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話中南海:兩屆總書記一任國務院總理出自宋平門下

0

宋平和胡錦濤(右)。(Public Domain)

我們本專欄刊登和播出的上篇文章的題目是《朱鎔基的伯樂居然是宋平和陳家父子》。其實二十五年前筆者在美國劍橋有幸晉見李銳先生時,他老人家就說過,筆者的“太子黨”書和文章只介紹了馬洪、朱鎔基和陳元的關係,沒有特別分析馬洪和朱鎔基都是受益於宋平。

李銳先生說,你們在外面對宋平這個人要好好研究研究,我們剛說了小平同志在十四大上隔代指定了一個總書記接班人胡錦濤,一個總理接班人朱鎔基,而這兩個接班人說到底都是宋平的“門生”:一個是五十年代初從東北帶出來的,一個是八十年代初從西北提拔上來的。足見宋平對中國當代政壇的影響力是多麼的重要。

李銳先生還說,宋平、馬洪和朱鎔基他們這幾個人都是高崗當年從東北局帶到國務院的,後來馬洪倒了霉,接着朱鎔基也當了右派,但宋平被陳雲安排出掌中組部之後,他們的好日子也就來了。

筆者有幸見到李銳先生時,他老人家已經年近八十,但記性超好,不但清楚記得一九八二年馬洪被放進十二屆中央候補中委候選名單的過程,還記得“這個馬洪只比我年輕三歲”。很顯然是因為宋平力撐,馬洪在國務院正部長級的前台位置上一直堅持到七十三歲才退居二線。

李銳當時告訴筆者,按照正常程序,(一九八七年十月的)十三大召開後,朱鎔基被安排到上海工作一定是要由當時的中組部長親自談話的。十三大上的人事安排,表面上看是鄧小平的布局,特別是趙紫陽正式當了總書記,等於是陳雲和李先念對鄧小平的屈從。但是,黨內組織大權完全被陳雲一派徹底掌握了。

這位宋平照理說是當年的中共國家計劃委員會的元老,1952年隨高崗從東北進京即出任了國家計劃委員會委員,及該委勞動工資計劃局局長兼勞動部副部長。

與宋平一同從東北局進京的朱鎔基,曾有段給部領導人當秘書的經歷。當時的國家計委常務副主任張璽是毛澤東親自點的將,高崗垮台之後,張璽又被安排為黨組書記。朱鎔基自此,成為張璽的秘書。1957年張璽被查出癌症之後,宋平被晉陞為任計委副主任。如果不是在張璽一九五九年病逝之前朱鎔基就被打成了右派,那麼他很可能會轉任宋平的秘書。

而當時,朱鎔基劃成“右派”確實真的是被“錯劃”,因為他確實沒有過半句“反黨”言論,只是在當時幫助黨“整風”的會議上,因為是領導秘書而被點名發言,不得不說了幾句不疼不癢的話,大致內容是國家計委和地方省市計委的一些領導在編製計劃、預算時,往往不做認真的調查研究,光聽下級的彙報,光看下級給出的數據,與實際情況相差很多。這種主觀主義現象正在滋長蔓延,對國家計委的工作有害無利……。

當年在國家計委與朱鎔基共過事的一位退休老幹部日後回憶說:“他是被錯劃的,本來不應該有他,但那時劃右派有指標,一時找不到那麼多人,就把他拉上了。”

反右鬥爭之後,朱鎔基被下放。宋平的國家計劃委員會副主任當到一九六二年底,即被安排“支援三線”,出任中共西北局委員和西北局計劃委員會主任;“文革”後期,成為中共甘肅省委書記(當時設有第一書記)。一九七六年江青等人被抓捕後,時任甘肅省委第一書記的冼恆漢被打成“四人幫在甘肅的代理人”,具體罪行是在毛澤東去世之後在全黨和全軍範圍內帶頭給江青寫了效忠信。宋平因此遞升為甘肅省委第一書記,並在此位置上成為十一屆中央委員。

宋平和朱鎔基(右)。(Public Domain)

宋平和朱鎔基(右)。(Public Domain)

一九八一年初,陳雲點名調宋平進京,擔任國家計委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主任;兩年後即晉陞副國級,成為所謂“趙紫陽內閣”的國務委員兼計劃委員會主任。

中共元老宋平。(Public Domain)

中共元老宋平。(Public Domain)

一九八五年四至五月間,整個中南海都被國家安全部的一個局長俞強聲的叛逃美國案所驚動。眾所周知,這位俞強聲是曾經擔任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全國政協主席的俞正聲的胞兄,曾經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夫人”江青的前夫黃敬的大公子。

一九八七年整垮胡耀邦後,陳雲迫不及待地要把中組部部長換成自己最信任的“老同志”,於是,便出現了中共執政史上最為奇怪的一種職務安排形式,即讓宋平以國務院國務委員身份兼任中共中央的組織部長。而被接替中組部長職務的尉健行,日後一直都被外界評論為“受到胡耀邦的政治牽連”。但中組部內部傳出的說法則是,本來也是令陳雲比較滿意的尉健行只在一件事情上令陳雲不滿,而這件事情又太過重要,那就是我們過去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的陳雲的“義子”、陳元的“上鋪兄弟”劉澤鵬,在尉健行擔任中組部長期間一直沒有得到提升。

筆者過去多年來所撰寫的相關書籍和文章中,一直都是把喬石和尉健行說成是“耀邦的人”。但日後一位在中組部供事過多年的中共退休老幹部對筆者分析說,把喬石和建健行簡單說成是“耀邦的人”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說法。其實,提拔喬石的最初提名人是哪一位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能夠順利通過陳雲的考察。而當年在中共高層人事問題上,甚至比鄧小平更有話語權的陳雲對喬石有“天然的政治信任”,因為他陳雲和喬石都是中共建政之前的上海地下黨出身。前者在三十年代的上海地下黨負責組織“工運“,後者在四十年代的上海地下黨負責發動”學運“。事實上,後來陳雲對江澤民的政治信任也首先是基於他江澤民也是上海地下黨出身。

至於尉健行其人,則是最先得益於喬石對他的器重,而喬石對他的政治信任居然也是因為他在中共建政之前的上海學生地下黨經歷。而且他們兩人都是先後在十六歲那年,從家鄉考入上海光華大學附中,入學後即秘密加入中共或者中共的外圍組織。

喬石從一九八二年開始進入中央書記處工作之後,分工項目包括組織工作和“群團”工作等。當時的尉健行被從東北調進北京後,首先出任的是全國總工會副主席、書記處書記和黨組副書記,明顯是在為副國級的全國總工會主席培養接替人選。說起來,這個尉健行當年雖然是被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中組部長喬石所器重,並安排為自己手下的常務副部長。但尉健行進入中組部一年後即接替了喬石的部長職務並不是預先安排的進程,而是“事出偶然”。

俞強聲叛逃事件發生後,鄧小平立刻把陳雲和李先念請到家中商議,三人達成一致意見後,要求檯面上的總書記胡耀邦、其他政治局常委和中央政法委領導班子成員到勤政殿(中央書記處和中央政法委辦公處)開會,傳達三位老人的意見。主要內容就是問責政法委,追責國安部,免去陳丕顯中央政法委員會主任的兼職,在中央書記處內只負責聯絡全國人大的工作;免去凌雲國家安全部長職務,並將其名字從即將召開的黨的全國代表會議建議增補的中央委員名單中剔除。

在此基礎上,由喬石以中央書記處書記身份兼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安排在黨的全國代表會議上增補為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擬建議在次年三月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增其為國務院副總理,負責統領全黨和全國的政法、司法、治安及情報等工作。

毫無疑問,在俞強聲叛逃這樣的重大政治事件發生後,政法系統負責人的政治可信度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之所以從現成的中央書記處書記中選中了喬石,無疑還是因為他當年的上海地下黨經歷。

查喬石的簡歷,上個世紀四十年代下半期,他曾經擔任過的職務之一就是“上海地下黨學委總交通”。因為當年的中共城市地下黨的成員之前都是所謂“單線聯繫”,所以這個“總交通”的職務,意味着當年的喬石在中共上海地下黨里是可靠無比的。

至於喬石一九八五年由中組部轉換跑道之後推薦的尉健行,不但是和喬石一樣的上海地下黨履歷令陳雲政治上放心,而且他在進入中組部前曾經的全國總工會工作經歷也是他與陳雲之間之“共同興趣”的話題。喬石一九八四年第一次領尉健行到陳雲府上拜見時,尉健行的一聲“老主席”把個陳雲叫得心花怒放。因為當年中共建立自己的全國總工會時,陳雲是首任主席。

筆者曾在美國接待過中共新聞元老胡績偉先生。胡績偉先生說,他尉健行在陳雲那裡“不識相”……。現在想起來,應該就是指的他尉健行升任中組部長之後,沒有,也可能是故意裝作沒有聽明白陳雲對提拔自己“義子”的暗示。結果,一九八七年初,陳雲即已經下定了讓最可能百分之百貫徹自己組織意圖的宋平接掌中組部的決心,同時也已經讓他和鄧小平共同安排負責十三大人事事項的薄一波“傳話”給鄧小平,讓宋平在十三大上進入中央政治局。

接下來發生的故事就是,在還沒有為國家計委主任的繼任人找到合適人選的情況下,陳雲已經迫不及待了。於是要求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在宋平之前兼任過國家計委主任的姚依林先把計委主任職務兼回去。於一九八七年五月,就讓宋平以國務院國務委員身份兼任中組部長了,目的就是要讓他儘快參與到十三大的候補中央委員以上的所有人事安排過程中去。

而宋平到任中組部後,在中組部內進行的第一個人事安排就是將時任中組部副秘書長劉澤彭提升為副部長。

按照陳雲當時的如意算盤,十三大至十四大之間由宋平代他把持中央組織大權,等十四大召開,中央顧問委員會完成歷史使命之時,也已經高齡的宋平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把中央組織部長職務交到劉澤鵬手上了。

前面已經說了,十三大召開之前的宋平以國務院國務委員身份兼任中組部長委實是一件好生奇怪的安排,就好比某一個省的省委組織部長被免職後,安排一個副省長去兼任。

接下來更奇怪的是,在十三大之前已經奉命主持中央組織工作的宋平,在十三屆一中全會上被安排進入中央政治局,但卻沒有被安排進入中央書記處。

在正常情況下,中央書記成員包括了中央辦公廳主任、中組部長、中宣部長、中央統戰部長以及中紀委第一副書記和中央政法委書記。為此,當年外界媒體曾有趙紫陽拒絕陳雲的親信宋平進入中央書記處的說法。而事實恰恰想反,就是因為陳雲的一手安排,才有了接替中組部長職務的宋平被安排為十三屆政治局委員,卻不進書記處的“怪事”發生。

當時的中共十三大上,把十二大黨章中“中央書記處在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務委員會領導下,處理中央日常工作”,改為:“中央書記處是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務委員會的辦事機構;成員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提名,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通過。”而十二大黨章中規定的“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負責召集中央政治局會議和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並主持中央書記處的工作”這一項,一直沒有改動。

而十三大上,故意不讓具備了中央政治局委員資格的宋平同時以中央組織部長身份進中央書記處,目的就是要讓主持中央書記處工作的總書記趙紫陽過問不着,實際上就是擺明了令中央組織工作直接向陳雲領導的中顧委負責。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