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一公安副局長包庇黑老大 對話證據曝光

0

哈爾濱一公安副局長包庇黑老大對話證據曝光| 阿城區| 大紀元網絡圖片

四年前的一起中共地方公安副局長勾結“黑老大”案件再度引發關注。大陸媒體近日披露了受害人的最新發聲內容,以及涉案公安副局長充當“黑老大”保護傘的部分證據。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公安分局原副局長束瑋,2016年12月與其情婦王穎欣一同被捕。

束瑋一案的主要受害人是哈爾濱恆盛房地產開發公司(恆盛公司)負責人趙樹斌。趙樹斌被束瑋包庇的“黑老大”騙取了全部公司股份,卻一度被中共警方通緝、拘押,並因束瑋為其情婦站台而被勒索上千萬。

公安副局長勾結“黑老大” 對話曝光

趙樹斌9月28日接受大陸“上游新聞”採訪表示,當初自己之所以相信“黑老大”,就是因其與哈爾濱市阿城區公安分局原副局長束瑋有“特殊關係”。

趙樹斌所說的“黑老大”是哈爾濱龍泉典當公司老闆辛龍華。趙樹斌2014年向辛龍華借債,但因資金緊張無法償還,辛龍華則以幫助處理債務為由控制了趙樹斌的恆盛公司;但辛龍華並未處理債務,趙樹斌2014年被以詐騙罪追捕並監視居住,2016年被辛龍華拒絕歸還股權,並被辛龍華反告。

“上游新聞”的近日報道中披露了辛龍華與束瑋的2016年通話記錄。

2016年8月25日辛龍華問束瑋:“束局,趙樹斌那塊,怎麼那什麼了(放了)?”束瑋回答:“這兩天,我得上區里匯個報!打個招呼,完了,該怎麼辦怎麼辦唄。”

2016年9月2日辛龍華問束瑋:“那個事,咱局裡現在有沒有啥說法?”束瑋回答:“就這兩天給他收回來,你別吱聲!”

在此次通話之後的第三天,趙樹斌被以涉嫌詐騙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罪名抓捕,一度被拘押37天。之後雖然趙樹斌獲釋,但獲釋後又被束瑋的情婦王穎欣以僅值幾十萬的白酒,強行勒索1300萬的房產。

趙樹斌9月28日對“上游新聞”說,王穎欣多次稱束瑋會將他再次羈押,所以儘管他不願意用房產換白酒,又不敢明說。

審判結果至今不詳 中共檢察院涉包庇

2016年12月,辛龍華、束瑋及其情婦王穎欣相繼因此案被捕。但是至今,中共官方僅在2020年11月20日宣判了辛龍華被判處無期徒刑,卻尚未給出束瑋的審判結果。

“上游新聞”僅引述知情人的消息說,束瑋與王穎欣均已獲刑,但報導中沒有官方的通報和刑期等詳情。

公開資料顯示,束瑋2013年開始擔任哈爾濱市阿城區公安局副局長,此前擔任哈爾濱市香坊區公安分局刑偵一隊隊長。束瑋擔任刑偵隊長的信息在海外明慧網2011年報導中也可證實,當時他所在的香坊區公安分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消息經明慧網公布。

束瑋正是在香坊區公安分局擔任刑偵隊長期間,結識了辛龍華。

大陸搜狐網曾於2018年10月報導,束瑋有巨額資金長年委託辛龍華放高利貸,每月收取數萬元“利潤”;辛龍華將詐騙趙樹斌的三百多套房產在廣發銀行騙取貸款4000萬元,轉手交給束瑋情婦王穎欣使用。

報導提及,束瑋及其情婦王穎欣被捕後,“在看守所里呼風喚雨”,找關係開拓、威脅恐嚇誣告被害人,而負責此案的中共牡丹江檢察院聽之任之,裝聾作啞。

牡丹江檢察院稱,束瑋與辛龍華之間的經濟往來是“正常理財”;稱束瑋情婦王穎欣勒索趙樹斌1300萬房產是“正常交易”;稱趙樹斌是欠錢不還且反告良民的“老賴”。

另外,束瑋在阿城公安局任副局長的大約三年期間,被稱為“案子王”,即把經濟案件當作“搖錢樹”,而中共檢察院稱“這些與此案無關”。

責任編輯:胡宇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