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孩政策:在中国大城市养一个孩子要多少钱

0
21
Beijing, CHINA: Young Chinese children dress up as US fastfood chain Kentucky Fried Chicken’s Colonel Sanders look-alikes during a store opening ceremony in Beijing, 12 April 2006. As China’s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brings more wealth to many of the nation’s 1.3 billion residents, many are spending more on food, as last year Chinese spent 780 yuan (96 USD) per capita on food, 135 times more than in 1978, when the country was beginning to emerge from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AFP PHOTO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AFP/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当局5月31日宣布,已婚夫妇最多可以生育三个孩子,这是在最近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出生率急剧下降后,继放开二胎限制政策后的又一个重大转变。(AFP/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宣布三孩政策后,引发各界关注。路透社周二(6月1日)的报导,计算了在中国大城市养育一个孩子的大概成本,高额的养育成本使许多想做父母的人望而却步。

中共当局周一(5月31日)宣布,已婚夫妇最多可以生育三个孩子,这是在最近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世界上人口最多国家的出生率急剧下降后,继放开二胎限制政策后的又一个重大转变。

中国的生育率已下降到每个妇女平均只生育1.3个孩子,显示北京自2016年取消一胎计划生育政策的效果不佳。

中国国内网络上对开放三胎政策的大翻车言论,体现了民间对生育政策的不热衷,更反映中国百姓生活的压力与不自主。

生育费

在中国公立医院的分娩费用,包括产前检查和分娩,通常由国家医疗保险支付,但公立医院的卫生资源紧张,更多的准妈妈转向私人诊所,这些诊所的收费可能超过10万元(人民币,下同)。

富裕家庭通常还会在生下孩子后雇用一名保姆,即月嫂,在新生儿第一个月照顾母亲和婴儿,费用约1.5万元。

一些新妈妈们也纷纷涌向提供专业护理和服务的产后中心,在北京王府井地区这样的一家机构,每月费用在15万至35万元之间。

住房和教育

中国大城市家庭都愿意给孩子喂食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进口奶粉,并将孩子送到早教儿童中心;富裕父母希望在好学区购置公寓,如北京海淀区的住房平均价格已经超过每平方米9万元,与纽约曼哈顿的住房中位数价格相当。

因为没有户口或居住证、没有资格上公立学校的孩子就必须上私立学校,每年的费用在4万到25万元之间。

身为父母后,生活的大多数支出都是为他们唯一的孩子进行教育投资,为孩子们报名参加私人辅导和课外活动,如钢琴、网球或国际象棋课程。

因竞争激烈,中国育儿圈里流行一个词——“鸡娃”——指的是父母通过给孩子报课外班来给他们打“鸡血”,让娃具有竞争力。

跟“鸡娃”对比的,还有“牛娃”、“青娃”。“牛娃”是指能力突出的孩子,“青蛙”又称普娃,指成绩等各方面比较普通的孩子。

根据2019年上海社会科学院的一份报告,上海静安区的普通家庭,每个孩子从出生到初中毕业(15岁)的花费将近84万元,其中仅教育费用就有51万元。

报告说,上海静安区和闵行区的低收入家庭,即年收入低于5万元的家庭,将70%以上的收入用在孩子身上。

高昂的育儿费用和本身作为独生子女成长承受的压力,以及对即将抚养父母的预期,都使许多年轻人不愿意有孩子。

2021年社交媒体上体现年轻人观点的新流行语就是“躺平”,指年轻人出于对国内压抑的工作文化的失望,与其跟随社会期望坚持奋斗,不如选择“躺平”的处事态度,提倡具体做法包括“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及“维持最低生存标准,拒绝成为他人赚钱的机器和被剥削的奴隶”。

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20年5月在全国人大闭幕后的记者会上罕见公开说:“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中国最新的人口普查结果是,总人口为14.1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