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與合生創展交易喊卡 月底前還不出債息恐面臨倒閉

0

恆大與合生創展交易喊卡 月底前還不出債息恐面臨倒閉

路透
 

中國恆大和合生創展10月20日同時發布公告稱,中國恆大出讓恆大物業股權予合生創展旗下公司的交易宣告終止,恆大在月底前將有兩筆債券利息還款寬限期到期。專家指,如果恆大再還不出錢,恐面臨破產命運。中國人行行長易綱20日表示,恆大負債約三千億美元,有信心能把風險控制在一定範圍,避免發生系統性風險。

綜合媒體報導,恆大與合生創展的交易終止是恆大提出的,恆大稱,受讓方未能符合對恆大物業股份作出全面要約收購的先決條件,合生創展則表示因賣方提出修改付款條款,其不接受賣方所聲稱予以解除或終止該協議的任何實質內容。

恆大不僅取消了與合生創展的資產交易,房地產銷售量還劇降97%。21日復牌交易後,股價再度重挫超過10%。

根據新聞資訊網站REDD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恆大擬向合生創展出售旗下恆大物業 51%股權的交易,喊停的原因是交易並未獲得廣東省政府支持。不過,消息並未獲得進一步證實。

在美國的資深財經媒體人王劍對本台表示,恆大分別在9月23號有一筆8350萬美元,以及9月29號一筆4750萬美元的債息1個月寬限期,即將在10月23號、29號到期,如果恆大不能還掉這兩筆就是“實質違約”,會有人到法庭申請恆大破產。

王劍:“為何廣東省會不同意他買,一個是不同意買恆大物業、一個是買恆大中心辦公樓。我覺得是廣東省政府應該是認為,恆大這件事要落幕了,你等到時候清理的時候再去接,可能就是十分之一的價格。”

中國人行行長談恆大效應 避免系統性風險擴及金融部門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20日在2021年G30國際銀行業研討會上,被問及,“中國人民銀行和中國政府是否認為有必要採取措施避免發生系統性風險,能否僅靠私營企業購買恆大債券來代替中國央行和當局採取更多措施?”

易綱回應稱,總體而言,恆大風險是個案風險。應對措施方面,一是要避免恆大的風險傳染至其他房地產企業。二是要避免風險傳導至金融部門。

易綱指,恆大負債約3000億美元,其中有三分之一是金融負債,債權人分散,還有抵押物,總體上恆大事件對金融行業的外溢性可控。他重申,堅持法治化的原則,確保所有債權人和利益相關方的正當合法權益得到公平對待。總體而言,有信心能把風險控制在一定範圍,避免發生系統性風險。

王劍:恆大若破產倒閉 銀行首當其衝 購屋者錢跟房沒了 還要繳貸款

王劍解讀易綱的談話表示,恆大3千億美元的債務應該都是從銀行來的。直接來源可能三分之一是從銀行來的,但是另外三分之二還是從銀行來,因為沒有人能給恆大借這麼多錢。所以3千億美元產生的衝擊就是銀行。

王劍:“就算是只有1千億美元也是巨大衝擊,誰扛得住?恆大如果真倒閉了,首先衝擊的是房地產市場。如果他倒下,銀行還敢借錢給房地產公司嗎,還有人敢買房子嗎?”

王劍解釋,因為中國的房子都是“預售制”,房子還沒蓋先賣房子,開發商拿到錢再去蓋房子,所以在中國買房有很大的風險。恆大要是倒閉破產,買房子的錢沒了,購屋者還得還銀行錢,因為你不還錢銀行會告你,若上徵信會很慘。

劉鶴稱中國是具有強勁韌性的超大型經濟體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20日在2021金融街論壇年會致詞稱,中國是具有強勁韌性的超大型經濟體。這種韌性來自市場主體競爭力,來自經濟結構的完整性,來自改革開放的正確政策,更來自超大規模的國內市場和億萬人民通過艱苦奮鬥實現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劉鶴宣稱,“在這種強勁韌性支撐下,完全可以實現今年經濟發展目標。”

黃崇哲:中國房企災損牽動金融業 GDP5%以上高速成長恐不再

台灣金融研訓院長黃崇哲接受本台表示,中國政府現在做的是“損害控管(damage control)”,讓災損限制在幾個比較大的民營的房產,某個程度下“官進民退”,否則影響整個金融業更麻煩。黃崇哲分析,長期以來中國的三駕馬車“內需、出口、政府支出”,“內需”房地產佔了很大的比重,這次會影響到中國的不動產信仰就是“房價不會再一直上漲”,所以中國會少了一個經濟成長的動能。

黃崇哲:“最好的情況是,北京這次可以把‘災損’控制起來,只有這幾家民企倒閉了事。但是這樣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就不太可能還有5%以上,不像過去高速成長的階段,這是最好的情況。”

黃崇哲指出,最壞的情況是,如果他這次控管不夠好,導致流動性風險。可能造成有些人因為對不動產失去信心,然後停止繳應有的房貸,這樣的狀況如果又開始擴大,導致大家又擔心銀行的貸款收不回來,所以不動產對金融體性有很重大的影響。不過,因為中國的體制特別,中國政府可以用公有的開發公司去承接他的不動產來穩定市場。

黃崇哲:“等於銀行也是政府、建商也是政府,他的流動比較安全。他是有他特殊的手段,但這樣中國就失去高速成長。所以有好幾個模型說,幾年之後中國會變成世界最大(經濟體),模型都要重修了。”

黃崇哲指出,中國誤以為內循環夠大,但是有很大部分是靠不動產當火車頭驅動,不動產又驅動土地價格上漲,讓地方財政可以延續。現在地方財政出問題了,想開徵房產稅又受阻,所以困難剛要開始。他分析,中國經濟未來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慢慢“消風”,另一種是“斷崖式”下滑。雖然外界預期,中國體制可以避免“斷崖式”發展,但一定會有損失。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黃春梅 台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胡力漢   網編 瑞哲

(原文轉自自由亞洲: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