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举办宗教领袖峰会 达赖喇嘛未获邀请?

梵蒂冈举办宗教领袖峰会  达赖喇嘛未获邀请?

教宗方济各(Francis)10月4日邀集全球宗教领袖召开“信仰与科学:迈向COP26”会议,签署共同宣言,但并没有邀请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参与,引发“惧中”的质疑。(路透社)

近日,罗马天主教宗方济各举办全球宗教领袖峰会,但是没有邀请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参加。事件引发外界舆论质疑。

梵蒂冈教廷、英国和意大利共同在4日召开“信仰与科学:迈向COP26”( Faith and Science: Towards COP26)会议。各方共同签署宣言,向即将在苏格兰召开的联合国第26届气候变化大会(COP26)提出呼吁。

会议由罗马教皇方济各主持,伊斯兰教、犹太教、印度教、锡克教、佛教、儒教、道教、拜火教和耆那教等20多国,约40名代表性的宗教领袖和科学家与会。

教廷外长:达赖喇嘛理解教廷的苦处

曾获颁诺贝尔和平奖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并未受邀,引起意大利媒体批判。

西藏之声、路透社都报导,梵蒂冈外交部长盖拉格(Paul Gallagher)在活动上致词解释,“会议主办方没有邀请达赖喇嘛尊者,是因为目前与中国间的复杂关系。尊者理解我们的苦楚,也清楚他一向备受罗马教廷的爱戴和尊重。”

对于梵蒂冈外长的说法,自由亚洲电台6日致电印度达兰萨拉的达赖喇嘛办公室秘书长才嘉(Tsegyam)进行查证。

达赖喇嘛办公室:未曾联系 难以理解对方说词

才嘉说:“教廷、教宗是否有跟尊者有过联系或说明?我们这边回答是‘没有!’尊者有回覆了解难处之类的事情吗?我们说‘没有!’。”

RFA记者:所以是教廷外长自己的说词?

才嘉说:“对啊!我们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讲,难以理解!”

罗马大报:梵蒂冈再打达赖喇嘛一巴掌

台湾中央社报导,罗马大报《信使报》以《梵蒂冈再打达赖喇嘛一巴掌》为题,贴出已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接见达赖喇嘛的相片,质疑方济各为避免惹毛中国,从不肯会晤达赖喇嘛。《信使报》指出,达赖喇嘛是最积极昌言环境保护的宗教领袖,曾说他相信若佛陀降生地球也会成为环保主义者。在方济各发表“愿祢受赞颂”的环保通谕后,达赖喇嘛更立刻公开推崇教宗。但方济各始终顾忌影响梵中对话,从不公开谈论西藏人权与宗教自由问题。

达赖喇嘛及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格桑坚参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教宗邀集各宗教领袖倡议环保连署初衷很好,却拒绝邀请最负盛名、三十年致力推动关注全球气候变化的宗教领袖之一的达赖喇嘛,成为教宗的一个瑕疵。

藏人:向强权低头却拿尊者的宽容作借口 有损教宗威信

格桑坚参说:“不仅有损教宗个人威信,有损梵蒂冈的精神,其做法是向强权政权低头。非常清楚,不管解释的多堂而皇之,都是不敢向强权政治说不,就是恐惧!”

格桑坚参提到,如果不邀达赖喇嘛参加,能使得中共对天主教、基督教等家庭教会及佛教等宗教网开一面还值得,但中共绝不会放弃对境内宗教的打压。

格桑坚参说,“达赖喇嘛尊者宽容和大度,不给对方造成麻烦这样高尚的品行,开始成为有些人迎合像中国这样专制政权的借口,堂而皇之以尊者达赖喇嘛了解苦衷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我认为,这是非常不可取的行为。”

青藏高原过去因藏传佛教文化受保护具指标性

格桑坚参提到,大会也可邀请大宝法王、萨迦法王等知名藏传佛教领袖,却没有看见“西藏高原被称为世界的屋脊、亚洲的水坝,受到中国专制政权盲目、掠夺性开发。几千年冰川开始融化,河流干枯。过去保护这特殊高原气候的外部文化因素就是西藏藏传佛教,藏传佛教却没有一个领袖受邀,教宗倡导呼吁的意义就减少许多,变成一个政治秀而已。”

台学者:台湾心道法师都受邀 达赖喇嘛委屈了

梵蒂冈与台湾有邦交,台湾灵鹫山心道法师受邀参加,因新冠病毒疫情不克出席,改以预录视频参与。

台湾真理大学宗教文化与资讯管理学系教授张家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心道法师是台湾佛教五大山头(慈济、佛光山、法鼓山、中台山、灵鹫山)之一的领袖:“在台湾至少排第四、第五,放在全球宗教峰会,他都受邀了,达赖喇嘛没有受邀,这是委屈达赖喇嘛了。”

梵中进入“蜜月期”? 能换得访问中国?

张家麟分析,“绝对是政治考量,不是外长所说梵中关系复杂,而是梵蒂冈跟中共还处于蜜月期,他当然不会去妨碍两个政权的友好,去碰触中共的禁忌。达赖喇嘛在全世界的走动,事实上是中共的禁忌。中共用它的外交、经济的影响力,几乎在全面封锁达赖喇嘛,除了少数几个大国不太理会中共以外,如美国、法国,达赖喇嘛想去很多地方都被中共框住。他想去外蒙古,外蒙古不敢得罪中共,最后还是取消;他想来台湾,台湾再怎么对抗中共,最后也不敢让达赖喇嘛进来。”

张家麟提到,教宗有其理想性和现实面,尤其最近梵中枢机主教任命协议平顺推动,方济各正好提高他在中国大陆作为天主教最高领袖的地位,这是历任教宗所没有达到的,教宗很珍惜跟中共拥有的友谊。对于梵蒂冈外长声称“达赖喇嘛深知教廷对他的敬意,教廷也感谢达赖喇嘛体谅教廷的难处”,张家麟认为,这只是外交礼貌性的说词,透过公开放话传达立场,应该没有任何私底下往来,否则中共情报系统知道一定会站出来跳脚、指责。

张家麟估计,拒邀达赖喇嘛是梵蒂冈“自我审查”。教宗应该最希望换得到中国访问,看看天主教的子民。但是否能真如愿,仍视梵中后续发展。

5年前方济各就曾因拒邀达赖喇嘛挨批惧中

达赖喇嘛十年前已卸下政治领袖,对西藏地位主张“中间道路”并非独立,对中共仍具威胁?张家麟分析,习近平推动“宗教中国化”是采取“大中华文化主义”,与达赖喇嘛主张“西藏文化主义”,即维持藏传佛教宗教语言文化的独立性、完整性本质不同。中共要消灭西藏、维吾尔、哈萨克、蒙族等所有语言文化,从幼稚园起全面汉语教学,未来喇嘛将丧失以梵文念经的能力。

2016年,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访问欧洲,在意大利阿西西(Assisi)举行的宗教峰会就没有邀请他。当时就有评论指出,方济各不邀请达赖喇嘛是因为正尝试与中国建立关系,不想在此时惹怒中国。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何平 网编 瑞哲

(原文转自自由亚洲: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