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援助协会受托特别发布:王靖渝、吴欢声明

0

王靖渝、吴欢声明

我的名字是王靖渝,2001年9月27日出生于中国重庆。我是美国的永久居民(我的美国绿卡被在迪拜的中国政府特工非法没收了)。我向荷兰王国申请政治庇护是因为我持有与中国共产党不同的政治观点,我主张人权和言论自由,所以被中国政府迫害。中国政府对我的迫害已经蔓延到海外。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土耳其、乌克兰,用各种方法来迫害我,导致我的人身安全受到极大威胁。与此同时,我的家人(父亲、母亲)也被中国政府非法关押。2021年4月,我的未婚妻也被中国政府绑架关押在迪拜。所以我向荷兰王国申请政治庇护。

中国政府对我的迫害始于2019年,2019年7月,我因在抖音上发表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评论和视频而遭到重庆警方的迫害。 我的学校(重庆外国语学校)也因为这件事把我开除。2019年7月11日,年仅 17岁的我因受到中国政府的迫害被迫逃离中国,移居海外。

2021年2月,我在中国社交软件“微博”上发表质疑中印军事冲突中阵亡中国士兵人数。中国政府对我的迫害愈演愈烈,我的言论彻底激怒了中国政府。然后他们冲进我在中国的家 ,逮捕了我的父母。而2021年2月28日,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央视新闻》、《新华社》在网上发布了对我的通缉令。同时,我的家庭住址、电话号码、护照照片其他个人隐私信息都被中国政府暴露在互联网上,此后我每天接到无数的恐吓电话,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中国警察用短信威胁我三天内回国,否则,我的父母不会有好下场。从那以后,我就和父母失去了联系。2021年3月,中国警方通过电话说我妈妈在医院的急诊室,快要死了, 并要求我立即回家。

2021年4月5日,我购买了一张阿联酋航空从伊斯坦布尔到迪拜再到纽约的机票,当我到达中转国家阿联酋迪拜时,被阿联酋CID(特殊警察局)的两名警察莫名逮捕。警方没有告诉我被捕的原因,然后把我关进一个毫无人权可言的监狱。因为是阿拉伯的斋月,一天只有一顿饭,还经常被警察恐吓。

22021年4月8日,我在监狱里通过电话联系了我的未婚妻(吴欢),她于2021年4月9日抵达迪拜 ,为我聘请了律师。我的律师介入后,警方告诉她,我因侮辱伊斯兰教而被逮捕,决定驱逐我出境返回我的原籍国。我的律师在经过法律诉讼后,于2021年4月19日成功向迪拜当地法院申请保释。但迪拜警方在收到法官签署的保释令后,拒绝释放我。在此过程中,中国驻阿布扎比的大使馆和中国驻迪拜的总领事馆曾三度到监狱探望我。每次我都被要求签署一份阿拉伯文的文件。中国驻迪拜总领事李旭航告诉我,如果我不签字,我将永远不能离开监狱。 2021年5月11日,迪拜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正式的驳回了我的案件。收到释放令的迪拜警察仍然没有释放我。他们随后改变了拘留我的理由——称我涉嫌危害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国家安全, 必须遣返。

2021年5月21日,我的未婚妻(吴欢)用我的推特账号向媒体和人权组织寻求帮助。这件事的曝光引起了国际的广泛关注。在对华援助协会和美国国务院的帮助下,以及国际主流媒体(美联社)的关注。 2021年5月26日,迪拜警方将我带到了一个秘密的监狱。5月27日,我被无缘无故地送上飞机被带到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我的未婚妻将我的事情转告给外界,促使美国国务院的介入,让我获得自由,也暂挫败了中国政府迫害我的计划。中国政府随后对我的未婚妻(吴欢)进行了迫害。2021年5月27日,迪拜警方和中国领事馆前往我未婚妻住的酒店,无故逮捕了她。迪拜警方首先将我的未婚妻带到了迪拜警察局拘留中心呆了三天。随后,她被移交给中国领事馆人员,后者非法用塑料手铐将她绑起来。

中国领事馆对吴欢的非法拘禁一直持续到2021年6月8日,因吴欢精神濒临崩溃,她绝食数日以示抗议。中国领事馆因担心她会死亡而释放了她。在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的帮助下, 她从迪拜获救。

中国领事馆雇人在我住的酒店偷了我的护照。最后,在《华尔街日报》 记者的介入下,酒店感到压力,私下联系我,退还了我的护照。

吴欢(被迫)签署的文件可能会导致我在土耳其被捕。我在对华援助协会的帮助下去了乌克兰 ,并一直滞留在乌克兰。直到7月19日乌克兰当地时间上午,因为美国之音的新闻报道泄露了我的位置 ,中国警方又给我发了一封邮件威胁我,并在邮件中说明了我所在的国家,威胁我说中国和乌克兰有引渡协议。我随时可以被引渡。

由于情况紧急,中国护照不得免签证前往民主国家。因此,我们采用这种方式向荷兰王国申请政治庇护。现在我和我的未婚妻是中国政府迫害的对象。我希望荷兰王国能够批准我们的庇护申请。

我们委托对华援助协会发表声明。

签名:王靖渝、吴欢

2021年7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