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捏死”螞蟻用“共同富裕”重塑中國經濟 影響波及全球

0

從螞蟻到恆大,中國整頓各行各業如何影響經濟(圖) - 法拉盛新媒體網絡圖片

10月2日,據《BBC News》報道,最近幾個月,幾乎沒有一天是在中國經濟沒傳出新一輪整頓消息的情況下完結。接二連三發布的嚴厲新規,與嚴格執行既有規章,都在針對着許多大型企業。

正如我們此前所述,這些舉措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共同富裕”核心政策倡議的一部分。

這並非什麼新鮮事,早在1950年代就已在中國出現,當時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領袖毛澤東所用。而在中共慶祝成立100周年之際猛然重提,被視為這詞條成為政府政策核心的信號。

“共同富裕”政策的關鍵,是北京試圖收窄中國最富與最貧公民之間的巨大財富差距。一些人認為,這既在危害中國第二大經濟體崛起,也在威脅着中共生存。

而最新的措施則被一些人視為旨在壓制億萬富翁企業主們,讓顧客與工人在企業該如何運作,收入該如何分配方面,有更大話語權。

地方施政,波及全球

伴隨着近期北京修辭的升溫,是中國當局對一系列讓人炫目的商業利益採取行動。從保險中介、私人教育培訓、房地產開發到尋求到美國上市的企業,都受到了嚴密審視。

科技行業尤其被針對,這包括整頓電子商貿企業、網絡金融服務、社交媒體平台、遊戲電玩企業、雲端計算機提供者、打車應用程序和虛擬貨幣挖礦者與交易所。

無疑這些動作對中國經濟與社會造成了顯著影響,但其效應在世界其他地方也能感受得到。

這個國家長期被視為“世界工廠”,更是環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如今,中國行業整頓所帶來的不確定性,讓海外國家在潛在投資決策方面左右為難。

換個角度來看,隨着新規範落實,短期波動在所難免,但長遠能掃除不確定性。起碼這估計是中國政府的看法。

“捏死”龐大的螞蟻

哪怕在習近平以“共同富裕”政策來重塑中國經濟的意圖變得明顯之前,北京已公開“秀肌肉”,對外展示其震懾力量。

創辦阿里巴巴的億萬富翁馬雲總會以華麗的打扮出席企業活動。才不到一年之前,他本來就要見證全球規模最大的股票上市活動。

阿里巴巴旗下金融分支,擁有中國最大電子支付平台支付寶(Alipay)的螞蟻集團搞首次公開招股(IPO)原本預計集資344億美元,那會讓馬雲成為亞洲首富。但他在這個時候發表一篇備受爭議的演說,批評中國的金融系統。

不出數天,公開招股被叫停,曾經高高在上的馬雲從公眾視線中消失,直到今年1月。

在此之後,阿里巴巴先被調查人員指控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多年,巨額罰款28億美元。螞蟻集團也宣布大規模重組業務。

至於這是否“共同富裕”政策的其中一章,讓我們留待歷史學家來判斷。但我們能肯定的是,讓人嘆為觀止的馬雲失勢,以及其商業王國所遭遇的政府行為,正強有力地提醒着我們,這場戲碼強勁的大劇已波及中國經濟的每一個角落。

搖搖欲墜的債台高築

中國恆大集團是又一家發覺其命運與“共同富裕”政策相糾纏的企業巨頭。

它的核心業務是房地產開發,但同時涉足財富管理、電動汽車和食品飲品製造,甚至擁有中國規模最大的足球隊——廣州足球俱樂部。

據《福布斯》雜誌報道,有別於馬雲,經營恆大的許家印曾在2017年短暫成為亞洲首富。

最近恆大集團的債務危機讓全球金融市場翻江倒海,在成為中國最大房地產開發商的旅途上,恆大扛起了超過3000億美元的欠債。

如今,負債纍纍的房地產企業被北京視為對經濟的威脅,因此在當局出台房地產企業貸款限制之時,恆大首當其衝。欠缺貸款注入,集團在到期支付既有借貸方面顯得困難拮据。

在“共富”的教條下,當局出手救濟恆大房產與財富管理產品買家的可能性,大於挽救企業本身,以及其債權人和銀行。本周這概念得到了印證:中國央行在沒有點名恆大的情況下,誓言“維護住房消費者合法權益”。

種種問題交迭之下,金融市場頭疼不已。過去六個月,恆大股份市值蒸發了超過80%。

電玩“打BOSS”戰

8月初,當一家中國官方媒體以“精神鴉片”來形容網絡遊戲時,外界認為又一面紅旗被舉起來了。面對嚴管臨門,騰訊與網易等網遊相關股份價格馬上猛跌。

不久,當局毫不意外地公布遏制年輕遊戲玩家的計劃,對網遊平台頒布更嚴厲規定。18歲以下青年只許在星期五、周末與假日每天玩遊戲一個小時,且只許在晚8點至晚9點之間進行。

新規則意味着電玩企業要負責防範兒童違規,中國當局表明將加強監管企業,確保禁令得到落實執行。

要是有誰認為中國政府已經管無可管,北京已明確表示整頓將陸續有來:就在8月,中國發表十點綱要,勾勒出到2025年為止中國將如何收緊對經濟的規範管理。

目前仍待明確的是,當局如此大刀闊斧,雷厲風行,將如何重塑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無論我們是否居於中國,其影響恐怕將波及世上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