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人士陈立群催人泪下的“母亲节随想”

0

陈立群女士催人泪下的短文“母亲节随想”

中国敦促联合国成员勿参加有关新疆活动

美参院法案应对中国拟设首席制造官

二战结束周年之际德政要缅怀纳粹受害者

部分汉人针对维吾尔族悲惨处境反思“汉人特权”

今天是母亲节。博讯新闻网和博闻社祝愿所有母亲节日快乐!首先,我们将献给观众朋友们一份特别礼物:纽约陈立群女士文章“母亲节随想”。

2006年,我拿到美国绿卡返回中国,但被中国政府拒绝入境,被无情原机遣返。我母亲在家里三天三夜没有合眼。最后,家人通过疏通关系,总算让我在写下保证书的前提下,再次乘机回家。当时,我的想法是只要能见到母亲,我什么都认了!

我在家陪了母亲一个星期。这时的母亲已经有中度老年痴呆,清醒时也总是非常惊恐,生怕我出事。一个星期过得很快,分别时我觉得就是生离死别,眼泪哗哗地流。但没想到,母亲却是出奇的镇静。她说:“妈妈一时不会死,你也不要哭了!我们还会见面的。”我不知道自己走了以后母亲是否哭泣,但我在十几个小时飞行中,一路不停流泪。不久,母亲跌倒骨折,躺在床上达六年之久。后来,她完全失去了记忆。

母亲过世时,我正在美国参与重建海外中国民主党,无法回家送终?过去每周,我都打几个电话给妹妹,第一句总是“妈妈。好吗?”妈妈过世以后,我的第一个电话打回去,竟不能言语,眼泪夺眶而出。因为妈妈已经不在了,家也没了。

每个流亡者都会经历生离死别,而我已经经历了5次。22年来,我的父母、大哥大嫂、二哥分别离世,我只能遥望家乡,把思念和哀悼寄予清风白云,把相见的日子预约在天堂……
今天母亲节,我特别想念妈妈。

接着,“言归正传大新闻”将为您带来四个新闻事件。

第一个新闻事件是中国敦促联合国成员国不要参加有关新疆的活动。

中国敦促联合国成员国不要参加下周由德国、美国和英国计划的有关镇压维吾尔族穆斯林和新疆其他少数民族的活动。

路透社7日的一篇独家报道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在6日的报告中写道:这是出于政治动机的事件,我们要求你的使团不要参加这次反华活动。中国指责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其中包括欧洲其他几个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和加拿大,都利用“人权问题作为政治手段来干涉诸如新疆的中国内政,制造分裂和动荡,破坏中国的发展。声明说:他们沉迷于挑衅与中国的对抗,并说挑衅事件只会导致更多对抗。

美国、德国和英国的大使将于12日在虚拟的联合国活动上致辞,人权观察执行主任肯·罗斯和国际特赦组织(另译:大赦国际,秘书长艾格尼丝·卡拉玛德也将出席。这次活动的目的是请联合国系统、成员国和民间社会讨论如何支持和倡导新疆突厥裔社区成员的人权。西方国家和人权组织指责中国当局在拘留营中拘留和折磨维吾尔人,美国称这是种族灭绝。1月,华盛顿因涉嫌强迫劳动而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和番茄制品。北京否认这些指控,并将难民营描述为打击宗教极端主义的职业培训中心。人权观察联合国主任路易斯·夏邦诺表示: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让政府保持沉默,但该策略失败了,因为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对中国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的犯罪行为表示恐惧和憎恶。

第二个新闻事件是美国参议院法案为应对中国拟设立“首席制造官”职位。

参议院委员会的领导人已经就5年内为基础和先进技术研究以及科学起草了1,110亿美元的折衷法案,这个131页的法案修订版还包括任命一名白宫首席制造官,以应对来自中国的日益激烈的竞争压力。

报道说,这个两党推动的法案将授权在5年内投入950亿美元,用于在人工智能(AI)、半导体、量子计算、先进的通讯、生物技术以及先进能源等关键领域的基础和高级研究、商业化以及教育和培训计划。这个名为“无尽的疆界”的法案是由参议员多数党领袖,民主党籍的查克·舒默,以及共和党参议员托德·杨等人发起的。该法案还将授权另100亿美元用于指定至少10个地区技术中心,并建立供应链危机应对计划,以解决诸如危及汽车生产的半导体芯片短缺等问题。修订后的法案版本还将创建一个由参议院确认的首席制造官职位,他将在总统行政办公室任职,并将领导新的制造业和工业创新政策办公室。该官员还将指导商务部建立供应链弹性和危机应对计划,包括供应链在大流行、生物威胁、网络攻击、极端天气、恐怖和地缘政治袭击及大国冲突等威胁下的抵抗和恢复能力。

该法案还寻求促进基础研究,以加速创新,推进关键矿物的开采策略和技术,从而消除对矿物和矿物材料的依赖,矿物和矿物材料可能会受到供应中断的影响。“无尽边界”法案还将阻止中国公司在没有得到豁免的情况下参与美国制造计划。该计划是政府和公司主导的工作,旨在提高工业竞争力,减少能源使用,并强化美国的国家安全。

第三个新闻事件是二战结束76周年之际德国政要缅怀纳粹暴政受害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结束76周年之际,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永远铭记受害者。社民党政治家表示,应设置中央纪念场所。

德国政府发言人赛贝特发表推文称,联邦政府总理默克尔表示:保持对在纳粹暴政时期丧生的千百万人的记忆,是我们的永恒责任。德国外长马斯推文感谢为把世界从法西斯主义中解放出来而冒着生命危险或牺牲了的千百万人。他警示说,法西斯主义迄今仍存在:不幸的是,即使在今天,法西斯主义理念也未完全泯灭。他表示,我们每天都必须捍卫民主和自由。德国外交部欧洲事务国务部长罗特在为门户网站撰写的一篇特约文章中支持在柏林设置中央纪念场所,以纪念所有纳粹暴政的受害者。这位社民党政治家写道:早该有这样的场所,我们需要有共同纪念所有受害者、铭志所有受影响国家的痛苦的场所。

纪念日之际,基民盟秘书长齐米亚克在推特上引用了德国前总统冯·魏茨泽克的话:我们本无理由,参加今天的胜利庆祝。但我们有足够理由认定,1945年5月8日是德国历史上一条错误道路的终结,蕴含着走向良好未来的一粒希望种子。1939年9月1日,当时的德意志帝国入侵波兰,由此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导致6000万至7000万人丧生,其中,600万犹太人成为国家社会主义种族狂热的受害者。抵抗纳粹联盟美国、苏联、法国和英国的军事干预最终迫使德国人投降。德方于1945年5月7日在法国兰斯宣布无条件投降;翌日,在柏林再次宣布投降。由此,欧洲战场战事结束。

第四个新闻事件是部分汉人针对维吾尔族悲惨处境反思“汉人特权”。

面对新疆维吾尔人遭受的残酷待遇,海外的一些中国汉人知识分子开始在社交媒体等平台发声,反思汉人作为主体民族,被中国政府的民族政策给予的身份优势。他们鼓励其他的海外汉人也能意识到自己在中国生活时拥有的隐性“特权”。

”人权观察”中国部工作的研究员王亚秋一直关注新疆维吾尔人的境况。但在中国浙江省长大的她坦言,小时候几乎没有见到过维吾尔人,也完全不知道少数民族所受到的歧视。不仅如此,她承认曾一度相信少数民族受到了比汉人更优等的对待,比如高考加分。

“这其实说明了压迫和歧视的严重性,严重到主体人群都不知道这是一个问题,”她对美国之音表示。

但来美国上学后的经历改变了她的看法。她说,在学校上课时使用不是自己母语的英语增加了学习的难度,让她联想到了在中国不以汉语为母语的少数民族。与在美国的王亚秋一样,那些少数民族的孩子需要通过掌握一门第二语言才可以在中国成为升学或是应聘的有力竞争者。

尽管王亚秋是移民,而维吾尔人是在中国长大的公民,但她对学习并使用第二语言的困难感同身受。

人权律师滕彪20年前开始参加中国境内的的一系列维权活动、并因此被中国当局秘密关押和折磨后,他于2012年离开中国。

滕彪表示,在去年“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和今年的反对亚裔仇恨活动中,他都有发声表示支持。但他希望,在美国支持这些种族平权运动的汉人也能以同样的角度去思考汉人与维吾尔人之间的关系。

滕彪解释说,他并不满意“特权”这个中文翻译。在中文语境下,“特权”更多得是指政府官员拥有的特殊权力,常指代政治腐败。他担心这样的翻译无法准确反映“汉人特权”的真正含义。

他认为,女权主义者提出的“性别红利”概念可以有效地帮助理解“汉人特权”的意思,即个体因为所拥有的民族或性别身份而自动成为了一个社会中占有强势地位的一方。正如男性常常意识不到女性所受的歧视或压迫,滕彪说,汉人也常常看不见少数民族所经历的不平等。

“汉人当然有特权,”他说,“只不过如果你对其他民族的生活、压迫、恐惧缺乏关心的话,或者对整个社会现实缺乏反思的话,你是意识不到的。”

滕彪认为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在中国社会里受到的歧视是显而易见的。除了王亚秋提到的必须使用第二语言参加考试和应聘工作外,滕彪还说到了维吾尔人会因为民族身份而被酒店拒绝接待,导致寸步难行,基本失去旅行自由,而且中国在新疆大规模建造的“再教育营”针对的也是维吾尔人,鲜少有汉人被强迫送进这些机构的案例。

著名维吾尔活动人士、世界维吾尔大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同样这么认为。他还表示,并不是所有反对专制的汉人都能够平等地看待维吾尔人。“河南一个农村里头的,甘肃一个农村里头的汉族人,他需要给我们道歉吗?不需要。不必道歉。他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维吾尔人。他需要反思吗?他在那个一亩三分地里头奋斗一辈子,也就还是那一亩三分地,他需要反思吗?我觉得他也没必要反思,”他说。

2021年5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