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齐氏文化基金会2021年第14届推动中国进步奖

公告

(2021年10月1日)

【注:本次颁奖全过程已于9月中旬完成。公告文本已送交获奖人严家伟先生过目,病势垂危的严先生深感安慰,深表感谢;奖金$5000澳元(合美金$3600元)也已进入严先生指定的账户。为避免众所周知的麻烦,基金会延期公布本公告至十月一日。严家伟先生已于2021年9月28日驾鹤西去,他的今生无愧无悔。齐氏文化基金会特此对严家伟先生表示沉痛的哀悼,对家属表达深切的慰问。 】

齐氏文化基金会是齐家贞女士为纪念父亲齐尊周逝世十周年,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在澳大利亚注册成立的非盈利机构,资金来源为齐尊周遗产,子女的个人收入及小范围私人捐款。

齐尊周(1912-1998),中国广东省海南岛文昌人。一九四五年五月参加国家考选合格赴美深造,成为“美国铁路高级管理人员协会”会员,回国后在南京首都以铁道及公路交通运输为国效劳为民服务,克勤克俭竭尽忠诚。一九四九年后身陷囹圄二十三年。一生期盼国家民主富强,百姓幸福安康。

齐氏文化基金会的宗旨是:“中国很大,我们很小;但我们心齐,愿意为中国的进步做一点事情”。

基金会设立“推动中国进步奖”,每年颁奖一次,奖励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个人(或组织)以文学艺术的形式,不计个人得失不顾个人安危,为改善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进步做出的积极贡献。

基金会事项

一)齐氏文化基金会创立14年,创始人齐家贞年事已高80有余,健康逐日衰退精力渐有不支,难以料理基金会的有关事务,特作如下人事变动:

总顾问:齐家贞

执行人:齐见自、刘欣

二)为感谢澳大利亚对华人子孙的关爱,齐氏文化基金会决定从2020年5月起,每年为“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捐赠澳币$2000元整。 2021年度的捐款,已于5月份寄达。

三)齐氏文化基金会从2008年起至2020年,已连续颁奖13届;本公告宣布2021年度第14届推动中国进步奖评选结果:

评选人:杨子立、丛于宾、齐家贞

获奖人:严家伟

奖  金:5,000澳币;奖状:一帧(待寄)

严家伟

颁奖词

像野草一样坚韧地活着

四川宜宾的右派作家严家伟先生获得齐氏文化基金会2021年度推动中国进步奖,这既是对严家伟先生一生为自由而呐喊的表彰,也是齐氏文化基金会对中国人民在专制统治下不屈奋斗的赞美和鼓励。

严家伟先生已经身处癌症晚期,但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他最牵挂的还是自己的文集能否面世。希望这个迟来的奖项能够鼓舞他与病魔作战的勇气,延长他宝贵的人生。

严家伟先生1937年出生于成都,其祖父在清末曾任河南巡抚,其父是民国政府的一名县长,儿时的严家伟在“抗战”中长大。出身于书香世家的严家伟从小就养成了读书写作的习惯。中共建政后,躲过初期政治运动的年轻的严家伟在反右运动中还是在劫难逃。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阳谋下,严家伟为流沙河及其《草木篇》辩护了几句就成为右派,随后因为“收听敌台”被以“反革命罪”判处15年徒刑。

严家伟在劳改营经受了人们难以想象的苦难,其父亲和养育他的姑姑都在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中饿死。当严家伟终于走出小监狱时,等待他的是近乎强制劳动——人称“二劳改”的留场就业的大监狱,直到他六十岁被辞退,只发给他一点退养费,以后的生活完全没有着落。严家伟被迫像农民工一样在市场找临工生存。当他偶然发现写作还可以谋生时,这位既有书香门第传承也有写作禀赋的严家伟,在依靠笔耕养活自己的同时,他也记录下自己和其他狱友们的那些苦难经历。 “老夫聊发少年狂”,严家伟一发不可收拾,其丰富的作品不仅对即将被遗忘的历史做了忠实的记载,还有自己对历史的深刻反思。他并且越来越像鲁迅一样以笔为枪,以爱憎分明、论点尖锐、逻辑性强、说理透彻、论据翔实的文章,对中共权贵集团压迫自由制造社会不公的恶行,给予了无情的揭露与犀利的批判。

当然,任何描述那些血泪历史的文字在中国都会被封杀,严家伟的文章也只能在海外发表,并借助网络进行传播。他把自己的心血整理成册,自费印刷,至今已有四册。第五本,也是他最后的《岁月的回声》杂文集,也已编辑完毕等待出版。无论是发人深省的回忆,还是辛辣尖刻的时评,都令统治者坐立不安,警方下令,新文集只能在其身后才能出版印刷。

严家伟先生不是拥有众多光环的大作家,也不是靠网络写作一举成名的网红达人,他只是一个用最朴素的语言诉说真实历史和苦难现实的写作者。他的一生没有特别的传奇色彩,但是却遭受了中国落入红色专制桎梏下普通人可能遭受的典型苦难。从二十岁到六十岁,严家伟最主要最黄金的岁月都是在劳改营和监狱里度过——而与此同时,小监狱外面的底层老百姓又何尝不是在同一个大监狱里忍受专制统治的压迫和煎熬呢?

非常难能可贵的是,严家伟对得起自己承受的苦难,不允许这段苦难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被人们忘记,他先是和编著《往事微痕》的铁流合作,后来又勤奋写作投稿海外十几家网刊,即便最后贫病交加仍然饱受官方骚扰,他仍然坚持笔耕不辍,“死而后已”。严家伟在回顾自己的写作生涯时总结道:

我笔耕事业虽起步很晚,七十将近开始动笔,但十年下来,并不落于人后。先后完成《来自中国古拉格群岛的报告》、《中国并未崛起》、《向腐败专制说不》、《夜阑犹听风吹语》、《岁月的回音》等五个文集150多万字作品,虽不敢说怎么好,但都是亲历、亲见,没有谎言,没有空话,更没有半句献媚权势者之媚语,而是揭他们的丑行。只此一点,亦聊可自慰矣!

四川作家冉云飞曾为其文集作序,曰:

严家伟人生的美好年华都被专制制度蹉跎与折磨,受尽无数的苦,而且至今还没有获得完全的解放。但他谨记苦难不能白受的道理,用自己的余生将其记录下来,一是尽自己的力为中国社会的进步呐喊,另外也算是为自己的儿孙尽责。因为不能想象儿孙再遭受他那样的大罪,他内心是何等的痛楚。白受的苦难是奴役,希望更多的人像严先生一样将自己在四九年后的经历写出来,传达给后代,以避免此种悲剧重演,这才是真正爱自己的儿孙,爱自己国家的正确方式。

严家伟笔下的历史并不是单纯的自身回忆,它还包括大量的阅读及采访后撰写的诸多历史故事。同时,严家伟也不仅是闭门家中的写作者,他还是个积极的行动者,古稀之年仍然到全国拜访联系为自由而写作的同仁,其中包括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假如严家伟先生年轻二十岁,他对中国民主的贡献就绝不止于这150万字的文集了。

严家伟最值得我们效法之处在于,尽管他大部分的生命被糟蹋浪费在监狱劳改营里了,可是,剩下的六十至八十多岁的二十几年里,他没有心灰意冷自暴自弃,而是不知老之将至,扬鞭策马奋起直追,从而完成了不少人一辈子也未必能够达到的成就——内容丰富质量上乘的150多万字的作品。

严家伟先生的一生像野草一样坚韧地活着,哪怕他的处境地位像野草般的卑微屈辱低下,然而,他保持了内心的高贵正派与强大,他作品映射出的人性的光辉令后来人肃然起敬。严家伟择善固执,他绝不向权势俯首就范的不屈姿态,是底层中国人民追求自由的典范。正是民间这种顽强奋斗不屈不饶的精神,给予了我们中国终将走向自由的希望。

齐氏文化基金会的创办,是为了促进中国的民主人权进步,严家伟先生本次获奖是实至名归。这不仅是对严家伟先生一生苦难的纪念,对其为中国自由民主所作贡献的认可,也是本基金会自身的荣幸。

获奖感言:

获悉在我病重之际,齐氏文化基金会,将本年度(2021年)推动中国进步奖,授予了我,我感到非常的高兴!

感谢齐氏文化基金会给我的这一项颁奖,这对我是一个极大的安慰,也是对我这几十年,所付出的所有推动中国社会进步、早日实现中国自由民主努力的认可。

颁发给我齐氏文化基金会推动中国进步奖,这对我也是一个极大的鼓励!

谢谢!

中国.四川宜宾:严家伟

2021年 9月8日

齐氏文化基金会(202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