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情局中國任務中心 應對北京威脅打持久戰

0

中央情報局局長伯恩斯在國會山舉行的參議院聽證會上
聽取有關全球威脅的意見。(2021年4月14日,美聯社)

華盛頓 —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正在建立一個高級別的“中國任務中心”,以便更好地聚焦於應對來自中國的挑戰和威脅,既加強針對北京的情報收集,又強化針對中國的反情報作業。 美國前情報高官對此任務中心的建立表示贊同,稱美國將中國帶來的威脅置於首要位置,並且會成為未來多年長期的關注焦點。

首次單獨設立中國中心 有效應對中國威脅

中情局局長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10月6日在向中情局內部人員發表的一次談話中宣布設立新的“中國任務中心”,稱這是“進一步加強我們集體的工作,以應對我們在21世紀面對的最重要地緣政治挑戰,即越來越敵對的中國政府”努力的一部分。

伯恩斯表示,他所設立的“中國任務中心”跨越中情局所有的任務領域;但他強調,中情局關切的是“來自中國政府,而不是人民的威脅”。

這將是美國中情局首次單獨設立如此高階的“中國任務中心”。此前,一直是中情局東亞和太平洋中心處理中國方面的情報。

前美國國防情報局代理局長大衛·雪得(David Shedd)對美國之音說:“從各種跡象來看,我相信中央情報局局長伯恩斯已經認識到,在大國競爭中,美國面臨的真正挑戰在未來許多年,從當前的十年乃至以後,中國都代表了對美國利益的最大威脅,不僅僅是針對東亞,不管是在中國的近鄰還是遠方,中國在全球範圍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

美國政府在逐步加強針對中國的應對機制。今年年初,國防部成立了一個由20人構成的中國工作組,以便“在與中國有關的事務上規划出一條堅實的前進道路”。

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埃茲拉·科昂(Ezra Cohen)曾擔任國防部情報和安全事務代理副部長(Acting Under Secretary of Defense for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他對美國之音說:“這是一個好兆頭,中央情報局決定跟隨國防部的引領的趨勢,認識到中國構成的威脅需要多方面應對,不僅只在一個領域來對抗中國,而且需要利用中情局的所有機制和能力來正確應對中國構成的威脅,通過創建一個單獨的實體,就像國防部已經在做的那樣,你允許跨多個領域真正關注和集中對抗中國的威脅。”

科昂說,中國任務中心的建立可能會幫助打破政府內部官僚主義的阻撓,更有效的處理情報。

科昂說:“有一件事情真正阻礙了中情局正確對抗中國的能力,那就是領導層在過去二十年的大部分時間裡都停滯不前,而且領導層因官僚內訌而分心。 因此,通過擁有一個中心,並且我認為,有各種跡象表明伯恩斯局長會給這個新任務中心的領導者真正的權力和頂級保護,這個領導人將能夠打破減緩中情局對抗中國能力的官僚主義。”

中情局計劃在全球布點,派遣精通中國事務的情報分析人員和技術專家,並抗擊中國的利益。 中情局還將招募和訓練更多說普通話的人員。伯恩斯本人現在每個星期也都要與“中國任務中心”主任以及中情局其他主管官員開會,以形成一個統一完善的戰略。

對中國一直持鷹派立場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對中情局設立“中國任務中心”的舉措表示歡迎,並強調 “我們政府的每一個部門都需要在信息、結構和行動上反映出這種大國間的競爭。”

撤併朝鮮、伊朗中心 中國威脅比核大?

在將中國事務獨立出來的同時,中情局將原來獨立的朝鮮任務中心歸併到東亞和太平洋中心,將伊朗任務中心歸併到中東中心。

科昂認為這樣做顯示出伯恩斯把中國置於朝鮮之上。

科昂說:“我認為中國肯定被認為是比朝鮮更大的威脅。 這是一個比朝鮮複雜得多的威脅,當然也更強大。 它是許多不同領域的威脅。 你知道,它不僅僅是核威脅,也是軍事威脅,還是一個經濟威脅。 而且你知道,在新冠病毒中看到的情況,習近平政權的魯莽行為構成了科學威脅。 所以它肯定更複雜,所以我確實認為就優先級而言,伯恩斯局長做出了正確的決定。”

然而,前美國國防情報局局長雪得認為,這樣的轉換並不說明中國帶來的威脅更大,或美國不再重視伊朗和朝鮮。他認為,這種變化顯示美國將在未來許多年裡增加對中國的關注。

“顯然,不管是擁有核武器的朝鮮,還是野心勃勃想要獲得核武器的伊朗。。。它們確實代表對我們的重大威脅。因此,我不認為這是一場零和遊戲,伊朗和朝鮮被安置在其他中心的事實不意味着對它們的關注度下降。但我認為,真正激增的是對中國對美國利益在未來多年甚至幾十年威脅的關注。”

雪得認為,由於中國的野心是非常長期的,即使現在討論2050年甚至2100年中國所帶來的威脅都不過分。

“中國任務中心”彌補在中國喪失的線人?

在中情局長伯恩斯宣布成立“中國任務中心”的前一天,《紐約時報》援引知情人士透露,中情局一份“絕密電報”中稱,近幾年裡有數十名包括中國在內的外國線人被捕或被殺。電報說,近年來,俄羅斯、中國、伊朗和巴基斯坦等國的敵對情報機構一直在追捕中情局的消息來源,並在某些情況下將他們變成雙重間諜。

兩位前美國情報高官並不認為新“中國任務中心”的建立與失去線人有直接聯繫。

前國防部情報和安全事務代理副部長科昂說:“我認為它的時機可能與創建新組織的官僚現實更相關。”

前國防情報局代理局長雪得說:“就我們在世界任何地方保護和增強我們的作戰能力而言,反情報工作始終是最重要的,原因很明顯,我們希望保護這些收集手段不被對手知道。 在這種情況下,我不知道這兩件事之間是否存在直接關聯。 但我要說的是,在一個像中國這樣監視能力無處不在的國家,我們需要大量的反情報努力。”

前國防情報局情報分析師丹·蓋瑞特(Dan Garrett)也認為,有關美國失去在中國線人的消息已經被報道多年,中情局在此刻宣布設立中國任務中心是為了全面因應中共行為的威脅。

蓋瑞特說:“正如宣布‘中國任務中心’的聲明中所述,該中心的設立似乎是為了直接回應中共敵對的、持續擴張的行為,對我們國家安全所構成的全面戰略威脅,而不是一個特定的或一系列聲稱的中國反間諜對抗美國的事件。”

體現美國對中國深度不信任?

拜登總統上台以來,美中兩國政府已在多層面進行接觸。白宮上周表示,拜登總統將在今年年底前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首次視頻峰會。此前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 (Jake Sullivan) 與北京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在瑞士蘇黎世進行了 6 小時的會晤。現在中情局建立“中國任務中心”是否體現美國對中國深層次的不信任?

科昂不認同這樣的說法。他告訴美國之音:“我認為,我們與中國進行此類互動的事實使擁有專門的情報行動很有必要,這將有助於向美國政府領導人通報習近平政權的計劃和意圖。 所以有一個中心支持這些談判,我認為就這麼簡單。就信任度下降而言,你知道,坦率地說,我認為習近平政權和中共的行為已經讓信任度下降了很多年。 而且我根本看不出有太大變化。”

雪得說,中國近年來對美國政府網絡進行攻擊,例如從人事和管理辦公室(OPM)的網絡上刪除了2千多萬人員檔案,使人很難再相信中國政府。

他說:“我的意思是這並不意味着你不能同時與他們進行對話。 但套句前總統里根的話–“信任但要核實”,也適用於我們與他們達成的協議。”

(對華援助協會特別轉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