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話中南海:朱鎔基的伯樂居然是宋平和陳家父子

0
前中國總理朱鎔基。(Public Domain)

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過了,如果不是李銳先生從一九八二年初開始的幾次重要的舉薦,即沒有江澤民日後有機會被選拔去主政上海的大前提。在此假設之下,後來的江澤民即使是有機會從國務院部長升格為一屆國務委員,甚至國務院分管工業的副總理,一九八九年的總書記替換人選也不會考慮到他的頭上。

李銳先生還認為,家鄉上海是陳雲的“政治大本營”,鄧小平對上海的高層人事有了話語權,都是八九“六四”事件之後的事情了,而在此之前,中央安排朱鎔基到上海當市長,最開始是不是陳雲點的將不好說,但陳雲肯定是非常贊同的。

其實,無論是一九八五年中江澤民接掌上海市府,還是一九八七年底朱鎔基被從國務院派往上海,接替已經上海市委書記身份進入了十三屆中央政治局的江澤民的上海市長職務,雖然肯定都各自經歷了一個被推薦和比對的過程,但最終拍板決定的人,既不是時任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和趙紫陽,也不是所謂“黨的第二代領導核心”鄧小平,而是陳雲。

一九八七年十月召開中共十三大時,時任國家經委副主任朱鎔基被提名為中央候補委員候選人,雖然中選,但所得選票數較低。在一百一十名當選的候補中央委員中,他名列第九十一名。究其原因,最大的可能是朱鎔基雖然在當時的國家經委機關很有影響力,但在全國範圍內基本上沒有什麼知名度。當時大多數人都不曾想到朱鎔基不久會主政上海,更沒有人會預料到他日後會成為一屆中共國務院總理。

如果說當年的江澤民之所以能夠進入陳雲的視線,與李銳在中共十二大召開之前的大力舉薦是分不開的,那麼這個朱鎔基之所以能夠進入陳雲的視線,並逐漸為陳雲所欣賞器重,最初的舉薦人就不是李銳了,而是陳雲自己的兒子陳元,以及陳雲放心把組織大權交給他的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央組織部長宋平。

當年朱鎔基的政治行情日益看好後,海外媒介幾乎是異口同聲地把他評價成政治上的開明派和經濟上的改革派,甚至寄希望於他會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所以當年的“朱粉”們是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接受,朱鎔基曾經是被政治上的保守派和經濟上的僵化派之代表人物宋平所推薦這一說法的。

一九九二年十月的中共十四大之前,當時的很多海外政論文章都把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宋平和姚依林並列成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內,堅決反對提拔朱鎔基的兩大障礙人物。其實,當年的朱鎔基之所以通過宋平的“初選”,然後又能取得陳雲,也還有鄧小平的認可,首先也還是“政治可靠”這一條。

一九三七年在清華大學秘密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宋平,其人雖然資格比中共建政當月在清華入黨的朱鎔基老得多,但兩人同出於一所學校,又是先後在這所學校里參加了中共地下黨的赤色學生運動,這無疑是朱鎔基能夠被宋平政治上信任的第一個基本因素。

我們本專欄的上一篇文章中已經介紹了中共建政之初,陳雲被從東北局調回中央,擔任主管經濟工作的政務院副總理的那段歷史。

一九五二年國家計委成立之後,曾經也是陳雲在東北局部下的宋平,以及馬洪、朱鎔基等人均奉調北京……。如果不是日後的朱鎔基在毛澤東親自發動,鄧小平親自領導的反右運動中落難,朱鎔基在中共“文革”之前晉陞至國務院某部副部長的可能性不是沒有。

在中共政權的整個鄧小平時代里,宋平的僵化和保守在中國大陸 — 尤其是在中共高層內,是人所共知的。特別是在一九八九年的“六四”鎮壓之後,他一度熱衷成立一個中共中央“反對和平演變委員會”,一時間甚至都成為黨內笑柄。

而就是這樣一個當年黨內保守勢力的代表人物,之所以能夠對曾經的“黨內右派分子”朱鎔基有足夠的政治信任,就是因為他在一九八七年六月以國務委員身份兼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長之後,在考察朱鎔基的過程中,從政治是否可靠的角度上,自然是以朱鎔基青年時代熱心赤色學運,在中共建政之前的一九四七年即已經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外圍組織“新民主主義青年聯盟”的紅色歷史為信任基礎;被打成右派之後,對黨的忠心仍然“堅定不移”;而被“糾正”並恢復黨籍之後,確實也是經常把“母親錯了孩子,孩子怎能恨母親”這樣的比喻掛在嘴邊上,當然令宋平十分感動……。

在今年七月一日舉行的中共百年黨慶大會上,104歲的宋平是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亮相的所有中共元老中最年長的一位。有外界媒體因為他曾經在甘肅省委第一書記任上推薦了日後成為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而稱他為中共黨內“最大的政治伯樂”。而外界至今幾乎沒有報道的是,這位中共黨內“最大的政治伯樂”還曾經考察並推薦了日後成為中國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

 

中共元老宋平。(Public Domain)

中共元老宋平。(Public Domain)

前面說到的這位馬洪,與宋平一樣資格甚老,當年在延安時,“為準備派往外地做秘密工作的需要”,是時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長陳云為他把牛黃的名字改為馬洪。一九五二年進京之後,宋平是國家計委委員之一,馬洪則擔任副秘書長職務。而當時兼任國家計委主席的高崗垮台後,本來是前途無量的馬洪被打成了高崗的“五虎上將”之一……..。

“文革”結束後,馬洪於1978年受命創建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並任所長;日後擔任過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院長,以及國務院副秘書長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等職;一九八二年,因陳雲的提名,當選為十二屆中央委員會候補中央委員。

奉命組建社科院工經所並出任社科院副院長兼工經所長後,馬洪立刻將已經在石油部工作的朱鎔基重新招回自己門下,委以該所的第一個研究室工業經濟研究室的主任職務。與此同時,陳雲長子、“文革”中從清華大學自動化專業畢業的陳元,成為該所招收的首批碩士研究生之一。在工經所期間,朱鎔基以研究生導師和清華學長的身份與陳元之間建立了良好的私人情誼。陳雲當時身體狀況還好,時常會讓陳元通知馬洪等黨內經濟專家上門,或清談或討論具體經濟政策,而馬洪每次都會帶朱鎔基同去。

而朱鎔基雖然與陳元的師生關係時間不是太長,但朱鎔基離開社科院之後,也仍然還是陳雲和陳元父子的常客之一。當時的陳雲對國務院經貿系統的情況了解,朱鎔基的情況反映一直都被陳雲認為是言簡意賅,說得明白。

眾所周知,朱鎔基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之後也被宣布開除了中共黨籍,而一九七八年,朱鎔基正是在馬洪和陳元等人組成的工經所黨支部內,被討論通過恢復黨籍的。所以後來朱鎔基在以國務院副總理身份親自兼任央行行長後,即有時任央行副行長的陳元的手下對周圍人吹噓說:朱鎔基的黨籍,當年都是我們陳行長給恢復的。

這就是為什麼,一九八七年在為江澤民挑選上海市長繼任人選過程中,目標鎖定朱鎔基之後,宋平能與陳雲一拍即合的最關鍵原因。而當時的馬洪在被宋平徵求意見時,更是極力為朱鎔基美言。

一九九一年,朱鎔基被從上海市委書記位置上調任國務院副總理之後,海內、海外人人都相信就是鄧小平拍板的結果。話是不錯,但當時鄧小平在自己已經於黨內“沉痛承認”胡耀邦和趙紫陽兩任接班人都選錯了,本人因為把黨中央、軍委主席職務已經在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份交給了江澤民,並因此被中共官方媒體公開對外宣布“完全退休”的前提下,怎麼可能在不徵得當時還是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的陳雲的同意,就擅自任命一個國務院分管經濟工作的副總理?要知道,當時被朱鎔基頂替工作的姚依林一直都是陳雲幕後掌控國家經濟命脈的第一代理人。僅因此,如果鄧小平當時提名的不是一個讓陳雲中意的國務院經濟副總理人選,是不可能最終進入任命程序的。

事實上,當年海外也曾有報道說:朱鎔基剛剛於一九九一年被調到國務院工作後,陳雲要他陪自己去上海;並向他表示,提拔朱鎔基進國務院當副總理是自己點的將。但就是因為當時的朱鎔基已經被戴上了一頂“中國戈爾巴喬夫”的政治光環,以至沒有人願意相信他會被黨內保守派的領軍人物陳雲所信任。

陳雲資料照片。(Public Domain)

陳雲資料照片。(Public Domain)

當年,有幸與到訪美國劍橋的李銳先生討論一些中共高層人事問題,討論到朱鎔基時,李銳先生表示,外面關於鄧小平中意的李瑞環也被老人們討論過能否勝任總理職務的說法可能有點影兒,但持否定意見的人都是說李瑞環不懂經濟,鄧小平對這一點是認同的。而在考慮安排朱鎔基時,鄧小平最欣賞的就是他懂經濟這一點。鄧小平認為,他比江澤民、鄒家華和李鵬、李鐵映等人都強,關鍵在於這四人只懂技術,經濟上至多是一知半解,而朱則是當時那一批六十多歲的人里,真正懂經濟的、不可多得的人才

李銳先生表示:陳雲其人有一大特點,就是“愛才”。尤其因為自己是搞經濟的,所以對真正懂經濟的理論人才尤其偏好,朱鎔基在陳雲那裡肯定是沾了這個光。

一九九一年,朱鎔基奉調國務院主管經濟工作之後,正是時任央行副行長陳元出主意讓他親自兼任央行行長,取代了“外行領導內行”的國務委員李貴鮮。朱鎔基兼任央行行長之後,陳元被從第二副行長位置上又前進一位,成為黨組副書記兼副行長。

記得當時曾有海外中文媒體的相關文章分析說,因為朱鎔基是以國務院副總理身份兼任央行行長職務,所以陳元這個副行長應該已經是正部長級待遇了。但更接近事實的說法應該是,陳元在調任國開行行長的同時才被中組部“明確為正部長級”的。

朱鎔基正式接替李鵬的國務院總理職務之前,設想讓陳元出任央行行長的計劃因為陳元的落選中央機關黨代表而阻力重重。於是,乾脆“另起爐灶”的陳元領軍重組國家開發銀行,在政策和資金等方面有朱鎔基鼎力支持,組織架構上有江澤民的正部級機構的特許,成了國務院屬下的一個地位最為特殊的金融獨立王國。

有接近陳元的人士透露說,對鄧小平和陳雲身後的那兩屆中央領導集體中的主要成員,陳元打心底里敬重的只有兩個:一個是江澤民,一個是朱鎔基。至於他最看不上的也有兩個:一個是溫家寶,一個是已經去世的黃菊。前者是因為對陳元國開行事業支持的力度不夠,後者是因為“外行領導內行”。而他陳元與江澤民的相互之間,以及與朱鎔基的相互之間的“知遇之恩”,我們在本專欄的下篇文章里還會介紹更多的內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