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梁繼平:放下學業 重整旗鼓對抗國家機器

0
Video thumbnail for 【專訪周永康、梁繼平】放下學業 重整旗鼓對抗國家機器

香港繼推出《港區國安法》後,特首林鄭月娥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又表明,要打擊「假新聞」。面對政權打壓日深,香港越來越「大陸化」,本土抗爭逐漸息微,華盛頓港人組織「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重整團隊重新上路。接棒出任董事會主席的周永康、任執行總監梁繼平在華府接受本台專訪,講述他們推動「美國戰線」的行動與理念。

海外港人組織「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一直致力「美國戰線」遊說工作,上月改組大換班。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的學生領袖周永康,現為HKDC的董事會主席。2019年七一衝入立法會並發表抗爭宣言的梁繼平任則是執行總監。兩人近日在華府國會山接受了本台專訪。他們表示,隨著香港的公民社會被《港區國安法》逐步瓦解,日後國際線更需要做好團結工作。兩人接捧HKDC工作的目標清晰,就是要拯救香港。

外表學術型的梁繼平坦言,驅使他暫時放下對學術的追求,肩負起HKDC執行總監一職的原因,是見到香港人仍然未放棄抗爭,他以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為例,隻身與無懼國家機器對抗,結果被港府首次引用「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罪」控告,身陷牢獄。說道此處,梁繼平一度哽咽。

梁繼平說:鄒幸彤很了不起,可以一個人頂住一個國家機器對她的打壓,在那一刻表現了很大的智慧及勇氣。我覺得香港人都未放棄,那麼我們在美國有自由、有身位、有財力、有教育程度,為甚麼我們不可以做更加多呢?第二點就是有朋友講笑說,你七一衝了入立法會之後,你人生改變了,不要想過回正常人的生活,這點我都覺得是對的,如果問自己當時2019年的每一個手足衝上去前線,押上自己的性命,那一刻的初衷是甚麼?那一刻的勇氣和信念是甚麼?我覺得你再記起那份勇氣時,你就會覺未來的決定很容易做。

周永康就透露,今年二、三月的時候,一度認真考慮返回香港,與戰友並肩。但今時今日的香港,在地抗爭是否效益最大?他掙扎過,最後決定留守「國際線」。周永康有感「人愈多,社群就愈安全」,大家愈團結,就愈有空間去思考下一步的反抗。

周永康說:當你面對政府或者國家機器,以舉國之力嘗試打壓平民、打壓一個人的時候,他(個人)必然面對的壓力是十分強大,而你可以應對或者挑戰就是大家要站在一起。我們在過往一段時間的交流里,經常都會憶起2019年時,在運動期間的一句說話,梁繼平說過一句分享,就是在某些關鍵時刻,其實人愈多,你的社群就愈安全,因為那個政治打壓那種力度是非常龐大,而大家必須要再站在一起,而今日面對的政治現實是,在香港大家要做這件事,是非常之不容易。

周永康指,隨著《港區國安法》的實施,他認為HKDC的定位都需要有所調整,由2019年成立時主要擔起輔助香港民主運動的角色,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等法案,到今日除了繼續做倡議工作,更需要連絡海外、尤其在美港人,了解他們的政治需要及經濟需要,維繫香港人身份,繼而渡過當下「政治浩劫」,再重整旗鼓推動美國更多對華政策出台。

周永康說:2020年《國安法》通過之後,海外運動面對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就是它與香港的連結被《國安法》斬斷了,或者令到那個連結面對非常大的挑戰,如何維持那個連繫,或者可以在《國安法》框架以內或以外尋覓到一個生存空間,並繼續向前,這是當前一個最大的挑戰。

周永康與梁繼平目前都在美國深造,有如天安門學運後流亡美國的學生領袖王丹等人。兩人都表示會進駐華府,方便會見不同政府官員或國會議員,亦會與不同倡議組織加強合作。日後,在美離散港人社群的耕耘,亦是他們的工作目標。

梁繼平說:另一方面必須要承認,離散社群有它的複雜性。例如我們會有美國出生的香港人,有很早期移民過來美國的香港人,他們在這裡土生土長,在這裡讀書或工作,再到19年有一批受政治壓迫而流亡的香港人,他們之間的互動或者期許或者交流都會有張力,HKDC其中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是排解這種張力。

梁繼平還透露,他「已經進入政治庇護申請」,他個人前路安排,將與美國的手足一樣,要在情緒上處理短期內、甚至有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返回港。周永康則表示,未申請政治庇護,這個是重大的決定,他需要時間考慮。但他認為,自己的狀態已經無異於「政治流亡」。

記者:胡凱文 責編:何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