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民间论及战争阴霾

0
图为维基百科东南亚地图
 

图为维基百科东南亚地图 维基百科图

在美国及盟友不断加固印太安全联盟的前提下,沦为大国角力场的东南亚国家纷纷谈论战争可能性。新加坡呼吁美国必须加强在本地区的经济存在。泰国专家则指出,在新型国际态势下,非超级大国之间构建合作机制、实现技术转移、不断学习与磨合,及时适应创新科技和智能开发,制定平衡国际军事力量的战略,俨然成为比武器积累更重要的超能力。

本周五泰国一台政论节目针对“中美是否爆发战争?”征询学者意见,泰国法政大学国际关系学者宋猜教授(Dr.Somchai pakapaswiwat)认为,当今时代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并不大,尤其大国举兵更不符合现代国际关系学逻辑。由此可解释美俄之间长期处于冷战状态的原由所在。

泰国经济学家、正大管理学院院长宋颇教授(Dr.Sompop manarangsan)指出,亚太国际形势正受到多项驱动因素的影响。英国脱欧后有必要寻求建立新的国际关系。于是在经济方面积极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在安全方面联合美国和澳大利亚建立三方安全联盟( AUKUS);同时在印度、澳大利亚、缅甸等原有殖民文化影响国之间建立链接,重现昔日荣光。这促使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英美联合战略盟友从综合角度扩大在印度洋、太平洋的影响,对于地处内陆的中国看来是遭到第三条岛链封锁的战略威胁,但在不触碰台湾与南海这两个敏感议题的前提下,中美之间在“不先引爆战争”的共识上具有相当的默契。况且,中国选择在英美澳三方安全联盟宣布成立后高调申请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北京充分表达支持多边合作的意志,然而英美阵营内部却因利益和矛盾而出现了分化,相信这是北京所乐见的。

据报道,中国空军10月2日以39架次的当日最高数量进入台湾空军识别区,白天和夜间的军机航行数量甚至超过前一天38架次的国庆象征意义。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政治学者素拉提尼 (Suratnee Sriyai) 指出,当今亚太地区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战略要地,中国无疑占据明显的地缘优势。东南亚国家作为中国的经济贸易合作伙伴,明显觉察出北京在“一中政策”上采取了愈发咄咄逼人的态势。

泰国媒体同样关注到日本政坛精英对未来的战略布局,评论称有望出任日本新首相的日本自民党新总裁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给外界以雄心勃勃的印象,现年64岁的岸田或将在本月内宣布解散众议院、重新选举并且尽快组织投票活动。更有媒体爆料岸田或将出席10月30日在意大利举办的二十国集团峰会(G20)并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举行会谈。如果消息属实,美日最高领导人打破外交惯例举行会谈的背后,究竟要讨论何等紧急和重要的议题呢?多家东南亚媒体将岸田文雄称为二战以来任期最长的外交部长,曾为邀请美国总统奥巴马2016年访问广岛发挥过关键作用,各方预料四年半的国际政治外交经验将给岸田提供一套有助于协调日本与中国、美国和南韩关系的有效策略。

英美澳签署三方安全协定后,各方聚焦英美向澳大利亚转让技术,使之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英国、俄罗斯、法国、中国和印度的第七个拥有核动力潜艇技术的国家。有媒体关注其他国家是否跟进或者采用怎样的方式加入这场军备竞赛,尤其军工技术卓越领先的日本是否也有意推进发展核动力潜舰。对此泰国朱拉大学东南亚问题研究员比迪副教授(Piti Srisangnam)指出,在新型混合战争(Hybrid Warfare)时代,军备强弱不再是安全对抗的唯一选项。英美澳三方安全协定更值得重视的是其联合功能以及在盟友互信前提下建立的技术开发与合作机制,既可专注搜集情报,发展人工智能系统,联合应对网络攻击,又可针对统一的封锁对象展开经济与安全等多方位围堵。

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2日刊登题为“美国须加强在本区的经济存在”的社论文章,内容透露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自9月21日赴美访问八天期间向美方传达新加坡对国际事务的观点和立场,呼吁不要只从大国竞争角度来看待这个区域,切莫把本区国家当作代理人、棋子或角力场,而是要看到这里的优势以及这个地区的实际价值。对于东盟十国而言,贸易和投资是当前最重要的战略考量。除了军事,美国也必须加强在这一地区的经济存在,保持两者的平衡。

作者:曼谷特约记者 江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