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機擾台 美日溫差大不同

0
中國空軍殲-16戰機

中國空軍殲-16戰機

台北 — 

中國近期擴大軍機擾台行動,10月13日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公開表示,美國將協助台灣防衛能力以對抗中國威脅,呼應此前美國國務院的發言。日本官方在10月5日強調期待和平解決之後,並未發表評論。美日戰略專家認為文化差異造成措辭不同,日本有應戰準備但須加強與美軍合作,並應正視中國侵略意圖。

中共軍機擾台 美日溫差大不同

文化差異左右措辭

根據台灣國防部統計,10月1日至5日中國出動高達150架次軍機擾台,尤其4日來了56架,創歷來新高,引起美國等民主國家關切。

10月13日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公開敦促北京停止軍事外交與經濟施壓等對台灣的脅迫,表示“美國支持台灣、加強台灣國防力量對抗中國威脅的作法保持一致”。此前的10月3日美國國務院發布聲明,抨擊中國對台灣的挑釁軍事行動破壞穩定、敦促北京停止對台施壓,重申會堅定支持台灣。

日本新任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博一10月5日強調希望兩岸問題透過各方對話和平解決,此後並未發表評論或表態。其他日本中央官員包含外務大臣茂木敏充、防衛大臣岸信夫等人僅以“將關注動向”、“台灣海峽的和平穩定很重要”等話語回應。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日本戰略研究論壇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 (照片提供: 格蘭特·紐瑟姆 )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日本戰略研究論壇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 (照片提供: 格蘭特·紐瑟姆 )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日本戰略研究論壇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Grant Newsham) 對美國之音表示,美日之間措辭的差別有很大部分是起因於文化差異。

他說:“所謂的‘直言不諱'對日本人是很困難的,日本人通常不會像美國人那樣直接說話或行動。曾經有人類學家闡述日本人在被迫選擇之前迴避困難的傾向,也就是當危機已經到來時才被逼得表態。其實從任何角度來看,中共對台灣的攻擊對日本自身國家安全都是非常嚴重的威脅,加上中國對尖閣諸島(中國稱為釣魚台列嶼)的頻繁出入已經嚴重到讓日本十分警戒,但是日本政府始終很難直接談論中國的威脅。”

紐瑟姆也指出,另一部分原因是日本直到近幾年才真正重視自己的防禦,過去日本過度依賴美國。他認為,大部分日本官員確實知道台海局勢必然牽連日本,但並未充分認識到實際上已經可能必須開戰。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長尾賢(Satoru Nagao)同意美日文化差異是造成雙方在共機擾台上措辭不同的原因。

他對美國之音說:“日本文化崇尚禮貌和被動的回應,而美國重視誠實和積極的回應。日本尤其在與中國、韓國的外交必須謹慎措辭,因為日本在二戰期間佔領過中國和韓國,現在日中關係與日韓關係也非常不好,日本自然傾向於採取格外溫和的方式回應敏感話題。但這只是說法不同,在日本,‘期待兩岸和平解決'等於 ‘反對中國使用武力威脅台灣',因此日美要表達的意思其實是相同的。”

日本或需參與作戰 美軍應加強溝通

長尾賢表示,如果中國入侵台灣本島,美國一定會派出航空母艦協助台灣防禦,到時美軍應該會通過日本的領空和水域,這就是中國想攻擊的目標。

他說:“到時美軍會通過日本西南群島的領空和領海,向台灣輸送武器和彈藥,中國很有可能在此時攻擊美軍的機艦,那麼日本就要努力支持保護美軍的機艦。再者,如果中國直接攻擊沖繩的美軍基地,那是日本的領土範圍,基於安保法,日本就會出動軍隊應戰,也就是日本會與中國有正面軍事衝突。所以日本雖然表面上對於中國軍機侵擾台灣的反應不如美國強烈,但進入戰爭事態時還是會與美軍充分配合,而且按照目前的局勢,日本很可能不僅僅擔任美軍的後勤補給,而是需要與美國並肩應戰了。”

長尾賢指出,如果中國在西南群島領域攻擊美軍,日本至少也會攔截中國的軍機與導彈等,實際參與的程度其實很高。日美頻繁地在鄰近海域進行與其他國家聯合訓練,表示日本對台海危機實際的重視程度。

紐瑟姆認為,一旦中國攻擊台灣,事實上日本有責任,也有能力扮演不僅只是後勤援助美軍的角色。

他說:“日本自衛隊應該親自參與行動,與美軍共同作戰保護台海安全,海上自衛隊絕對有這方面的能力。這不只對美軍是很大的幫助,如果日本只是提供武器、彈藥等後勤支援,對於實際參與作戰則作壁上觀,我想對日本自身與世界觀感都是一件相當丟臉的事情。我發現日本最近也正在仔細考慮如何加強防禦能力。我認為日本必須儘快進一步積極討論並制定支持美軍的範圍與參與戰事的程度,因為目前看來在台海安全上,日本對於從物質支援到共同軍事行動還沒有具體的規劃,甚至可能概念都不夠清晰,而危機已經在眼前了。”

紐瑟姆指出,今年7月日本公布的防衛白皮書中首次將台灣從中國的章節抽離,放入新增的“美中關係”章節中獨立討論,這是一個有別於尋常的直率表現。他認為這表示日本防衛專家與一部分的日本官員確實認識到台海現狀對日本的威脅,以及台灣對日本的根本重要性, 美軍應該在聯合作戰方面與日本明確地溝通。

紐瑟姆說:“美國需要明確地對日本說明清楚,美軍需要日本提供什麼樣的支援,而不是讓日本自己猜測。到目前為止,美國從來沒有對日本直接表達在日美軍需要自衛隊加強參與的地方,日本的防禦不夠強的原因,也是美軍和自衛隊的整體合作還不能配合到達發揮應有實力的原因”。

他指出,美國駐日海軍與日本海上自衛隊已經相互配合超過50年,是互操作性很高的組合,海上自衛隊可以提供美國海軍足夠而直接的支援。陸上自衛隊其實可以提供美軍許多陸上反擊軍備、情報搜集與監視等援助,但與美軍合作方面實在需要加強。航空自衛隊當然也可以加入支援,但目前似乎是獨自運作,尚未看到與日本的陸上、海上自衛隊進行許多合作,而其實航空自衛隊也需要與美國空軍配合。

中國欺善怕惡 畏懼美國輕視日本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長尾賢(照片提供: 長尾賢)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長尾賢(照片提供: 長尾賢)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長尾賢表示,反觀中國對日本的種種態度,是因應美國的對中態度而有所調整。

他說:“中國最怕的就是日本與美國的關係過於緊密,尤其是在軍事合作方面,這將對中國造成很大的壓迫,所以中國會以完全相反的態度對待日本與美國,而且是以美國的對中態度為轉換的基礎。也就是當美國對中國態度強硬時,中國對日本態度溫和;當美國對中國態度溫和時,中國對日本態度強硬。中國以這種方式試圖讓日美彼此脫鉤,甚至在日美之間不斷挑播、製造分歧,設法弱化日美同盟的團結力。”

長尾賢補充,由於台灣依賴美國的軍援,中國也在地理上試圖造成台灣與日本的分歧。除了在各種社交平台與媒體上散播謠言之外,中國還刻意鼓吹沖繩獨立,讓日本與台灣不再是安保共同體。事實上幾乎沒有沖繩民眾想要獨立,但是中國已經開始在北京召開沖繩獨立運動會議,並支持反對美國在沖繩的軍事基地示威者。

紐瑟姆認為,雖然中國在口頭上的威脅不少,同時話題也愈來愈常圍繞在反對美國於南中國海的活動,但是中國對美國的態度始終很謹慎,因為中國還是懼怕美國的軍事能力和經濟實力,尤其是影響中國非常大的金融實力。

他說:“別忘了中國人民幣並非流通貨幣,這表示國際社會並不信任人民幣。中國需要以美金來進行他們的海外買賣,包括一帶一路項目,如果沒有美金,中國的貿易大概會崩潰,加上美軍的實力還是遠遠超過中國,中國必然畏懼美國三分。而中國對日本顯然是一種長期仇恨與鄙視的態度,可以從中國常用的‘小日本'、‘鬼子'、‘倭寇'等措詞輕易看出對日本的輕視。雖然這些起源於歷史糾葛,但我認為這也和日本官方對中國的軍事威脅回應始終不夠明確很有關係,因為中國是欺軟怕硬的。”

紐瑟姆指出,雖然中國有時也會對日本有一些貌似友好的態度,而且確實對日本政壇有些微影響,但只要了解中國在尖閣諸島周圍的所作所為,就會了解中國一直打算在適當的時候“給日本一個教訓”。在台灣問題上,與中國沒有任何和平協議的可能性,所以美國和日本都必須做好開戰的準備,提供台灣更多支持,並明確表示戰略清晰。他強調,這樣做才能真正地避免戰爭——因為中國最懼怕的就是美日連手的強勢動作,這會讓中國猶豫侵略台灣可能讓他們付出過多的代價—包括他們在紐約和倫敦的房地產、他們的海外銀行賬戶,以及失去在自由世界國家為數可觀的中共高層成員親屬的居留許可。但紐瑟姆提醒,如果日本認為可以用“促進理解”、“談判”的方式解決台還問題,那就大錯特錯了。中國只要嗅到軟弱的氣息,就會不斷地推進施壓,最後真的免不了一戰。

(原文轉自美國之音: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