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海风: 中共追求“万国来朝” 所引发的思考 ——中共输出革命祸害华人战狼外交败坏中国形象

0
26

核心提示:在中国,历朝历代都视“万邦来朝”为国家强盛的一种表现,也是中国历代君王所追求的的功绩。“万国来朝”景象是中国古代朝贡体系(传统外交模式)的产物。其大意就是“你认我为老大,经常给我进贡,当你有事时,我就会出兵来保护你”。这种朝贡体系在中国存续了几千年,尤其在唐、明、清三朝更为盛行,并在明朝达到了顶峰。中共建政72年来,由于当权者对“万国来朝”情有独钟,为追求这一目标,中共几乎是不失耗尽本国的民脂民膏也要花钱雇一批穷兄弟来“朝贡”, 借此来享受那种 “万国来朝” 的 快感。然而,由于中共的执政行为历来与人类文明为敌,从而导致他们所追求的“万国来朝”不仅没有实现,反而招来一次前所未有的“万国来剿” 。

隋炀帝:饿死事小,面子事大

“万国来朝”, 这个词首见于对隋炀帝杨广统治时代的记述。隋炀帝即位后,他急于要在短时间内成就自己的“圣王之业” 。于是,隋炀帝就把四夷宾服、万国来朝当作他的外交目标。为此,他对外不失发动侵略战争,以武力逼迫周边小国前来朝贡为了营造万国来朝盛世景象,公元605年,隋炀帝邀请了西域诸国、吐谷浑、突厥等各国首脑来参加“洛阳峰会”。 为了召开这次峰会,刚即位不久的隋炀帝动用了两百万民力,下令在十个月内建成了奢华无比的东都洛阳。

为了让各国来宾看到隋朝的繁荣景象,按照隋炀帝的要求,洛阳的定鼎门大街被开辟成露天大戏场,五万名乐工在这里通宵达旦表演各种节目,持续了半个月。东都的市场也被整饬一新,连卖菜的店铺里都要铺上地毯,供胡人免费吃喝取拿,由朝廷私下买单。更夸张的是,隋炀帝还命令用丝绸将路旁的树木缠起来,赤裸裸地炫富。

看到这种场景,当时有胡人就问陪同的隋朝官员:“我看到贵国家有很多百姓连衣服都穿不上,为什么不用这些丝绸给他们做衣服呢?难道贵国的百姓还沒有这些树金贵吗?”官员竟无言以对。

隋炀帝杨广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把富国治成穷国的典型人物,他所追求的万国来朝盛世景象只是一场“春梦” ,当他醒来时,十八路反王就兵临城下,最终逼其自缢而亡。最终,他给世人留下的只是一个历史反面教材。

唐朝:栽得梧桐树招来金凤凰

唐朝皇帝李世民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李世民主政后,他总结了隋朝杨广的经验教训,后来他成就了一代明君。

唐朝李世明时期是继隋朝后真正受到万国来朝的一个王朝。他以其开明大度的社会风气,领先世界的文明成果,引来四野八荒的朝贺。据《唐六典》记载,当时向大唐帝国朝贡的国家累计多达三百余个,甚至远在今俄罗斯东北堪察加半岛的流鬼国也遣使入朝进贡。到唐玄宗时期只剩下70多个国家。

与隋炀帝杨广不同的是,唐朝之所万国来朝,不是刻而为之,而是唐朝当时本身就是世界各国君王学习的榜样。其主要表现在:朝庭治国奉行仁义礼智信、经济总量世界第一、政治清明、鼓励民众监督政府、鼓励各级官员向中央直谏、精兵减政、重民轻税、百姓富裕、社会安定、商业繁荣、对外开放、文化注重多元化、官民关系和谐、民众信仰自由、民族政策统一、讲究文明外交、军队强大、科技发达、工业发达、注重教育、朝庭和各级官府禁止铺张浪费、皇帝不搞个人崇拜、注重法治、保障民权等。

唐朝之所以有万国来朝的盛世景象,李世民对内靠不搞独裁暴政,对外不靠撒币外交和战狼外交。他讲究的是:栽好梧桐树,引来金凤凰。他认为,只要把国家治理好了,本国各族安定团结,世界各国自然就会找上门来交朋友。

明朝:靠“薄礼厚回” 换取“万国来朝”

据《明史》记载,明朝为鼓励各国前来与中国交往,朝庭规定:“四夷朝贡到京,有物则偿,有贡则赏,薄礼厚回。”为获得明朝的厚礼回报,周边国家纷纷带着本国一些土特产和艺术品来给中国朝贡。但中国皇帝的回礼都是实打实的硬通货。如:金钱、丝绸、瓷器等贵重物资。也就是说,别国每次来朝贡,都会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

明朝嘉靖二年,日本为争夺来中国朝贡的权利,在宁波发生了著名的“宁波争贡”事件。两个日本使团来到中国,为了能够向明朝皇帝朝贡,互责真伪,发生冲突,为平息骚乱,甚至导致明朝的备倭都指挥使刘锦战死。

日本两个使团争夺朝贡权利,不是说日本人对明朝皇帝有多么崇拜,而是一种利益的争夺。在明朝朝贡体系中,即使是日本也发现了,朝贡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每次朝贡,作为“天朝上国”的明朝肯定都会赏赐价值远超贡品的物件。根据史料《大乘院日记目录》记载,每次日本使船回国,周围民众都会欢呼雀跃,“朝船归,宣德钱到来。”就是对这一景象的描述。

嘉靖年间的“宁波争贡” 发生事件后,致使中日关系急转直下,后来日本为了获取巨大利益,开始在东南沿海屡犯中国,也就是明朝历史上著名的倭寇入侵事件。

从“宁波争贡”事件可以看出,来中国朝贡的使团,不一定都是正规使团,也有许多是由商人冒充而来,只为获取利润罢了。

万国来朝现象确实提升了中国的影响力,促进了明朝与周边国家的文化交流,加强了明朝与各个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尤其是明成祖时期,朝庭派遣郑和七下西洋,开创了一个万国来朝的外交局面。但这种靠“薄礼厚回” 换来的“万国来朝”, 它对国家财政也是一种巨大的负担。无论是对外赏赐还是安置庞大的使团,都需要耗费大量的钱财,更不用说那些商人骗子。

这种朝贡制度甚至还引发了明朝的“土木堡之变” 事件。明朝初期,蒙古国向明朝进贡了一些马匹,以换取厚赏。但由于蒙古进贡次数过多,明朝掏不起钱回礼。便让他们少来几回,蒙古人却偏偏不听,于是,太监王振就故意压低回礼,结果就激怒了蒙古人。为报复明朝,蒙古国就派军队入侵明朝领土,这就是历史上的“土木堡之变”。

小结:隋朝、唐朝和明朝其三者的万国来朝各不相同。隋朝的万国来朝是靠武力逼迫各国前来进贡,你不愿来我就打得你来;明朝的万国来朝是靠“薄礼厚回” 换来的;而唐朝的万国来朝既不靠打,更不靠金钱去收买,唐朝靠的是栽好梧桐树引来金凤凰的治国理念。

毛泽东:靠输出革命和割让土地换取外交

在毛泽东时代,他对万国来朝更是情有独钟。毛的外交手段很简单:只要你认我做大哥,要钱给钱,要地给地,要粮给粮,要枪给枪,要军队我就派军队。但前提是,你必须要走中国道路。如果你不认同我的政治路线,我就天天利用报纸、广播骂你,也决不与你外交往来。这是一种典型的黑社会外交。

1.毛时代与中国交往密切的国家:苏联(后来断交了) 、朝鲜、越南、堜埔寨、古巴、外蒙古、印尼、刚果、几内亚、马来西亚、缅甸、老挝、阿尔巴尼亚、文莱、法国、埃塞俄比亚、荷兰和智利等国。

2.毛泽东的割地外交:为组建反美同盟和反苏同盟,毛泽东执政27年分别对苏联、缅甸、越南、朝鲜、尼泊尔、巴基斯坦、印度、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文莱等国以土地换取外交。据媒体统计,毛泽东向周边国家大约割让中国领土250多万平方公里。

3. 毛泽东对外输出革命换取外交。中苏交恶后,中共越来越害怕自己被全世界所孤立,开始大力支援东南亚与拉丁美洲等地的共产党或共产主义政权。从1960年代开始,中共在东南亚地区大力输出共产主义革命,援助了包括印尼共产党、马来西亚共产党、越南共产党、柬埔寨红色高棉、老挝共产党、泰国共产党、菲律宾共产党、缅甸共产党在内的各国共产党组织和游击队,导致部分地区排华情绪严重,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如:1967年,印尼中共代言人苏加诺被迫辞职后,由反共领袖苏哈托接任总统。他在反共清洗中,除了消灭印尼共产党分子以外,亦由于中共的参与,导致大量华人被当作共产党分子处决。据学界统计,当时大约有50万印尼华人在此次排华事件中丧生。对此,而中共当局却公然表示“不干涉印尼内政”。 为反共防共,印尼政府严禁华人在公开场所讲华语、开办华人学校、使用华文姓名、不能进入政府机构工作。此后印尼屠杀华人事件又多次重演。1951年-1953年,中共抗美援朝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伤亡达50多万人。1975年,中共向柬埔寨红色高棉输出革命,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在毛泽东思想的影响下,推行了一条比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更为左倾的路线,进行了“红色高棉大屠杀” 。据学者统计,这场大屠杀造成数百万柬埔寨人死亡,其中华裔死亡人数达50多万人。直到今天,中共仍然不敢提及这段历史。此外,毛泽东还向当时的阿尔巴尼亚、法国、埃塞俄比亚、荷兰、日本、新加坡和智利等一些左翼势力强大的地区输出革命。

4. 毛泽东不顾国人饿死也要对外援助。1958年至1963年中国大闹饥荒, 据媒体统计,在这5年间中国饿死4000多万人。就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还在花钱买外交。如:1960年10月5日,周恩来接见朝鲜副首相李周渊, 同意援助朝鲜10万锭的棉纺设备和4.2亿卢布;1962年,为满足朝方急需,中国将自己建成尚未使用的邯郸第三、第五纺织厂的设备全套拆往朝鲜;1960年, 中国援助非洲国家几内亚1万吨大米、刚果1万吨小麦和大米。

5. 毛泽东的战狼外交。文化大革命时期,在受极左思潮的影响下,中国外交不仅对外输出革命,亦强硬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甚至认为“毛主席是世界领袖” 。在这期间,中国在已建交或半建交的40多个国家中,与近30个国家发生了外交纠纷、与部分国家恶化到断交的地步,导致中方许多合作与援助暂停,同时造成中国形象受损。如:1967年夏, 红卫兵“火烧英国代办处事件”,英国驻华外交人员亦遭到殴打,这是中共外交史上很严重的一起涉外事件。此外,还发生了焚毁蒙古驻华大使专车事件和王府井“围攻外宾事件”等。

纵观中国历史,毛泽东的外交行为比历上上任何一个朝代都要恶劣,他对中国及其同盟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远超隋炀帝杨广万倍。

邓小平:奉行务实的外交政策

1978年-1989年是邓小平实际掌权时期,邓是一个有名的实用主义者。在外交方面,他彻底摈弃了毛泽东的外交理念,不追求万国来朝的虚假外交。他对中国的外交工作提出28字方针:“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有所作为。”他对外主张:“不扛旗、不打头、不结盟、不干涉别国内政” 。邓小平曾多次提出:“中、美、苏(俄) 是大三角的关系,中国在苏美两国之间将保持中立。” 他主张与西方改善关系。

1978年11月,邓小平出访新加坡与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举行会谈。期间,他重申:一是改变保守自闭,主张对外开放,引进外资;二是接受李光耀的建议,不再搞革命输出。此举大大地改善了中国的对外关系。此后,中国大陆不但不随意对外援助,而且还大量接受发达国家的各类援助,香港、澳门和台湾也提供了大力支持和援助。

江泽民:继承了邓小平的外交路线

1993年-2002年是江泽民执政时代。他继承了邓小平的外交政策,此人虽然爱自我表现,但并没有去追求所谓的万国来朝景象。

江泽民主张:“中国越发展、越开放,与世界的联系越紧密,就越需要一个长期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 。他执政期间,中国的外交主要以经济合作为主题;这段时间的中国与亚洲国家展开经济合作,也围绕着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与发达国家展开谈判。

在中美外交方面,中国避免了与美国的正面冲突,避免了美国对华政策转为对抗,为21世纪的中国经济发展争取了宝贵时间,尤其是争取了克林顿对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支持。

在中俄外交上,江泽民也饱受争议。他和俄国签署了两个条约(网友称卖国条约),一个是1999年底和叶利钦签署的中俄边界“议定书”。这个条约对以往俄国强迫中国签署的所有不平等条约一律没有提及,等于用这个新条约方式对俄国过去割占的144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给予法律上的认可和确定。第二个是2001年7月江泽民和普京签的《中俄友好条约》,该条约对1999年的那个边界条约给予认定。使中国彻底失去了对俄国追讨这些领土的法律依据。

胡锦涛:开始追求万国来朝景象

2002年-2012年是胡锦涛执政时期,这个时期的对外关系总体平稳,没有出现较大的政治性冲突。胡锦涛推行睦邻友好政策,主张全方位外交,重视对东南亚的中国周边邻国改善关系。中美、中日、中俄、中欧间的关系也比较平稳。然而,在他的骨子里也热衷于万国来朝的盛世景象,尤其是在他的第二任期,在宗教自由、新闻自由、人权和个人财产保障方面开始全面倒退。为此,他被美国杂志《大观》评为2005年的十大独裁者,排名第四位,2006年降至第六,其后数年均名列在前十名内。

无国界记者指责胡锦涛以“和谐社会”为借口阻止中国出现自由媒体,把胡锦涛列入“新闻自由掠夺者”名单。2012年,“无国界记者”报道,胡锦涛下令囚禁了68名网民和30名记者,是囚禁新闻自由捍卫者最多的领导人之一。

胡锦涛执政时期,中国的维稳经费就开始超过了军费开支,还有近8000万中国人没有解决生活温饱问题。就在这种情况下,他还热衷搞万国来朝的国际盛会,其中耗资千亿以上的大型活动就举办四次。第一次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耗资447亿美元(约3000多亿人民币);第二次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总投资为450亿美元(约3000多亿人民币);第三次是2009年举办的建国60周年大型阅兵式,耗资上千亿人民币;第四次是2010年广州亚运会,耗资1226亿元人民币。

习近平:盲目追求万国来朝的盛世景

2012年至今,是习近平执政时期,他从一开始就彻底拋弃了邓小平的外交政策,并重拾了毛泽东的外交思想,甚至比毛还变本加利。近9年来,习近平在国际上获得了以下外交标:大国外交、万国来朝、撒币外交、联俄抗美、输出革命、输出腐败、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统战、大外宣、千人计划、孔子学院、亚投行、南海造岛、盛会外交、中美贸易战、新冠病毒甩锅、口罩外交、疫苗外交、扼杀香港、废除中英联合申明、武吓台湾、引进非洲猪瘟、给非洲留学生配三陪女、干扰美国大选、盗窃知识产权、人质外交、战狼外交、背书单外交、念稿出错、在海外设党支部、与达利班组织结盟、与独裁暴政结盟、中美交恶、中加交恶、中印交恶、中澳交恶、中马交恶、中菲交恶、策动缅军政变、中日交恶、中韩交恶、中美交恶、中欧交恶、在外企设党支部、网络五毛洗地、强制外企技术转让等。

习近平执政以来,就开始大肆举办规模宏大的国际盛会。据不完全统计,从2013年至今,仅耗资千亿级的豪华盛会就搞了15次,而且一次比一次豪华,一次比一次劳命伤财。若拿隋炀帝、嘉嘉靖帝和毛泽与习相比,这三位大帝简值是小巫见大巫。

推特网友若尘在评价习近平时说:“他用纳税人的钱养上千万网络五毛为他说好话;养了几百万公安、国安管住网民的嘴不让说他的坏话;以党纪法规来管住9000万党员对他的非议;每年花上千亿美元用来包装他的国际形象;执政9年对外撒币几万亿。可到头来连一个朋友都沒有,还被全世界公认为人类公敌。不仅如此,海外华人也因为他的种种恶行屡遭各国歧视和排济,中国也因为他而遭受前所未有的孤立。对照中国历朝外交,习算是一个另类,他本来想学唐朝李世民祯观之治,可画虎不成反成犬,他反而把隋炀帝、明朝和毛泽东的外交陋习都学全了,甚至比他们都要恶劣。別人是失了底子赚了面子,而习近平既失了底子又失了面子,甚至他还整天担心掉脑袋。如果把习与隋炀帝杨广的时空转换一下,习招来的就不只是十八路反王了,可能就是一万八千路都说少了,说严重一点,他应该早就会被逼得自缢了。因篇幅有限,本文对习近平的外交行为表述不便逐个展开。

结束语:古人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若用这句话来形容治国理政的话,那就是说,你连本国都治理不好,你怎么还妄图万国来朝呢?你就是用钱换来了“万国来朝”,也只会害人害己。正如隋朝思想家王通在《中说•礼乐》一书中所说: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败则倾;以权相交,权失则弃;以情相交,情断则伤;唯以心相交,方能成其久远。

就在本文截稿的同时,正是中国大陆的7月1日,此时,中共正在不顾疫情肆虐和国际舆论遣责而大搞“建党一百周年庆典”活动。这也许在临终来临之际,他们企图借红歌为自己冲喜吧!有诗为证:

三江四海迎盛世,
五禽六畜喜心窝,
鸡鸭结伴跳红舞,
猪狗比赛唱红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