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二十大临近 习近平要掀新一轮政治清洗小高潮 公安成重点

0

习近平视察陕西党史基地分析称与家族历史密切相关

网络图片

前司法部长傅政华的落马,没有悬念地成为中国这个国庆人们广泛热议的话题。更恰当地说,傅让民众感兴趣的不是他的前司法部长身份,而是他的警察角色,他曾官居北京市公安局长和公安部副部长的高位,由于他以及早于他一天被通报”罪行”的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共同参与制造了臭名昭著的709人权律师案,这两人的落马尤其是傅,在很多人看来是大快人心。

目前不知傅政华何以被抓,从中纪委”严重违纪违法”的通告看,想必问题的后果不亚于孙力军。中国历来不乏傅这样的酷吏,但多数最后都被皇帝抛弃,难有好下场。当这位京城”九门提督”权势熏天时,他可能压根不会去想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成阶下囚,现在等待他的是漫漫铁窗生涯,他有的时间去反思自己为虎作伥,为主子做打手的代价。
权力的垫脚石

对习近平而言,傅政华的倒下不过是他迈上绝对权力的又一个牺牲品而已,是为党清除渗透于身体的”流毒”,他是不会有对昔日打手半点怜悯的。因为这样的”牺牲品”和”流毒”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一仗功成万骨枯”,习的不可挑战的权力权威和地位,是建立在他的”党内同志”进监狱的基础上的,他们是他的绝对权力的垫脚石,监狱的大门都为他们打开着。单单一个公安部,十九大后,就有三位副部长落马,还差一人就可凑一个牌局。而今年到现在为止被拿下的副部级干部,也有十几个,中管干部,则达20多人。

然而,这不意味着尾声或结束,恰恰相反,随着中共二十大明年下半年登场,这可能是新一轮对高级官员大规模清洗的开始。

习必须保证二十大按照他的意志如期举行。二十大之于他,比十八大和十九大这两届中共的代表大会更重要,因为后两次党代会在中共的制度惯例上是正当的,而二十大是破坏政治惯例后的一次党代会。尽管普遍预测他在二十大连任不会遇到像样的反对力量,甚至连反对力量都没有,但在二十大未召开前,谁也不能断定,不会有一些杂音或者变数。习当然不担心他不能控制住局势,对这点”自信”他应该还是有的,他要的是将二十大开成一个所谓”团结胜利”的大会,换言之,二十大对习近平的意义,不在于他能连任,而在于他在全党尤其党的高层无异议的连任,也即没有任何公开的反对声音,如果出现这样的异议,他会认为这是他的失败。

以“反腐”的名义

但要做到这点,最好的手段依然是以反腐的名义进行政治清洗。习建立起巩固的权力无非靠的是两手,一手是在政治建设的口号下的政治高压,一手就是反腐。政治高压虽然让官员也害怕,可倘若没有反腐与之配套,党内政治高压的成效就起不到现如今的作用。因为在经历文革之后,再严厉的政治高压也不能动用专政工具,对官员能够起到的阻吓就是靠边站,最多是免职。然反腐不同,它能把官员投入监狱,在多数官员都有腐败嫌疑的状况下,这始终是对他们的杀手锏。官员可能不怕丢乌纱帽,但绝对怕牢狱之灾,更不用讲项上人头。何况,现如今的反腐不但针对的是官员个人,还会连累家人乃至整个家族。因为当下的腐败一般也是全家齐上阵。

十八大后,习在王岐山的支持下,发起了中共建政以来最猛烈的反腐运动,大大小小的落马官员有几十万。官方认为这场反腐运动取得了预期成效,腐败猖獗的势头被遏制住了,很多人也持这种看法。但实际上,被查处的官员只是中共官员队伍腐败的一少部分。几十年的腐败存量,不是5年疾风暴雨式的反腐能够清除的。”旧伤”未好,”新伤”又来。十八大后,虽然中共出台了很多预防腐败的制度和措施,但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些反腐措施虽然增加了官员的腐败成本,可并不能成为中共不让官员腐败的”护栏”。十九大后多数落马的高官,官方在通报其罪行时,通常都会说”十八大特别是十九大后还不收手”这句话,可见面对习的严厉反腐,官员们照样敢前腐后继。事实上,十九大后的将近4年里,落马官员的数量依然很多,而在最近几月,官方”打虎”的速度也明显加快。这说明现有的反腐机制并不能像官方宣传的那样有效地遏制了腐败。

腐败不除对中共是一大威胁,但对习近平未必不是件好事,一方面他可以反腐的政治姿势来赢得众多不明就里的民众的喝彩和支持;另一方面他又能够对腐败官员形成一种威慑效应,办谁不办谁,习有很大的权衡空间,谁对习有用,利用价值大,习可能放他一马;谁对习有二心,不忠诚,甚至在背后搞小动作,习就很可能拿他开刀。从而,习可以很好地拿捏他们,让他们乖乖地受他摆布。

当然,在目前中共这样一个特殊时期,习也必须预防”猫捉老鼠”的反腐游戏里出现的某种风险。因为尽管官员们表面上对他敬畏有加,但他们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跟他是不是一条心,只有上帝才知道。他必须假定几十万官员、几千个省部级干部、几百个中央委员和几十个政治局委员里有两面人,如果这些两面人对当下环境做出了误判,或受某种引诱而做出什么不利习或中共的事情,很可能会导致一种不可知的后果。习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他要尽可能扑灭一切能够引起火星的燃点。

公安成为整肃重点

而在中共的整个官僚队伍里,最使习放心不下的,可能就是政法系统特别是公安口。作为和平时期中共主要专政工具的警察,他们不但保卫中共的政权安全,也直接保护各级领导干部的个人安危。如果他们有二心,是两面人,他们是有手段、资源和能力危及领导人的安全的。对习来说,他会挑选最忠诚的卫士来保护自己,但即使他个人的安危不会受到警察队伍中的两面人的威胁,其他领导人包括地方领导人若出现意外,或者出现一些不可测的事件,无疑将对二十大的顺利召开造成阴影。所以在这一年时间里,必须确保对警察权的绝对控制,用绝对权力来保障绝对安全,否则,二十大很可能会有麻烦。

习近平的五年:中共更强还是更弱?

对孙力军”罪行”查处的通报透露出习对整个警察队伍还不能完全掌控在自己信得过人的手里的某种焦虑。通报指责孙”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政治品质极为恶劣,权力观、政绩观极度扭曲”,”为实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操弄权术,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狂妄自大,恣意妄为,大搞特权,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长期搞迷信活动;使用公安侦查手段对抗组织审查”等。这些都是严重的政治指控,考虑到孙只是一个副部级官员,这种严重政治指控的目的只有一个,即预防全国的公安系统再出现像孙这种两面人,他们即使只有极少数,产生的破坏作用也绝不能等闲视之。

傅政华是不是一个犯有同孙类似罪行的两面人,只能等官方进一步的通报。十九大以来,公安系统有很多地方的一把手落马,而公安部包括傅在内,至今也有三名副部长成阶下囚,这在在表明,十九大后,习是将清洗的重点指向公安系统,这个情况在临近二十大前会更彰显。一个内心极度不安的领导人,在掌握了绝对权力后,会用不断的政治清洗来表现他的绝对权力,中共二十大前,习怕是要掀起一场政治清洗的小高潮为党代会鸣锣开道,虽然打着反腐的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