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专家看中美在印太对抗的战略战术 有一个难解之迷

0
国际纵横

国际纵横 RFI

本台(法广)法语部的地缘政治栏目本月初做的一个题为“正在发生变化的全球化”节目中指出,世界已经变得复杂,难以破译,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相互关联。面对不断变化的全球化,在美中关系史无前例的分裂和推动下,人们越来越感到集体知识和合作的必要性。记者 Marie France Chatin 对世界政策会议的创始人和主席 ,同时也是法国智库,法国国际关系研究(IFRI)的创始人和所长德蒙比亚(Thierry de Montbrial)以及法国费加罗报的高级记者和外交政策编辑 雷诺 吉拉尔德(Renaud Girard)进行了专访,这次访问的后半部分谈到了中美关系以及台海局势等主题,其中有些比较独特的观察点,在本次国际纵横节目中与大家分享。

记者:目前有没有避免中美之间对抗的可能性?

德蒙比亚: 避免竞争的可能性绝对没有,竞争一定会发生,中国希望成为在本世纪成为全球的第一强国,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实,时间点或许是2049年,也就是中共建政一百周年的时候,这也是正在发生的事实。但现在中国一定不希望发生战争,而是更希望通过中国的方式来实现,也就是说不战而胜,这一点也是无可置疑的,但这并不是说在通往这个目标的路上不会发生事故,有不少人认为最大的危险就是发生擦枪走火的意外。这里就会有一个很难预测事态发展前景,但令人感到非常疑惑的问题,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习近平坚持要在台湾问题上冒险?他不仅强化了语气,甚至也非常明确地说要在自己执政期间解决台湾问题,我们都知道他采取措施修改了宪法让他至少可以再多执政一次,但时间还是很短的,而这就是一个非常具有挑衅性的动作。这样就会引发与1962年古巴的导弹危机相似的局势,在这种情况下,要么采取正确的措施,也就是和古巴导弹危机一样,危机结束后建立进行武器控制和互相信任的机制等,要么就是发生擦枪走火的意外,出现完全失控的局面,这些都是可能发生的局面,但很难预测其可能性有多大。

记者:目前中美两个阵营都在运作,其战略也越来越清晰了,中国对台湾虎视眈眈,但最近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建立起来一个名为奥库斯Aukus的共同軍事安全合作伙伴关,澳大利亚也撕毁了与法国签署的常规潜艇世纪合同,转而向美国购买核动力潜艇,如何看这种局面?

吉拉尔德:是的,我认为现在可以说这是第二次太平洋战争的开端,这场战争可能持续40年的时间,但这场战争和之前的那些都不同,不再是鱼雷战,而是网络骇客战,是威慑战,如果可以将其比作是一场五局比赛的话,我认为中国现在输掉了第一局。三四年前,澳大利亚还是和中国非常友好的国家,中国也是它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今天很清楚的一点是,澳大利亚人害怕中国,他们被北京采取的鲁莽措施震惊了,而原因竟是堪培拉要求对新冠疫情的起源进行国际调查,实际上,大当一场瘟疫在全球范围内爆发之后,做出这样的要求应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中国方面却做出了异常激烈的反应,随后就开始针对澳大利亚进行网络攻击等。而现在美英澳达成的这个协议很明显就是针对中国而来的,另外我们还知道有美印日澳之前已经组成的四国对话机制。但应该说中国人没有完全输掉这场比赛,因为中国很会采取耐心战术,他们在等待时机成熟,因为如果他们回头看看历史的话,就知道需要等待的是等美国人自己放弃。美国人1955年曾经到东南亚去想代替欧洲人,但是1975年也在放弃西贡离开越南而结束,美国人2003年到伊拉克,但2011年也撤退了,中国人当然也看到美国人2001年进驻到阿富汗,但2021年也完全撤军。

因此,这也是中国人希望在印度太平洋上打的战役,中国人已经在某些领域取得了优势,他们占有并在南海的岛礁上建立了基地,而如果按照国际法的话,这些地方之前并不隶属于任何国家。通过这种方式,中国已经在南海获得了比地中海面积更加宽大的海域,他们同时也大力发展海军,而这些都是因为习近平的某种“痴迷”,他希望自己在台湾回归“祖国怀抱”之后才离开政权,但这可能会导致局面失控。

首先台湾人已经看到了香港人的例子,他们希望坚持自己 民主和自由体制。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和第一次太平洋战争期间一样,俄罗斯在这个问题上选择了保持中立的态度。

德蒙比亚先生补充说道:“刚才他提到这场比赛的第一轮,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可以说是输掉了,这是一种说法,但我认为他们对澳大利亚美国和英国组成的奥库斯联盟首先是感到非常震惊,没有想到对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出回应,在欧洲也一样,因为中国在中东欧和巴尔干地区的国家组建了16+1机制,通过这种方式渗透到欧洲的一些国家,但美国也同样做出了反应,这也是中国始料未及的。

另外一点,我认为习近平的态度非常奇怪,因为这和“耐心的战术”不相符,在这个问题上有些令人不解的地方。”

记者:美国和中国对抗的同时,与欧洲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微妙了,澳大利亚取消与法国的世纪潜艇合同一度引发与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外交危机,但同时欧洲也意识到应该建立自己的防卫能力,在美国的重心转向印太地区的情况下,如何看待法国与美国的关系?美国的国务卿布林肯最近也到了巴黎访问,这是一种姿态吗?

德蒙比亚: 布林肯的确来法国访问了,我们都知道布林肯,但他毕竟是美国的国务卿,我认为潜艇危机还是有其好处的,因为至少它让我们看到一点,那就是,我们和美国可以继续成为跨大西洋的盟友,但不要忘记的是,面对巨大的威胁时,每个国家都是孤独的,必须自己面对问题。

记者:但在这个问题上,也有必要让欧洲跟随法国的步伐?

吉拉尔德:但是也不要抱任何幻想,现在看起来欧洲防卫是一个游戏,或许两百年后可以得到实现吧。因为说到防卫就不得不提到军队,不能不需要战士,而战士就是随时准备为了一个原因杀人或献身的。在欧洲的国家中,可以说只有英国和法国有战士,如果你们知道欧洲还有哪个国家有战士,请你们告诉我,因为我的确不知道。我看到德国军人在科索沃或阿富汗执行任务,但他们不是战士,荷兰军人也不是,当然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国家,比如波兰,波兰人不介意说他们就是美国的奴隶,他们认为这样感觉很好,也不需要其他的身份,目前的局面对他们来说也非常合适。 因此不要抱任何幻想,至于如何做,我认为应该建立联盟,尽管澳大利亚在潜艇合同问题上在我们背后捅了一刀,但实际上也并不是太过严重的问题,而且法国海军集团也不缺订单。我认为应该继续和英国结盟,因为英国与我们很近,可以采取联合行动。而且,如果认为法国有能够保护澳大利亚去面对中国的威胁也是不可能的,澳大利亚当然要回归到美国那一边,我们之前没有看到这一点,这是我们的错误,在这个问题上不够聪明。

但对法国来说,目前最急迫的问题是地中海,当法国面对土耳其在利比亚的扩张主义做出反应时,所有的欧洲国家都抛弃了我们,我们应该建立ADOC联盟,支持和强化希腊对抗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的后奥斯曼帝国的野心,或许土耳其的政权以后会发生变化,但现在很明显的是,他们有在地中海扩张的决心,我对法国在这个事情上孤军奋战的局面感到遗憾。作者: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