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李銳的舉薦就沒有江澤民的後來

0
習近平(中)和江澤民(右)。(Public Domain)  Photo: RFA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陳元的“上鋪兄弟”差點當了中組部長》中,介紹了被BBC的一則專題報道稱之為“百歲之齡的中共反叛者”,因其曾經擔任過毛澤東秘書而廣為外部世界所知的李銳先生在投身中共期間,也還曾擔任過陳雲和高崗的政治秘書。

一九四五年抗戰結束之前,李銳被任命為《冀熱遼日報》的報社社長,當年八月隨八路軍冀熱遼軍區由河北進入東北。

中共軍隊逐步控制東北全境的過程中,陳雲負責接管瀋陽,此前即已經把李銳從高崗那裡挖過去,任命為自己的政治秘書。因為當時的瀋陽算是中共和國民黨政權爭奪天下整個過程中接管的第一座大城市,用李銳先生晚年回憶文章中的話說:“問題非常複雜,除日常工作,向中央寫報告等文字工作外,還主管外事和看報紙大樣……。”

在這個工作過程中,李銳可謂幫了陳雲的忙,陳雲從此對他十分欣賞,也願意與他推心置腹。當時的國民黨北平守軍主將傅作義放棄抵抗,宣布“和平起義”後,李銳隨陳雲即刻入關,住進了北京飯店。

當時已經接到通知,讓陳雲到河北西柏坡與剛剛抵達那裡的毛澤東和周恩來等人碰頭開會,很是興奮的陳雲告訴李銳說,自己想回老家上海工作。而李銳則斷言他陳雲會被中央安排留在中央分管財經工作,並表明等陳雲去中央工作後,自己就回湖南老家。

當時陳雲到西柏坡開會的幾天里,留在北京的有心人李銳特別找了幾家舊書店,為陳雲買了一大箱財經方面的書籍,尤其資料性的大書。

事情的發展果然不出李銳所料,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共政務院一成立,陳雲即被任命為副總理兼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次年初即給中共湖南省委的第一任書記黃克誠寫信,希望調李銳進京。

當時的李銳也是在東北與黃克誠結識的,所以自己的家鄉湖南剛被“和平解放”,被任命為中共湖南省委書記的黃克誠即幫了他回湖南老家工作的心愿,安排他出任《新湖南報》主編,繼而又把他調到自己身邊,擔任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長。

一九五零年十月,當時的中共中央書記處的“五大書記”(相當於現在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一任弼石病逝。而在此之前,陳雲已經在當年中召開的中共七屆三中全會上被宣布接替病中休養的任弼石的中央書記處書記工作,等於是正式進入了中共中央領導的核心層。

此後的陳雲,終於還是把李銳“動員”到北京國務院任職了。

這進一步發生的故事的背景是,1952年9月,時任湖南省委書記黃克誠奉毛澤東之命進京,黃克誠便要求李銳同去,並告訴他陳雲兩年前即已經來信要李銳回到自己身邊。

進京之後,李銳晉見陳雲,陳雲想讓李銳留在自己身邊工作,但李銳表示想做點具體事情,陳雲就將他安排在燃料工業部任水電局長(之後為水電建設總局局長)。

李銳先生生前曾在《炎黃春秋》雜誌上發表的回憶文章中寫道:“一九五零年他(陳雲)還給黃克誠寫信,要調我回京,黃克誠根本沒告知我。在瀋陽時,我們一起參觀過豐滿水電站。後來讓我管水電,也是陳雲安排的。”

一九五八年,李銳又被任命為水利電力部副部長。中共建政之後,首任水利電力部長是“黨外人士”,國民黨降將傅作義,所以李銳這個由主管副總理陳雲一手安插進去的副部長是一個十分關鍵的角色。

李銳(推特圖片)

李銳(推特圖片)

回憶到中共建政前至文革前與陳雲的交住史,李銳先生最為自豪的是自己文字工作能力和自己大學期間早已經掌握的工業方面的專業知識最令陳雲印象深刻。

 

李銳日後被陳雲要求到中組部工作的時間是一九八二年三月,同時進入胡耀邦任組長的十二大人事小組,擬定十二大的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中顧委委員名單。

在此過程中,李銳為在新晉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中提升具備大學學歷者所佔比例,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胡耀邦聽取他的意見,要求在各省和中央機關推薦出一批四十多歲的具備大學學歷的司局級幹部直接進中委或候補中委。於是,時任甘肅省委第一書記宋平推薦了胡錦濤和陳光毅。

這裡需要特別說明一句,就是外界了解胡錦濤的人都知道他是十二屆中央委員,事實上他在一九八二年十月召開的十二大上只是被安排為中央候補委員,他的十二屆中央委員身份是一九八五年的黨的全國代表會議上被增補進去的。而直接在一九八二年十月的十二大上因其“黨內高級知識分子”背景直接進入中央委員序列者之一的江澤民,其舉薦人就是李銳。

其實此前的李銳對江澤民沒有太多的了解,但延安時期和李銳在共產黨自己的監獄裡成為莫逆之交的周建南,向李銳竭力推薦了自己的老部下江澤民。

十二大之後,由黨中央主席改成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要李銳準備推薦新當選的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中的二、三十個人,跟中央的老領導同志見面。讓李銳先將這二、三十人的簡歷寫出來,印好後交給他。李銳推薦的這二十多個人里就包括了日後先後當了中央總書記的江澤民,胡錦濤,以及胡啟立,喬石,尉健行,吳邦國,李鵬和王兆國等人。

名單交給胡耀邦的次日 ,在京西賓館開了一個會,鄧小平、陳雲、彭真、李先念、薄一波、王震、宋任窮、鄧穎超、楊尚昆等黨內元老均有出席,由胡耀邦主持會議並唱名,每出場一個,都由李銳介紹他們的簡歷和政績。

按照李銳先生二零一六年所寫的一篇回憶文章的說法,他所着重參與的十二大前後選拔幹部第三梯隊的過程中,按照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的四化標準,總共選了一千名省部級後備幹部。後來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當選的中央領導人,大部分都從這一千人中產生,到二零一六年還有約六百人在位。再如今的中共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里,則只有習近平和李克強兩人是屬於那份名單里的。其他則全都是政治級別上的“晚輩”了。

比如,說起來比李克強還年長一歲的韓正,當年李銳負責幹部第三梯隊建設時,他韓正還只是上海一家工廠里的副科級幹部。

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里已經介紹過了,雖然李銳自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即“反骨”暴露,但時任總書記江澤民卻一直都還對他保持幾分敬意。其重要原因就是李銳對他有“知遇之恩”。除了十二大上的極力推薦,江澤民一九八五年能夠由電子工業部長位置上改換跑道,被任命為上海市長,也是李銳向胡耀邦的舉薦在先。

延安時期和李銳在共產黨自己的監獄裡成為莫逆之交的周建南。(Public Domain)

延安時期和李銳在共產黨自己的監獄裡成為莫逆之交的周建南。(Public Domain)

事後李銳即把此事告訴了周建南 ,周建南轉告江澤民之後,江澤民次日便登門拜望李銳,當面謝恩。而李銳雖然也提醒了一些到上海工作後必須要面對的複雜人事局面,但也告訴他這事的最終決定權不在耀邦,不在中央書記處,而在陳雲。

就是因為李銳是屬於黨內幹部的專業人才,所以一九五六年的胡喬木以中共中央副秘書長和毛澤東秘書的身份要求他李銳給《人民日報》寫社論,文章的題目就是《幹部必須學習自然科學》。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陳雲和鄧小平共同提出幹部“四化”標準 — 即革命化,年輕化,專業化和知識化之後,李銳再次回到了政治局常委會分管組織工作的陳雲的視線里。

熟悉中共執政史的人士都知道,上一代中共元老中的陳雲生前對自己家鄉上海的控制欲有多強 — 當然這裡說的是“文革”結束之後到中共老人政治結束之前的那十幾、二十年時間裡。所以當年李銳向胡耀邦舉薦的江澤民接任上海市長,首先必須過的就是陳雲這一關。而江澤民在陳雲那裡之以已經博取了好感,首先就是因為李十二大之後的那次晉見黨內元老的會議上,被李銳的一番重要介紹。其次就是江澤民在當電子工業部長期間曾經由李銳引薦,到陳雲府上拜見過一次。

陪同老父接見江澤民和李銳的陳雲之子陳元,大學本科專業是清華自動控制系,與上海交大電機工程專業畢業,當時正擔任電子工業部長的江澤民無疑很有共同語言。李銳先生也相信陳元在自己父親那裡應該是會替江澤民美言的。

李銳先生五年前的回憶文章中也曾記述說:耀邦下台以後,跟我有過幾次長談。他告訴我,他原來以為我是陳雲的人,所以一直與我保持距離,後來才發現我是一個按自己的思想做事的人,不是一個跟線的人。其實從陳雲傳話讓我去中組部,到我離開中組部,我在中組部期間,跟陳雲只見過一次面。他說了讓我“頂住”兩個字,還說上海的班子不要動。

中共十二大召開之前的一九八零年,上海市委第一書記即換上了陳雲五十年代在國務院最信任的部長之一陳國棟。此人生於一九一一年,十二大召開時已經七十一歲,而十二大規定的新任中委的年齡限制是六十六歲,所以只能被安排為中顧委委員。但就是這樣,因為陳雲的一句“上海的班子不要動“,這位已經進入了中央顧問委員會的陳國棟,楞還是把上海市委第一書記的位置一直坐到一九八五年的年中。

一九八五年年中在籌備召開中共黨的全國代表會議過程中,鄧小平和陳雲共同決定讓一批年過七十的老幹部退下去。此時還再讓已經七十有四的陳國棟續掌上海市委,實在有些說不過去了,陳雲這才同意上海市委改組。陳國棟退居二線出任上海市顧問委員會主任,並將這個職務一直擔任到一九九二年中共十四大召開之前。

與陳國棟交出上海市委第一書記職務的同時,時年七十歲的市長汪道涵也退居二線,轉任中顧委委員。

這位汪道涵,筆者在二十年前出版的《江澤民的幕僚》一書中曾有重點介紹。此人在中共建政之初受命負責中共新建上海市委政府之工業部門時,即對江澤民有過提攜,日後江澤民進京任職國務院的機械工業部門並成為周建南的手下,也是隨汪道涵而去的。所以筆者在過去二十多年裡陸續完成的書籍和相關文章里,主要強調了汪道涵在江澤民調任上海市長過程中的作用,現在回想起來,在當年與李銳先生見面時,李銳先生就說過一句“上海的班子怎麼換,汪道涵這一級是說了不算的”。

由此說來,如果不是李銳先生從一九八二年初開始的幾次重要的舉薦,即沒有江澤民日後主政上海的大前提。在此假設之下,後來的江澤民即使是有機會從國務院部長升格為一屆國務委員甚至國務院分管工業的副總理,一九八九年的總書記替換人選也不會考慮到他的頭上。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