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12:45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陈紫娟与儿子再次去陕西省宝鸡市凤县看守所,为丈夫常玮平存钱,但被看守所无理拒绝。(受访人提供)

近日,陈紫娟再次去陕西省宝鸡市凤县看守所,为丈夫常玮平存钱被拒。同时得知,人权律师常玮平已被第二次非法延期羁押,她担心丈夫的生死,并呼吁外界给予关注。

恐再遭酷刑

陈紫娟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又延期羁押,一是说明玮平没有屈服,二是很可能又一次遭受酷刑,警方故意拖延送检时间,不让他与律师接触,这是变相的羁押,对他本人和家属是一种折磨。”

7月23日,陈紫娟带着年幼的儿子从深圳前往宝鸡给常玮平存钱,但看守所以账上不能超过2,000元为由拒绝了,陈紫娟要求其拿出相关规定,看守所无视。

陈紫娟非常担心丈夫的生死,她在看守所外大声疾呼: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包龙军律师(右二)与陈紫娟一同前往陕西省公安厅。(受访人提供)

常玮平是中国80后人权律师,自2013年执业后长期参与人权和公益案件。曾为法轮功、家庭教会等案件作无罪辩护,代理多项反性别歧视、艾滋歧视、性侵女童等公益案件。因参加“1226厦门聚会”,2020年1月被大陆警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2天,期间受到严重酷刑。2020年10月22日,再次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至今杳无音讯。

包括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等近二十位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在聚会后被长期噤声、骚扰、传唤、羁押、甚至批捕。这个事件被视为“709”事件之后对中国公民运动最大规模的群体性迫害。

陈紫娟说,她已聘请了两名辩护律师及控告代理人,“但他们去陕西宝鸡公安局,根本就是拒不接待。”“这是违法的,辩护律师有权向办案机关了解案情,这是侵犯律师执业权的。”

包龙军律师作为控告代理人,此次也前往陕西,他表示此次律师们的针对性很强。

一是,针对上次一直强调公安机关对玮平在监禁期间实施了酷刑的控告;二是,对提出控告之后,他们又威逼利诱一些证人为此案做假证的控告,检查院和上级公安部门是如何处理的。

另外,尤其是家属聘请的两位辩护律师,一直要求会见、与伟平通信,要求了解案情,要求办案机关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但办案机关都不予回复,甚至辩护律师连办案人员都见不到。

针对上述办案机关的违法行为,包龙军表示,也准备向相关部门提出控告。

律师被拒门外

23日中午,包龙军一行几人前往陕西省公安厅,但根本不让进门。

警察让他们到信访接待室,说是有领导接待,“但他(领导)什么也不说,就是告诉我们,他会把我们的控告信转给保鸡市公安局,对于我们的上两次控告,保鸡市公安局都依法给予了我们回复。”

“但是,我们确实没有收到回复,而且,我们控告的就是宝鸡市公安局。他把控告信再转给被控告人,这种行为是否适当,我们也提出质疑。”包龙军说。

随后,律师们又到了省检察院,回复是对于常伟平的案子一律不给答复,也不收律师的材料,控告信被退回。

最后,他们又去了宝鸡市公安局,负责承办此案的高新分局副局长向贤宏称只跟家属谈,陈紫娟从他那里得知延期羁押。

包龙军表示,从常玮平案子的整个过程看,陕西省地方因为玮平第一次曝出了他被酷刑这个事件之后,就想有意地打击报复他。

包龙军分析说,这个案子,现在看来他们还是极力要做下去,尽管存在着重大的非法取证行为,酷刑行为,超期羁押,侦查期间早已经远远超过了侦查期限,但是仍旧得不到任何纠正。没有任何部门来干预或者监督这样的违法情节。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