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华盛顿手记/没顶之难-陈立群传奇8

0

华盛顿手记/没顶之难· 陳立群传奇8 - YouTube编者按:20183月,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北明女士在专题节目华盛顿手记对异议人士陈立群女士进行了一场专访,并分成九个片段陆续播出。这里是根据采访节目整理的文字版,也将根据原标题和内容陆续在光传媒刊出。

陈立群:连续几天联系不上,这个很反常。有一天我的手表表带断掉了,手链也断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脖子上挂的珍珠项链也断掉了,都撒在床上。就发生在11月初的一两天里面。我就给在纽约的朋友王一飞打电话,他说,大陆那边他们都出事了,他们都被抓起来了,一人一辆车、两个押一个全部都带走了。

北明:上次这个节目我们看到陈立群残疾女子被多次的打压之后,她终于转换战场,来到多米尼加开拓中国的市场,她借助经济改革之风,联络起了大陆的学界,官方和民间三股力量准备扬帆起航,同时她无视历次的教训,在开拓经济市场的时候,又再度直接参与到了政治反对运动中,这一次是帮助组建反对党,而且是公开的组建。

1998年是中国自8964之后又一个民主自由风动云涌的时期,在陈立群的努力下,多米尼加中国小商品集散地势在必行。在陈立群和她的同事们的努力下,公开注册的中国民主党应运而生。听上去不可思议。

北明:不过我这个主持人是不敢乐观的,所以你这次成了职业革命家了,你帮着组党,然后你也开拓生意,可是在中国我们谁都知道,49年之后,虽然它是有宪法,但是实际上民间的机构组织社团根本没有任何生存的空间,也没可能,因为49年之后他就全部都打压了,都消灭了,都斩草除根了。中国几乎没有任何民间机构了,所以你们组党后边肯定要有故事,我觉得这不可能让你们公开组党,到现在中国也不可能的,这就是一件在当局来说就是违法的事情,你给我讲讲以后是怎么回事,组党到底怎么回事了,而且你这多米尼加的生意又如何呢?

陈立群:组党这件事情,就是反对派走到这一阶段,我觉得是一个升华。知道拿中国的法律比如说像社团法,它是一个一本正经的法律是吧?宪法根本不用说,我们完全按照法律来跟他进行公开的斗争,就是跟你共产党公开的叫板。这件事情,我认为在反对派的历史上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件事,就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

北明:因为你们这些人中很多人做过律师对吧?在这10年之间已经按照中国的法律都已经有很多的实践了,所以你们这么做也不是偶然的,我想不是偶然的。

陈立群:对,因为我们还有一位叫王培剑的先生,他是北大法律系毕业的,他当时是章程和宣言主要的执笔人起草人,他对法律都是非常精通的,他后来也是受到很残酷的打压的。

开了一个会以后我就去了加勒比海了,拓展生意速度很快,谈的项目也很多。比如建一个溜冰场,溜冰场里面再建一个冰雕群,跟哈尔滨的一个冰雕公司谈的,他们愿意到这边来投资。这边我找了一个很大的酒店老板,是个英国人,他在那里有很多土地,他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他也愿意出土地,也愿意来投资项目。势头非常好,还有一个多米尼加的首府圣得多明哥市长的弟弟是做药材生意的,他说我要想在中国进口抗菌素,他说你能不能做。因为多米尼加那个时候跟中国没有外交关系,他们很想到中国去做生意,可是因为没有外交关系,不知道怎么去做,一看来了一个中国人,是做生意的,很多人就闻风而动,都要求跟我见面来谈生意。还有就是谈在那边建一个市场,那边也是通过关系找到圣得多明哥的市长,他说他去找移民局的人来谈,你那边的人如果过来在我们这边搞小商品批发中心的话,我们可以给他签证,可以移民到多米尼加。那时候中国已经有很多人想出来做国际生意了。

北明:你又走在前面了,立群是吗?

陈立群:对,全球化给中国的机会,邓小平说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所以在经商方面就有很多的空间了。在我们浙江,一些人也是走在比较前面的,比较超前的。反正当时谈了好多,还有因为我去的那一年多米尼加遭遇了一场飓风,有很多房子的屋顶被掀掉了,所以那边的建材生意也非常看好。可以做一些瓦片、水泥、瓷砖的生意,他们那边的房子没什么装修的,我带去很多样品背都背不动。

后来超重了,我自己身上又背了一个很重的包,各种的水泥样品,还带了很多那种catalogue就是那种说明书,很多灯具的产品目录,带很多东西过去,所以他们对我带出的样品也很感兴趣,当时很多人来找我谈,我经常要打电话回去,跟我先生联系,说我现在谈到什么程度,我需要什么样的资源,他们还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你们要准备什么样的样品等等。

到了11月初的时候呢我往回家打电话,合伙人黄河清的太太说他出差了,后来我再打电话去问他去哪里,为什么几天都联系不上,她说他可能去北京开会了,她也不告诉我什么事情,我先生我也联系不上,另外两个合伙人也联系不上。

我当时预感到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过去因为李力的事情,李力曾经来杭州跟王有才见面,这里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当时有点迷迷糊糊,有一天我的手表表带断掉了,手链也断了。有一天早上起来,脖子上挂的珍珠项链也断掉了,珍珠都撒了一床。

那两天就十一月初的头一两天里面。手表带儿、手链儿、珍珠项链儿都断了,出什么事了?我出国之前黄河清曾经跟我讲,他说你一个人任务很重,你跑到多米尼加这样的地方去,我们也都不熟悉的。万一啊有什么困难你就给在纽约的王一飞打电话。王一飞也是我们七九的老朋友了,他也到过杭州,上海我们也见过几次,很熟悉的。你要万一有什么事情你就给王一飞打电话。

北明:万一这个简化词语的直接意思是万分之一,它描述的是一种事情,只有在极小的可能性和极其偶然的情况下才发生,但是在中国的专制制度下追求自由,所有都意味着一万,所有的反抗,必然受难。这就是陈立群和他的同道们的一条不归之路。

陈立群:我一想不行,我这连续几天联系不上他们,这个很反常嘛!我就给王一飞打电话,正好他在家,他问你在哪里?我说我在多米尼加。他说河清他们都出事了。

北明:真的出事了。

陈立群:我问出什么事儿了?他说他们都被抓起来了。

他说民联阵自民党主席王策偷渡回国被抓了,一批人全部都被抓了。那时候我说不对了,我的先生肯定也抓起来了,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肯定的,因为我给我先生打电话的时候他也不见了,上海说他在杭州,杭州我的妹妹说他在上海。因为我们家在杭州,所以上海以为他在杭州,杭州以为他在上海,他被抓了几天,两边家里人都不知道。

北明:所以这次被抓是因为王策他自己闯关回国,他回去是为组党的事,是不是?

陈立群:对,之前李力到过杭州与王有才面唔,曾经给王策发了信息,报告和王有才谈得很好,所以王策就亲自回国,与新组建的反对党进行联系。王策是没有中国护照的,他本来就是海外的反对派领袖,他也不可能拿到签证回国的,所以他是偷渡回去的。

偷渡回去以后找到黄河清,黄河清知道我已经在多米尼加了,他去找我的先生,我先生就去把王有才约出来,在西湖边玉泉的一个茶室里面,他们就见面了。

分手以后,我先生、李力、王策三人一起直接到杭州笕桥飞机场,王策准备了一个三十年不变改良案要到北京去上书,改良案大致精神说,共产党执政三十年,在三十年以后慢慢过渡到民主制度。他买好了杭州去北京的飞机票,去杭州笕桥机场上飞机。他们到了笕桥机场,在休息室里面买一点东西吃的时候,突然几辆警车开来了,把王策、李力还有我先生三个人,一人一辆车,两个押一个全部都带走了。

这一边是王有才,他是骑着自行车的,一转身就被警察撂倒,就把他带走了。

黄河清跟王策有一个约定的,两小时联系一次,如果联系不上就说明出事了。

后来了解到的情况,黄河清在联系的过程当中发现怎么信息断掉了,谁也联系不上了。

黄河清就知道出事儿,黄河先就把他们出事的消息马上就发出来发到海外。

所以他们出事的当天台湾就报道了,然后黄河清说他刚刚把传真发出,那个时候是传真,刚刚发出,紧接着黄河清也被抓了,黄河清被抓以后,后来我们那办公司的两个合伙人,也是温州人,也先后被控制起来了。所以我打电话一个都打不到,那么从11月初他们被抓以后,中共对中国民主党的镇压就是全面开始了。

当时王有才被判了11年徒刑,王策被判了4年徒刑。

黄河清和李力因为他们都是西班牙的居民,他们被关押了几个月以后,后来都被驱逐出境了。

我先生也被关押了36天,其他的那些朋友也都分别被关了一段时间,后来就放掉了,实际上就是判刑的,最终王有才判了11年,因为他是中国民主党的发起人之一。

好了,我联系不上他们了,我一个人在多米尼加折腾得再大,越大跌得越死。后来什么消息都没有了。

王一飞告诉我这个事情以后的第二天,有一位姓冯的冯先生,他因为有家属在美国,他从纽约回美国,我们一批人去飞机场接他,接他的时候他带了一大捆的世界日报等中文报纸过来,在多米尼加没有中文报纸,我看中文报纸放在我手边,我随手拿起一张看,翻到第一条消息就是关于中国民主党王有才因组党被抓捕,然后里面提到王策、李力。

北明:头版头条啊。

陈立群:头版的,应该是在头版。

我当时一想这个事情怎么办?不能让我的合伙人知道,我就把这张报纸偷偷折起来放到包里面。再过了几天,他们也都知道了,我在多米尼加的合伙人,他们都知道了这件事。

北明:他们怎么知道的呀?

陈立群:冯先生拿回去的报纸,我估计我拿掉的那一张以外,可能还有新岛或者其他什么报纸,他是卷了一大捆的中文报纸回来的。

北明:他们知道跟你有关系吗?

陈立群:因为我们的公司把合伙人名字都给了当地的跟我们谈合作的这些人的。那个时候多米尼加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所以我把合伙人的照片、个人资料都交给他们,办理签证要用的,如果说我这里谈得好的话,他们都会过来,所以我们每个人的名字他们都熟悉,一看全都是要跟他合作的人的名字都在报纸上,我先生的名字也在报纸上。

然后他们就来找我,说陈总,你的朋友都出事了,

北明:不是你告诉他们,是他们来告诉你来了。

陈立群:我哪敢告诉他们。我还在那撑着。哪敢说?我如果说了,以后怎么办事情,而且又不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

他们也知道中国大陆这种政治运动起来的话,你没有办法。他们知道就是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他们安慰我说:陈总你不要担心了,你先在这里待着,后面的事情我们再想想办法吧。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时候真是一筹莫展。联系的那些业务等于是都一下全中断了,不能继续了。还不断的有外面的人来联系,他们要跟我谈生意,我那个时候是一点心思都没有,怎么办?

没有办法了,国内没人了。国内没有人接应了,而且这么大的事一出的话,我要再去找另外朋友也不可能了。找另外朋友也要牵连到人家了,组党的事情是太严重了。

北明:你们当时也没想过组党跟做生意这俩一块弄,他互相影响,哪怕先赚点钱,赚了钱以后再慢慢组党呢。

陈立群:就是不可能面面俱到,我们也不可能很滑头的来躲避一些事情,那时候觉得这件事情好,我觉得组党这件事情好,那就冲出去就去做了,根本就不考虑后果。

北明:而且都是那么公开的。

陈立群:如果说考虑后果的话,我们一开始那么多年的时间让你来考虑后果,你那些活动都可以不参加。所以好像是血液里的这种东西啊就很难改变的,我现在都60了,回头来想想这些事情,哪一步你都可以收手,你都可以不做。但是不可能。每当这一个一个风头过来的时候,你都情不自禁的就被卷进去了。

北明:这个事情发生以后怎么处理,总得后来怎么继续。

陈立群:后来我没有办法了,我就联系我在多米尼克的朋友。他们也知道,他们也在电脑上看一些新闻,而且都是杭州人,我这边出那么大的事儿,杭州的一些朋友知道了,也会传到他那里。所以他知道了,他说你要不要到这边来?你在多米尼加,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你怎么办?我这边再怎么样,我们还有一个窝,有地方住,我这里还有一个店在开着是吧?养一个人没问题。你怎么样?你过来吧!我说好啊!他给我买的飞机票,把我从多米尼加就接到多米尼克去了。

北明:时年陈立群41岁,结婚已经11年,早已在杭州安了家,这一次因为公开组党行动,准备一国起航的生意伙伴和草创的中国民主党两班人马全军覆没,不仅家散了,连国也回不去了。即便再度转移,即便是海外的同乡好友,毕竟不是久留之地。陈立群成了断线的风筝,失去了方向。

陈立群:知道我的情况以后,纽约的老朋友王一飞去找了中国人权的主席刘青,刘青也是79年的,他是79年坐过牢的,他对79年的那些朋友就特别有感情。刘青说她一个人在多米尼克怎么生存,看看能不能营救来美国。刘青这个时候给我想办法了,他也给我打过好几次电话,问了我一些情况,也让我写了一些东西传真给他,叫我不要着急。

那个时候刘青还跟我说,那我给你寄点钱过去,我说钱不要,我说我这边有朋友在,我说我生活应该没问题的,我说我不要钱。

后来刘青跟我见面的时候还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立群你说的你不要钱,我就觉得我一定要把你救出来。后来在刘青的帮助下,我在99年的四月我到了美国了。也是在刘青的帮助下,他帮我请了免费的律师,帮我申请了政治庇护。

北明:美国独立自由的立国精神和民主人权的价值,最明显的体现在国家的移民政策上。纽约曼哈顿那尊巨型的自由女神雕像底座上,刻着国家的犹太诗人艾玛拉扎尤斯的诗句。诗句说他是流亡者之母,向全世界召唤。

来吧,交给我。你们拥挤土地上不幸的人们,穷困潦倒而渴望呼吸自由的悲惨众生,连同那些无家可归四处漂泊的男女,我高举明灯为你们守候着金色的大门,陈立群和350多年以来来自世界各地的躲避迫害,投奔自由的人们一样,属于这一盏明灯注定要照耀这一扇大门,注定要为之敞开的那一类人。

北明:美国会给你政治庇护,像你这样的你还有这么多的故事。应该是很快是吧?

陈立群:对,我就是问话就通过了。

移民局问话的时候就通过了。移民局的官员跟我说,就凭你因为是残疾人,所以不给你考大学,不让你工作,不让你考律师执照,就凭这些你就可以申请政治庇护,更不要说你曾经参加过那么多的政治活动,尤其是最后的组党。那个时候组党的事情是一个很热门的话题,移民官说我们欢迎你留在美国,就给了我身份。准备的时间比较长,因为我请的是免费律师,他们要用业余的时间来帮我做准备。批下来很快,递进去以后,大概就是一个多月就批准了。

北明:在中国人权主席刘青先生的鼎力帮助和支持下,陈立群在一生四度逃亡之后,在美国正式开始了一种古往今来人类称为流亡的生活。中国当局从此在自己的版图上彻底扫除了政治精英、法律专家和商贸能手,不屈不挠,追求公益,法治和经济建设的惊世之才,身残志高心地善良的女子,你成为正式的美国的政治难民,你在美国怎么生活下来,当时还有人继续帮你吗?

陈立群:在多米尼克我朋友就给我一份工资,我来的时候我那朋友还另外给了我一点钱,但是也很紧张,租一个房子 house的阁楼住下来了。

北明:背负大陆的沉重失败,面对一个从文化到语言完全陌生的世界,她还是一个残疾人,陈立群前面的路怎么走?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北明:华盛顿手记/“年轻的叛逆者”陈立群传奇1

北明:华盛顿手记/四分钱开启逃亡路-陈立群传奇2

北明:华盛顿手记/声震屋瓦的公民辩护人-陈立群传奇3

北明:华盛顿手记/“她别撞到我手上”-陈立群传奇4

北明:华盛顿手记/单腿鹤的商贸奇迹-陈立群传奇5

北明:华盛顿手记/屡扑屡起九死还魂-陈立群传奇6

北明:华盛顿手记/他乡还魂 本土组党-陈立群传奇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