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情局中国任务中心 应对北京威胁打持久战

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在国会山举行的参议院听证会上
听取有关全球威胁的意见。(2021年4月14日,美联社)

华盛顿 —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正在建立一个高级别的“中国任务中心”,以便更好地聚焦于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和威胁,既加强针对北京的情报收集,又强化针对中国的反情报作业。 美国前情报高官对此任务中心的建立表示赞同,称美国将中国带来的威胁置于首要位置,并且会成为未来多年长期的关注焦点。

首次单独设立中国中心 有效应对中国威胁

中情局局长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10月6日在向中情局内部人员发表的一次谈话中宣布设立新的“中国任务中心”,称这是“进一步加强我们集体的工作,以应对我们在21世纪面对的最重要地缘政治挑战,即越来越敌对的中国政府”努力的一部分。

伯恩斯表示,他所设立的“中国任务中心”跨越中情局所有的任务领域;但他强调,中情局关切的是“来自中国政府,而不是人民的威胁”。

这将是美国中情局首次单独设立如此高阶的“中国任务中心”。此前,一直是中情局东亚和太平洋中心处理中国方面的情报。

前美国国防情报局代理局长大卫·雪得(David Shedd)对美国之音说:“从各种迹象来看,我相信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已经认识到,在大国竞争中,美国面临的真正挑战在未来许多年,从当前的十年乃至以后,中国都代表了对美国利益的最大威胁,不仅仅是针对东亚,不管是在中国的近邻还是远方,中国在全球范围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

美国政府在逐步加强针对中国的应对机制。今年年初,国防部成立了一个由20人构成的中国工作组,以便“在与中国有关的事务上规划出一条坚实的前进道路”。

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埃兹拉·科昂(Ezra Cohen)曾担任国防部情报和安全事务代理副部长(Acting Under Secretary of Defense for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他对美国之音说:“这是一个好兆头,中央情报局决定跟随国防部的引领的趋势,认识到中国构成的威胁需要多方面应对,不仅只在一个领域来对抗中国,而且需要利用中情局的所有机制和能力来正确应对中国构成的威胁,通过创建一个单独的实体,就像国防部已经在做的那样,你允许跨多个领域真正关注和集中对抗中国的威胁。”

科昂说,中国任务中心的建立可能会帮助打破政府内部官僚主义的阻挠,更有效的处理情报。

科昂说:“有一件事情真正阻碍了中情局正确对抗中国的能力,那就是领导层在过去二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停滞不前,而且领导层因官僚内讧而分心。 因此,通过拥有一个中心,并且我认为,有各种迹象表明伯恩斯局长会给这个新任务中心的领导者真正的权力和顶级保护,这个领导人将能够打破减缓中情局对抗中国能力的官僚主义。”

中情局计划在全球布点,派遣精通中国事务的情报分析人员和技术专家,并抗击中国的利益。 中情局还将招募和训练更多说普通话的人员。伯恩斯本人现在每个星期也都要与“中国任务中心”主任以及中情局其他主管官员开会,以形成一个统一完善的战略。

对中国一直持鹰派立场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对中情局设立“中国任务中心”的举措表示欢迎,并强调 “我们政府的每一个部门都需要在信息、结构和行动上反映出这种大国间的竞争。”

撤并朝鲜、伊朗中心 中国威胁比核大?

在将中国事务独立出来的同时,中情局将原来独立的朝鲜任务中心归并到东亚和太平洋中心,将伊朗任务中心归并到中东中心。

科昂认为这样做显示出伯恩斯把中国置于朝鲜之上。

科昂说:“我认为中国肯定被认为是比朝鲜更大的威胁。 这是一个比朝鲜复杂得多的威胁,当然也更强大。 它是许多不同领域的威胁。 你知道,它不仅仅是核威胁,也是军事威胁,还是一个经济威胁。 而且你知道,在新冠病毒中看到的情况,习近平政权的鲁莽行为构成了科学威胁。 所以它肯定更复杂,所以我确实认为就优先级而言,伯恩斯局长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然而,前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雪得认为,这样的转换并不说明中国带来的威胁更大,或美国不再重视伊朗和朝鲜。他认为,这种变化显示美国将在未来许多年里增加对中国的关注。

“显然,不管是拥有核武器的朝鲜,还是野心勃勃想要获得核武器的伊朗。。。它们确实代表对我们的重大威胁。因此,我不认为这是一场零和游戏,伊朗和朝鲜被安置在其他中心的事实不意味着对它们的关注度下降。但我认为,真正激增的是对中国对美国利益在未来多年甚至几十年威胁的关注。”

雪得认为,由于中国的野心是非常长期的,即使现在讨论2050年甚至2100年中国所带来的威胁都不过分。

“中国任务中心”弥补在中国丧失的线人?

在中情局长伯恩斯宣布成立“中国任务中心”的前一天,《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中情局一份“绝密电报”中称,近几年里有数十名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线人被捕或被杀。电报说,近年来,俄罗斯、中国、伊朗和巴基斯坦等国的敌对情报机构一直在追捕中情局的消息来源,并在某些情况下将他们变成双重间谍。

两位前美国情报高官并不认为新“中国任务中心”的建立与失去线人有直接联系。

前国防部情报和安全事务代理副部长科昂说:“我认为它的时机可能与创建新组织的官僚现实更相关。”

前国防情报局代理局长雪得说:“就我们在世界任何地方保护和增强我们的作战能力而言,反情报工作始终是最重要的,原因很明显,我们希望保护这些收集手段不被对手知道。 在这种情况下,我不知道这两件事之间是否存在直接关联。 但我要说的是,在一个像中国这样监视能力无处不在的国家,我们需要大量的反情报努力。”

前国防情报局情报分析师丹·盖瑞特(Dan Garrett)也认为,有关美国失去在中国线人的消息已经被报道多年,中情局在此刻宣布设立中国任务中心是为了全面因应中共行为的威胁。

盖瑞特说:“正如宣布‘中国任务中心’的声明中所述,该中心的设立似乎是为了直接回应中共敌对的、持续扩张的行为,对我们国家安全所构成的全面战略威胁,而不是一个特定的或一系列声称的中国反间谍对抗美国的事件。”

体现美国对中国深度不信任?

拜登总统上台以来,美中两国政府已在多层面进行接触。白宫上周表示,拜登总统将在今年年底前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首次视频峰会。此前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 (Jake Sullivan) 与北京最高外交官杨洁篪在瑞士苏黎世进行了 6 小时的会晤。现在中情局建立“中国任务中心”是否体现美国对中国深层次的不信任?

科昂不认同这样的说法。他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我们与中国进行此类互动的事实使拥有专门的情报行动很有必要,这将有助于向美国政府领导人通报习近平政权的计划和意图。 所以有一个中心支持这些谈判,我认为就这么简单。就信任度下降而言,你知道,坦率地说,我认为习近平政权和中共的行为已经让信任度下降了很多年。 而且我根本看不出有太大变化。”

雪得说,中国近年来对美国政府网络进行攻击,例如从人事和管理办公室(OPM)的网络上删除了2千多万人员档案,使人很难再相信中国政府。

他说:“我的意思是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同时与他们进行对话。 但套句前总统里根的话–“信任但要核实”,也适用于我们与他们达成的协议。”

(对华援助协会特别转载自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