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开会罕见点名 中共整顿学区房的背后

0

北京西城学区房近年来价格屡创新高。今年开年后,德胜等学区房有的一夜间涨了40万元/㎡。图为北京楼市。(Feng Li/Getty Images)

作为北京教育强区的西城区,当局近日推出“731新政”,给试图为孩子争夺有限学位的购房家长泼了一盆冷水。据报,该政策并非仅限于西城一隅,而此前中共高层已罕见地发出了整顿学区房的信号。

有分析人士认为,当局整治学区房的目的并非关心义务教育均等权的问题,而是优质教育资源能否被中共长期占有的特权问题。

中共抓人恐吓 整治房产中介

7月9日晚间,北京我爱我家在官方微信上发布“致客户的一封信”称,自7月12日起,公司西城、东城辖内门店、海淀主要学区周边门店,将采取闭店学习方式,对门店经纪人员进行不少于一周的全员强化培训学习。学习内容包括北京市房地产调控政策规定等。在闭店培训期间,暂不承接新委托业务。

据《新京报》报导,7月6日,北京市西城区房屋管理局官方微信号消息,区房管局组织辖区内链家、我爱我家、21世纪不动产、麦田、中原等主要房地产经纪机构于7月4日召开工作会,官方对房产中介提出了“三不”要求,包括各机构不得以学区房为卖点发布房源等。

同一天,西城区房管局发布通报称,“北京我爱我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2名员工,针对西城区教改政策发布煽动性信息引发群体性聚集,已被刑事拘留。”

望子成龙 巨额购房款恐打水漂

近日,北京西城区严格执行多校划片,重金购买学区房家庭的孩子无缘“牛小”,德胜、金融街、月坛顶级学区房迎来闷雷,并有炒作房产的中介因事遭刑事拘留,一时间学区房热议四起。

北京教育资源最为集中的东城、西城、海淀三区,俗称“东西海”,均执行了严厉的多校划片政策。

日前,北京西城区结束了2021年小学多校划片入学意向填报工作,不少家长在登记意向学校时意外发现,原本可以进的“牛小”基本没有学位,只能选择其它片区的普通小学。

比较热门的学区房片区德胜学区、月坛学区均是这种情况。西城区是北京的教育高地,区内排名前三的德胜、金融街、月坛学区名校聚集。

西城学区房近年来价格屡创新高,德胜已飙升至约17万/㎡,金融街更是在20万/㎡以上。今年开年后,德胜等学区房有的一夜间涨了40万元。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导,陈新(化名)和妻子在去年11月买了北京市西城区德胜学区的一套“老破小”,面积仅60平方米出头,但总价接近800万元。凭着这张“房票”,他原本以为,即将上一年级的孩子从起跑线上就能得到最优质的小学教育。

7月2日,北京市西城区2021年小学多校划片入学意向填报工作在当日启动,包括陈新在内的西城区德胜、月坛学区的一批家长发现,学区内小学已经没有多校划片的招生计划了,孩子只能调剂去学区外上学。留给他们选择的,只有相邻学区不知名的学校。这让陈新始料未及。

陈新的妻子前往西城区教委打听进一步的信息。在区教委外,她遇到许多情况相似且都忧心忡忡的家长,这才知道,大家都因为“731政策”遭遇了同样的问题。

“731”的时间节点,来自于2020年4月西城区教委发布的一纸文件,文件规定:自2020年7月31日后在西城区购房并取得房屋产权证书的家庭适龄子女,以及此日之后户籍从本市其它区迁入西城区的适龄儿童申请入小学时,将不再对应登记入学划片学校,全部以多校划片方式在学区或相邻学区内入学。

中共整治学区房为出生率?

4月23日,北京海淀区、西城区、东城区都发布了入学新政策,进一步明确了“多校划片”政策。同时,一个学区房,原则上在6年内只提供一个登记入学学位,而海淀区还宣布,将从2022年起实行“九年一学位”。

今年以来,中共接连出台多项有关教育的新举措,表面上看是为了整治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市场乱象,但真正的目的并非如此。

6月1日,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实施顶格罚款,共达3,650万元人民币。随后,北京、上海、深圳,就开始加大力度打击培训班、辅导班、网上授课软件。

据路透社报导,有消息人士表示,中共计划在6月公布比预期更严格的新规定,整顿规模达1,200亿美元的民间教育培训行业,目的在于减轻学童的压力,并通过降低家庭生活成本来提高出生率。因为中国的人口出生率大幅下降,老龄化加剧。

6月25日,《华尔街日报》也引述知情人的消息说,中共正计划出台新政策,以遏制教育费用的不断上涨,因为对中国人口前景的担忧,已迅速成为中共政府的重中之重。

无独有偶,上海今年初也大力打击学区房炒作。今年3月底和7月8日,西安市先后发布了关于二手住房的多项具体要求。其中,官方要求房地产经纪机构、房地产销售服务人员不得以“学区房”“学位房”等名义炒作房价,不得诱导小区业主参与哄抬房价。

中共政治局罕见关注学区房的背后

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也召开会议,又重申了“房住不炒”的定位,并提出“防止以学区房等名义炒作房价”。外界注意到,由中央直接点名学区房非常罕见,也对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释放出了强烈的信号。

那么,中共高层为何突然关心起学区房来了呢?“网络大V”江峰在自媒体《江峰漫谈》节目中认为,不是义务教育均等权的问题,而是优秀的教育资源能否被中共长期占有的特权问题;是大一线城市高级领导、中央各级领导的孙子们上学名额被挤占的问题。

中共出台学区房新政策的背后

中共近期以促进教育公平,减少学区房炒作空间为由,在多个城市出台新政策以加快学区房改革。那麽,中共这一举措背后到底有何目的,该政策会产生哪些影响?( 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中共近期以促进教育公平,减少学区房炒作空间为由,在多个城市出台新政策以加快学区房改革。那麽,中共这一举措背后到底有何目的,该政策会产生哪些影响?

近日,北京市西城区出台学区房新政策,规定2020年7月31日后购买学区房的家庭,不再对应登记入学划片学校,全部以“多校划片”方式在学区或相邻学区内入学,这意味着之前高价买入学区房就读的学生不一定能在指定区内特定学校读书,现在由于多校划片,极有可能分到普通学校入学。

所谓多校划片是指一个小区对应多个学校。官方称,出台这个政策是为了促进教育公平,减少学区房炒作空间。今年4月,类似政策在北京同样教育资源集中的海淀区、东城区已经公布。

原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对大纪元表示,这个政策改革在表面上看似挺公平,但由于中共对基础教育投入的不均等,导致教育根本就不会平等,“包括这种所谓的重点非重点学校就是一个基础教育上的不平等,所以,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它只是表面上缓解一下这种差异。”

李元华认为,中共出台这个政策的目的是通过这种方式去重新洗牌,挤压买学区房的有钱人,“过去招生分三部分,除了要招这个学区(本地)的学生以外,他要拿出一定名额招那种好学生,就是成绩好的学生或者有特长的学生;还有一部分拿去卖钱,就是给有钱人,你要读他的学校直接交多少钱,比如交多少赞助费就能进来。”

再有一部分要给当官的人,“就是给政府教育部门和所有跟政府当官有关的人,他们走另外一个名额。”而中共现在新政策挤压的就是那些买学区房成为本地人的有钱人。

“多区混片,它就要打破这个,它越把这个教育的秩序打乱,越搞得表面上平等,这个里边儿当官的人越有油头。过去你住在这儿,就必然要上这学校,现在你住在这儿你上不了,他告诉名额满了,他也不告诉你那些人怎么进来的。因为他们不公示,他腾出的名额就是给做官的人更松的余地。所以我并不觉得它是一个真正的教育平等。”

中共官媒报导,不只北京,4月以来,上海、深圳、成都等城市也都加快学区改革,施行多校划片、分配名额、教师轮调等措施促进基础教育公平。各地的学区房价也都应声下跌。

“学区房”楼价大跌 家长集体维权
大陆“第一财经”7月6日报导,北京最好学区之一的北京西城区,因当局实施新政,房价暴跌。报导说,西城德胜片区一间总面积59.8平方米的房屋,5日晚,业主报价从1000万(人民币)降至920万元,连夜陡降80万。

7月7日,网上一段视频显示,北京市西城区购买“学区房”的业主们在北京西城区教育委员会楼前集体抗议。

北京西城区房屋管理侷7月5日发布从公安获悉的通报,称北京我爱我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2名员工,针对西城区学区房政策发布煽动性信息引发群体性聚集,目前两人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

(网络)

8日,记者就此致电西城区教委和北京市教委,但一直没有人接电话。而西城区房屋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采访需联系区委宣传部,“我们那边有统一口径,哪个通告,不太清楚,就这样,再见。”

据悉,官方早在今年4月对学区房就启动了房地产市场秩序专项整治,重点治理内容就是严禁炒作学区房。4月30日,中共政治局会议谈到房市政策,要求防止以学区房等名义炒作房价。这是学区房问题首次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中被点名。

李元华表示,之所以有学区房,完全是中共教育不平衡造成的。“同样都在北京,两个任何条件都一样的学校,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才有把这个(好学区)做卖点去推广。”对房地产经纪公司人员“他房子卖的多,提成就多,过去比如说这房是500万他提百分之五,如果这房子变六百万,还提百分之五就增长了,所以他们也推动这个学区房。”

对于家长集体维权,北京市民李先生对大纪元表示,家长们努力去购买教育资源相对好的地区的房子,现在购买者的上学权利被剥夺了,他们当然会去表达各种各样的不满,但“绝对不会得到解决,中共一贯的做法就是,不断在牺牲一些人的利益,牺牲老百姓的利益,中共执政的目的就是要牺牲老百姓的利益为自己的利益服务。”

新政策会产生哪些影响
李元华表示,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对学区内的老百姓,“最可怜是这些老百姓,他家祖祖辈辈就是住在这个好学校边上,中共那个学校教育差别太大,就重点和非重点,从政府投入来讲就差别太大。因为是好学校,待遇好,最优秀的师资也在那里,软体硬体师资全在里面。现在好不容易该孩子上学了,但是现在又开始改政策了,那些人是肯定不舒服的。”

这个政策还会给社会增加很大负担,“比如说我就住在这学校边上,他住在另外一个学校边上,为了平等,要我把孩子送到那边学校,他把他孩子送到我这边学校,这不给社会造成麻烦,接送孩子、堵车什么的,增加多大的社会负担,所以这绝对不是一个对老百姓好的一个政策。”

另一个就是对官员有影响,李元华说,新政策要搞所谓教育平等,名称和名义都特别好听,就是表面是好政策,实际上是给官员更大的权力,更大的腐败空间。

“过去的做法实际上房地产商或个别原来有房子的人受益了,那么政府官员并没有受益。洗完牌以后,除了他自己受益外,他还会拿这些名额去卖钱,就是学校也可以捞钱,因为过去定死了以后,本学区的孩子全挤进来了,学校就捞不到钱。”

“另外,你光有钱也不行了,现在你还要想办法去贿赂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其他的有权力的人,实际是给教育部门官员无限的腐败舞弊空间。所以,这个政策只是对有权人有真正实权的人的一个好处。”

中共利用教育资源收割老百姓
李先生表示,中国人重视下一代的教育,中共就利用教育资源来收割老百姓,“中共对教育投入比较低,而且各地的教育资源也不均衡,大家都想享有较好的教育资源。中国政府就把这个教育资源和房地产挂钩,利用大家对教育资源的渴望,利用这个教育资源卖它的高价的房子。所以教育就成了割韭菜的一个工具。”

中共党媒报导称,今年以来,上海、深圳、成都、宁波、合肥等城市,也都出台了打击学区房炒作的政策,各地学区房价也都应声下跌。

李先生说,中共现在高价房房地产因土地经济、土地财政玩不下去了,“房价已经高的离谱,用房地产来割韭菜已经玩不下去了,那它就要把这个教育资源和这个房地产解绑,这一解绑等于是把之前大量投入学区房的人给坑了,之前投入的就打水漂了。”

有大V“房世子”在微博撰文分析称,当局这招釜底抽薪太狠了,你买了10万一平的房子,给你拉到5万一平的房子那边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