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谈: 《长津湖》热映,中共找到煽动民族主义的新模式?

时事大家谈:《长津湖》热映,中共找到煽动民族主义的新模式?

反映朝鲜战争中长津湖战役的电影《长津湖》在中国“十一”长假期间热映,并屡屡刷新票房纪录,同时也受到中国官媒的吹捧,在美中关系持续紧张和中共建党百年之际,将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推向巅峰。

但与此同时,中国当局限制民间对这场战役的任何严肃讨论,包括战役的背景、伤亡人数、战争的残酷性和战役结局等等。中国知名媒体人、“网络大V”罗昌平甚至因为在新浪微博上发了质疑朝鲜战争正当性的微博而被海南警方以涉嫌发表“侮辱英烈”言论为由刑拘。有分析认为,这部由中国政府资助、由陈凯歌导演、“战狼”吴京出演的电影是资本与政治宣传的“完美合谋”。

《长津湖》是一部大片还是“抗美神剧”?在这部电影在票房收入上取得巨大成功之际,中国当局为什么限制民间围绕这部电影的充分讨论?该片的运作成功是否标志中共找到了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和反美宣传的新模式?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历史上长津湖战役极为惨烈,中共把那么多只穿单衣的志愿军战士送上冰天雪地的战场,就是知道他们有去无回,这是极其冷酷和残忍的。现在中国竟然拍出这样一部电影,扭曲历史并对其进行赞美和称颂,这更加显示中共政权残忍的一面。

他说:“我对这个片子的第一印象是感到意外,感到很惊讶,怎么共产党会把长津湖战役拍成电影呢?因为长津湖战役如果值得歌颂,它适合拍电影教育广大群众,那毛泽东时代早就该拍了,早就该写进教科书,早就搞成红色经典,早就搞得像上甘岭那样子,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了,哪里还等到今天呢?电影里有些战斗场面很荒谬,确实不亚于抗日神剧。另外,它整体上的扭曲历史也是自不待言。这里面当然最抢眼的一幕,就是大批的志愿军战士不是战死而是冻死。有三个连冻成冰雕,这本来纯粹是一个指挥调度的极端愚蠢和严重的失误,怎么还能当成英雄事迹正面歌颂呢?这就说明共军当初把这么多没有穿棉衣的战士送上冰天雪地的战场,这个意思就是叫他们有去无回,就是叫他们去送死。这里所凸显的,我们看到的还不是美军对共军有多冷酷,而是共军对共军有多冷酷。”

《纽约时报》引述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孙红云的话说,《长津湖》是资本与政治宣传一次“完美合谋”。对此,独立时评人、政治学博士吴强认为,这种所谓“合谋”其实是对英烈、对中国历史、对战争和对人性的侮辱。

他说:“这部片子用了一种非常商业化、煽情化的,相当义和拳式的,甚至神武化的,把里面的普通士兵神化了。神化本身在我看来是相当反现实主义的,某种程度上是历史虚无主义的,甚至是对死难英烈、对英雄的一种侮辱。这种神化是一种侮辱。如果按照中国的《英烈法》来说,这些导演、制片应该抓起来刑事拘留他们,做一些审判的,这个是有问题的。对英雄们不能采取这种神化的方式,不能采取这种煽情的方式,不能采取这种商业化处理的方式,它大大背离了当时的惨烈。这种惨烈在我们军内过去70多年来的一个共识,华野的部队在当时那么困难的条件下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种巨大的牺牲真的是难以回首的。但我们现在看这部电影充满了一种义和拳式的刀枪不入的非常肤浅的英雄主义。这完全是资本和意识形态的合流,或者说是资本和宣传的合谋,这种合谋是对英烈,是对中国历史,是对现代战争、对人性的侮辱。这种合谋是反人性的。”

在《长津湖》热映的同时,有部分网民呼吁这部电影的主创人员和演职人员应该把所得片酬捐出来。这又遭到了官媒的回怼,称这是在裹挟剧组。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他非常赞成《长津湖》剧组捐出部分票房收入。

他说:“这次制片方和一些主要演员最招人反感的就是他们两头通吃。一方面他打出爱国主义教育的大旗,要求大家都去看,谁不看谁就有问题。既然是爱国主义英雄主义,那当然观众就只能赞扬不能批评,你要批评就是不爱国就是侮辱先烈。另一方面他又洋洋得意地宣扬他的票房收入。看到好几份海报上画的志愿军兴高采烈、喜气洋洋,背后就是大大的数字,什么5亿,20亿、30亿票房收入。你说他们做得真笨,本来你不应该炫耀你有多少票房收入。你可以炫耀你有多少多少观众,你要夸耀你吸引了多少观众,不要去夸耀你赚了多少钱。就像毛时代,说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著作印行了少意册,那从来不会说毛主席他老人家今年又赚了多少多少亿的版税收入。他如果要夸耀毛主席赚了多少版税收入,那就成了真的所谓低级红高级黑了。那你现在做的就连当年毛时代做的都比不上,比别人还更蠢。当然这也是因为过去那些人崇拜毛泽东的时候,多多少少有些人还有一份真诚,他们真的信那一套。现在这些人他们根本就不信这一套,他们什么都不信,就是逢场作戏。他们在搞一个所谓爱国主义大片的时候,心里琢磨的就是会赚多少钱。所以这种炫耀本身就体现他们的价值观,和他们所宣传的价值观完全是两回事。所以连司马南都写博文批评,说你就是在吃人血馒头。”

独立时评人吴强认为,《长津湖》的上映正值美中关系持续紧张之际,再加上它所获得的政府赞助,这反映出北京当局有意在中国民间建立起长期的反美情绪。

他说:“现在不仅是拿旧的电影出来做反美情绪的煽动,现在是要投巨资,在过去几年花了很多钱拍朝鲜战争题材的电影,显然是在有意的来建构一个长期的反美主义。我相信这是意识形态部门对类似题材电影大力支持的一个主要原因。以至于它的重要性压过过去几年拍比如说《建国大业》、《建党大业》之类这些革命史,对中共自身合法性论述的电影了。所以它实际上是跟北京政权未来的所谓伟大斗争,特别是对美的对抗性关系,实际上是起了一个重要的煽动作用。在煽动反美、煽动仇恨,并且在鼓吹战争。这个片子从头到尾看下

来,没有对战争的反思和警惕,完全是对战争的歌颂、对死难的歌颂、对牺牲的歌颂。似乎战争变得很容易,这种我说它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大毒草。”

(美国之音记者尹暄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