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法国参议院报告:法国能否唤醒欧洲来面对21世纪的中国?

0
法国参议院
法国参议院 AFP – MARTIN BUREAU

明年一月一号开始,法国将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为了更好地履行主席国的职责,法国正积极地进行各种准备,比如,参议院外交和国防委员会就刚刚通过了题为“法国能否为欧洲对中国的觉醒作出贡献吗?”(La France peut-elle contribuer au réveil européen dans un XXIème siècle chinois? )的报告。这份报告是在举行了30多场听证会,对50多人进行听证,在收集了法国驻所有欧盟国家大使的书面报告后撰写而成,主要负责撰写人是Pascal Allizard和Gisèle Jourda等法国参议员,由参议员Christian Cambon主持的外交国委员会一致通过。其中提出了14项建议,来指导法国和欧洲未来的对华政策。Christian Cambon认为:”法国将在地缘战略发生深刻变化的时候担任欧盟轮值主席。这必须是一个让欧洲变得更强大的机会。”

报告指出,欧盟对与中国关系的定义是:伙伴、竞争者和系统对手,这让中国拥有三个自相矛盾的面孔;而且虽然欧中双边贸易协定在2020年12月底签署,但在三个月后因为新疆人权问题的互相制裁而遭到欧洲议会搁置,这些都显示欧盟对中国的立场是矛盾的,也反映出我们现在所处的复杂世界的现实。应该设定什么样的限制,以使不断扩大的中国影响力不与扩散性的干预相混淆?

在此基础上,这个可以说颇具野心的报告涉及内容保罗外向,包括中国在欧洲投资,高科技,教育,太空、5G、电池、数字化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欧洲在国际地缘政治新局势中的定位以及如中国建立公平贸易关系等四条轴线为基础,不仅展示出中国无所不在的巨大影响力,同时也提出了14条应对的方针和建议。

本次国际纵横节目有幸专访到两位报告撰写人,Calvodos省得参议员Pascal Allizard先生和Aude省的参议员Gisèle Jourda女士。

法广:报告中的第一个提到的问题是中国在欧洲的投资,也聚焦可能产生贷款危机的16+1机制,您尤其指出,中国在欧洲大手笔投资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而我们也看到中国继续在法国的关键部门,包括5G和电动车电池等领域进行了投资,为什么这是一个非常值得重视的议题?

Gisèle Jourda:当我们2017年第一次出台有关中国的报告时,欧盟方面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是我们现在必须直面现实。在政治愿望和实际行动之间有巨大落差,我们都很清楚一点。如果想要中国投资势头刹车,从国际准则上着手是非常困难的。简而言之,如果要取得欧洲各国在这个问题上的一致,就需要做出政治决定。欧洲各国都是主权国,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已经清醒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论是在欧洲内部还是外部,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都不一样。

当欧盟推出条例,当我们要制止某件事情的发展势头时,不一定能阻止其前进的力量,这也是我们这个报告的意义,就是要警告中国的影响力已经出现在了几乎所有的领域。

在投资问题上,怎么能够制止一个主权国家与中国签署双边投资协议?而且对这个投资的性质是直接投资还是贷款都很难界定。重要的是,在政治认知和实际行动之间,我们看到中国继续在一些议题上前进,但如何制止 ?这就是问题所在。

但无论如何,我们非常期待欧洲的觉醒,因为在所有的领域都要给出一个答案,要实施已有的条例和规范。欧盟之前签署的中欧双边投资协议已经因为新疆维吾尔族的人权问题而被搁置了,这可以说是觉醒。 法国意识到这些问题,也非常务实,我们希望这个报告也能逐步唤起其它国家的意识。

法广:您所提到的这个中欧双边投资协议是在2020年底签订的,既然对中国投资有如此戒心,法国当时为何也同意了呢?

Pascal Allizard:欧盟和中国签署的双边投资协议,从根本上讲是很有意义的,我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协议,而且法国也认可了。协议的目的是要重新平衡中国和欧盟之间的投资额,我们在报告中也强调了这一点,但应该说这个报告也涉及到一个地缘政治的层面,即迫使中国从与欧盟各国分别签署的双边协议这种方法中走出来,这也是我们在2017年的报告中曾经提出来的。

因为到目前为止,中国一直在利用欧盟的弱点,分别和每一个欧盟成员国签署协议,协议内容甚至涉及到欧盟的职权范围。所以,欧盟和中国的这个双边投资协议的重要性就是终止了分散的局面,面对中国重建其欧洲的团结。所以尽管在欧洲也出现了反对声,应该说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我们必须走出对欧洲非常不利的16+1 机制,其中的一些国家现在面临或将会面临债务陷阱的问题,而当问题真正出现的时候,这些国家就会向欧盟求助,而他们当初签署协议时却是将欧洲完全排除在外,所以中欧双边投资协议是好事。问题是,当我们面对中国,除了做生意外,还有其他问题,包括人权等都是这个协议要遵守的红线,维吾尔族的人权就是一个真正的议题,进而导致欧盟采取制裁,中国也采取了反制裁。尽管这个协议目前被搁置,但对欧盟而言,还是带来了一个好处——迫使所有的国家都联合起来了,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们的新报告被命名为“唤起欧洲觉醒”,这是因为我们认为,法国将在明年1月1号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要负起责任来,因此就必须采取措施唤起欧洲面对中国的觉醒,通过提供服务,通过规范,如果需要的话通过制裁让中国达到投资平衡,为了实现这一点,如果中国不能降低投资幅度的话,那就得开放其市场,包括企业和公共领域,让欧盟也可以和中国的城市或地区签署协议,而这些领域目前都对外国关闭。应该加强在这几个领域的工作,虽然这些都涉及到经济,但也会造成地缘政治等后果,因为目前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竞争不断升级,我认为我们成功达到了这个目的,我们可以成为一个平衡的力量,但每个欧盟国家单边行动的话就不可能实现。

法广: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时间为六个月,而且又碰上法国总统大选,这些看上去非常具有建设意义和野心的想法的实际的活动空间和能力有多大,尤其是像数字化人民币这样一个尚需要进一步观察的话题?

Pascal Allizard:时间不长,但可以促成一个可持续的政治政策的产生, 让其他的欧洲国家参与进来,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就什么都不会发生。在货币问题上,现在美国占主导地位,人民币被低估对中国的出口有利,在目前的概念中,它仍然是一种不可兑换的货币。应该清楚一点,数字人民币的存在是一个事实,在北京的控制下正在发展,而数字人民币是可以兑换的,早晚要进入国际货币市场和美元进行竞争。

众所周知,中国是美国最重要的债权国,因此中美两国从他们自身利益着想也不能吵得太凶,美元弱势意味着中国金融资产减弱,但两年前,特朗普执政期间,在这个领域的确还是出过问题,因为中国将上百亿美元放到市场上,目的是给美国货币政策发出警告。随着人民币数字化的进程,情况会发生变化,这也是中国可能给美国造成的主要威胁,作为欧洲人,我们应该考虑欧元在这场 巨人决斗中的定位,如果欧元仍然是一个记账单位就没有问题,但要冒着欧元在世界市场上贬值的风险,我们现在已经处在美元贬值的境况中,这一点应该清楚,或者,我们重建货币战略, 那样我们就可以不仅仅于欧洲,而且可以在世界市场上存在,但这需要欧洲各国一致的决心,需要各国在这个议题上更紧密的团结,总之,所有使用欧元的国家都应该有货币战略,因为如果我们缺席的话,我们的货币就会贬值,市场也会缩小。

法广:再来看看国际地缘政治,当美国与中国打贸易战的时候,欧洲与中国签署了双边贸易协定,中国因为澳大利亚要调查新冠疫情来源时,中国对这个国家采取了制裁,欧洲似乎也没有对澳洲进行声援,现在美澳英在没有知会盟友欧洲的情况下组成了同盟,澳大利亚也取消了与法国签署的价值数百亿美元的世纪潜艇合同,有分析认为这是美澳对欧洲不信任导致的结果,您如何看?

Pascal Allizard:这种看法十分幼稚, 在澳大利亚发生的事很可能发生在欧洲与中国签署协议的国家,也会发生在一些亚洲和非洲的国家。澳大利亚之前利用地理上的优势与中国大力发展贸易和投资,对中国的依赖同时也未来带来困难,所以现在澳大利亚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弱面对中国的依赖性,他们有两种可能性,要在欧洲和美国之间做出选择,他们转向了美国,可能因为文化相似的便利,可能因为美国是地区强国,或许法国在印太有些影响力,但欧洲不是,脱欧的英国在印太地区有没有影响了,所以,应该面对现实,遗憾的是这个决定不是共同做出的,法国没有参与决定,做出全面的平衡,因为法国拥有制造核动力潜艇的技术,澳大利亚,美国和英国对待我们的方式很差劲,所以应该通过某种方式重新进行平衡。经常提到经济损失,但实际上经济损失并非非常大,但实际上在外交和地缘政治的角度看,这对法国的确是一个非常大的挫折,我们只能表示遗憾,现在需要进行重建,但我再重复一次,不能颠倒角色。澳大利亚之前签署了潜艇协议,但他们的总理换了人,新总理推翻了之前的协议,但之前很长时间内,澳大利亚都将自己置于依赖中国的地位,现在他们正在做出改变,从根本上讲,他们有自己的道理,但遗憾的是他们牺牲了我们的利益达到自己的目的 。

法广:在这个报告中,也提到了中国通过统战让软实力在法国学术界进行布局,包括中国与几乎所有法国大学之间签署的合作协议,当然还有遍布法国各大学的孔子学院等,报告中提到影响力提升到“干预力”……美国已经开始采取一定的限制措施保护自己,法国在这方面有什么举措吗?

Pascal Allizard:参议员院刚结束了一个有关外国在大学和高等学府影响力的报告,这是一个核心议题,不仅仅关系到孔子学院,所以在我们的报告中将“影响”提升到了“干预”,在参议院即将公布的报告中,我们注意到中国的影响力当然不仅限于孔子学院,包括大学生和研究生的交换和交流并不仅仅限于科学领域,法国目前在很多科学领域依然处于尖端位置,所以,我们不能让别人偷窃我们的研究成果,不管是中国还是其他国家。

Gisèle Jourda补充说,除了大学学术界的影响带来的令人担心的干预外,不要忘记那些文化交流渠道。在这个问题上也要绝对保持警惕,所以今天无论是文化,体育还是在科技领域都有很多重要的问题要面对和处理。

法广:如何理解欧盟与中国关系的三重定义?

Pascal Allizard:欧盟的定义是,中国是合作伙伴,竞争对手和系统对手,这就是布鲁塞尔对中国的三重定义,但我们说出这三个定义后就什么都没说,而且还让所有的行动瘫痪,这也就是我们在报告里呼吁欧洲从这这个三面咒文中走出来,因为,的确中国是合作伙伴而且必须是,做生意也需要竞争,但说到系统性对手就更加复杂了,因为牵扯到我们刚才提到的地缘政治议题。

法广:如何定义中国和法国之间的关系?

Pascal Allizard:是友好的关系,法国是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国家,在戴高乐总统执政期间,两国外交关系非常好,我认为法国的外交部门应该继续有能力和所有国家进行对话,和所有的国家保持关系,但是,应该在必要的时候表达自己的观点,好的方面就继续发展,不好的方面就要找出解决方案,而今天在和中国的关系中有不少问题,应该能够进行对话,找到解决方案。

Gisèle Jourda:我们现在知道中国力量在欧洲和全世界的存在,我们应该有应对的杠杆和能力,这就是我们这个报告的涵义所在,也就是应该如何绕过去,因为我们不能阻止事态的发展趋势,刚才您说到应该怎么办,我的回答是,中国的崛起是事实,象墨汁一样不断向外部哥哥领域扩散,我们必须谨慎应对。

非常感谢两位参议员接受法广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