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談人權  蓬佩奧提醒現實世界很嚴酷

0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資料圖片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美國總統拜登10月15日就人權問題發表講話,將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政策與70多年前發生的納粹大屠殺聯繫起來,並警告全球對各國“踐踏人權”的行為保持沉默就是“共謀”。這番話被認為是在美國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後的應景表態,但也立即遭到北京的反駁。

據白宮官網發布的消息, 美國總統拜登10月15日在多德人權中心(Dodd Center for Human Rights)落成典禮上發表講話說:“遺憾的是,當我們環顧當今世界,我們不能說暴行的幽靈已經過去。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我們今天看到了在世界各地發生的模式和選擇:新疆維吾爾族人遭受壓迫和強迫勞動;羅興亞人(Rohingya)在緬甸軍政府統治下的遭遇。”

拜登說:“這並不意味着我們要去戰爭,但我們必須說出來。沉默就是同謀。” “我已經親自向世界各地的領導人提出了這些問題——無論是我們的朋友還是我們的對手——我已經明確表示,當人權受到攻擊時,任何美國總統都不應該袖手旁觀,要維護人權的合法性。”

據介紹,多德人權中心以拜登在美國參議院的前同事克里斯•多德(Chris Dodd)和他的父親、前參議員托馬斯•多德(Thomas Dodd)的名字命名。二戰後,托馬斯•多德曾在紐倫堡審判(Nuremberg Trials)中起訴納粹戰犯。

拜登說:“紐倫堡審判迫使世界密切關注‘我們能夠犯下什麼罪行,看到大規模暴行和反人類罪行,它們不是偶然發生的’。”

10月14日,聯合國大會選舉美國等18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當天,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強調稱,美國將與人權捍衛者站在一起,公開反對侵犯人權的行為,近期重點關注阿富汗、緬甸、中國、埃塞俄比亞、敘利亞和也門等國狀況。

在10月15日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中方對以上美國駐聯合國常駐代表的發言有何評論?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回應說,三年多前,美國高調宣布退出人權理事會,至今令人記憶猶新。“我們希望美方以此次當選人權理事會成員為契機,以實際行動踐行多邊主義,與各方開展建設性的對話與合作,為推進人權理事會工作發揮積極作用。”

趙立堅強調:“美方剛一當選就對多國人權狀況指手畫腳,美國的老毛病該改改了,如果美方當選後繼續採取雙重標準,將人權問題政治化,攻擊打壓他國,那必將遭到強烈反對。美方真正應該做的是及時糾正自身在國內外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為世界人權事業做點實打實的好事。”

美國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不令人意外,人權是美國的立國之本,也是民主黨政府意識形態的重要支柱。不過在美國退出期間,人權理事會已經發生了變化。法新社10月14日稱,“在戲劇性退出三年半之後,美國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國抓住了這個時間來堅定維護自己更廣泛的影響力。當美國在拜登的領導下回歸時,將面對一個更有信心的中國,中國利用美國的缺席展示了自己的力量”。

香港《南華早報》稱,“美國退出後,人權理事會發生了很大變化”,傳統上,中國在人權理事會上處於辯護位置。但近年來,北京更多地轉向“進攻”,增加了外交官的數量和質量,並與志同道合的國家一起反擊西方的指責。

一些歐洲國家看到,中國和從根本上反對人權的國家在人權理事會變得越來越強大。中國和白俄羅斯、委內瑞拉等夥伴多次在人權理事會發表聯合聲明,支持北京在香港、新疆和西藏的行動,並譴責西方國家的“侵犯人權行為”。

美國重返人權理事會後,自然會更多利用聯合國的資源和工具推動人權事業。而在阿富汗撤軍過程中領導無力的拜登政府也需要在人權這個務虛領域的國際講壇上重整旗鼓。但作為自由世界領導的美國來說, 戰爭與和平 ? 更是真正嚴峻的考驗。

美國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和前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近日獲得了聲望很高的理查德·尼克松基金會2021年的“締造和平獎”,其中的蓬佩奧日前通過福克斯採訪節目警告說 : 國際盟友對美國在世界上的作用越來越關注。”世界非常擔心;他們看到了前九個月的情況,他們非常擔心美國正在離開國際舞台。”

蓬佩奧說:”核心是,拜登政府未能理解,外面有一個嚴酷的現實,有惡也有善”,“而如果你不考慮後果,不處理它們,不確保條件合適就從阿富汗撤軍,美國就將被削弱”。“一旦你把日期公布出來,那麼壞人就可以逼迫你”,但你要能夠反擊。塔利班當時也”逼了我們一把,但我們粉碎了他們。”

蓬佩奧還舉例說:”如果你不明確表示你將成為以色列國牢不可破的盟友,那麼伊朗人將向加沙地帶的哈馬斯提供火箭,他們將向以色列發射火箭。而如果你不明白美國的能源是一個極其強大的國家安全工具,相反,你關閉它,讓俄羅斯人進入歐洲市場,並乞求中東地區建立更多的生產能力,你就會把美國置於危險之中。”

蓬佩奧強調說:”這就是我們生活的現實,而特朗普政府是認真的,在現實的背景下,把美國的力量作為世界上的一種善的力量。” “世界正在尋找美國的領導,他們在尋找一位能採取行動來捍衛他們珍視的事物的總統。”

美國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任重道遠,而人權之戰不是你來我往打嘴炮講空話,而是需要有堅實的實力後盾。作者:肖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