维基网站的站长顾某于6月14日就上了网逃名单。10月15号顾某被抓后,恶俗维基网站随即关闭。但顾某很快被释放。

恶俗维基网站创办人肖彦锐曾透露,顾某的父亲是上海教育局高层,母亲是浦东新区人大代表、阿里巴巴股东,且与前上海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关系密切,顾家“不缺钱,也不缺势力”。

龚道安于2020年8月落马。2021年2月10日,龚道安被双开,3月1日被以涉嫌受贿罪逮捕。而李春生被指与龚道安有联系,收受顾家贿赂。

“广东的高层很害怕,他们一手做了这个冤案,干脆搞重点儿——怕牛腾宇出来把真相说出来。这就是牛腾宇被重判的原因。还有这些孩子被搞成‘恶势力’,茂名警方为了立功,把案件无限拔高。”知情人说。

中共打击“精日”

大约在2018年、2019年,中共把恶俗、精日联系到一块,开始着手打击。

近日,大纪元曝光了中共内部文件《2017年以来工作总结》,该文件显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批示精神,按照沪宁同志(注: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坤明同志(注:中宣部部长黄坤明)批示要求”,2018年,政研室牵头组织立法惩戒“精日”分子问题的专题研究,起草了《加强立法惩戒“精日”分子研究报告》。

2019年7月,中共警方以抓捕“精日”辱华分子的旗号,抓捕大批恶俗维基网站的会员、管理员。

大纪元此前报导,当时全国抓捕了几百人,凡是在恶俗维基网站注册的国内用户几乎全部骚扰一遍。全国范围内进入刑事程序的88人,最终判刑的是24人。其中成年组15人,未成年组9人。

目前,当局一边抓办案贪官,一边打压家长。

知情人表示,该案二审维持原判,是因为一审已经错了,肯定要控制二审。判决书原件已经没收了,不准家人申诉,跨省打压家长,使用威胁、跟踪等手段。

近日,部分出狱年轻人的微信聊天记录流出。一张对话截图显示,年轻人的父母给警方送了钱。一个年轻人说:“我爸妈说也塞了钱给他,让他别搞我,所以就象征性看了下我被抓的设备。”

对话中还提到,牛腾宇一月份被打,被打到胳膊骨裂,三四个月才好。“开庭的时候,牛腾宇一直说自己被打,检察院直接出示了一个健康证明了事,牛腾宇要求排除非法证据泡汤,当了替罪羊,一坐就是14年。”


未成年组聊天记录传出。(知情人提供)

该聊天记录曝光后,茂名看所守内被关押的牛腾宇等人,名字再度从看守所充值系统中消失,至今下落不明,让案件更加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