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去是留?香港民主之路該怎樣走下去?

0

是去是留?香港民主之路該怎樣走下去?

2020 年 9 月 15 日,香港法院外,民主活動家李卓人的 T 恤上印着民主女神的照片。美聯社圖片

香港中文大學最新調查發現,超過四成港人打算移民,主要原因是香港政治不民主。有港人選擇離開,也有人選擇留下。在不同位置上的港人,該如何延續信念?在一個網絡論壇上,流亡港人和留港學者隔空對談。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最新發布的民調結果顯示,42%受訪香港市民“有打算”移民,比率和2020年及2019年相似,即連續3年有超過四成受訪者打算移民。在有打算移民的受訪者中,英國為首選地點,其次為加拿大、澳大利亞和台灣。

港人考慮移民主因為香港政治不民主

至於打算移民的原因,則以政治因素為主,最多受訪者認為香港政治不民主、已沒有民主選舉,還有不滿港府及高官,以及認為香港政治爭拗太多、香港人權情況變壞、喪失新聞自由等。

當“去或留”成為港人最大議題,下一個問題是,離開的人和留下來的人,分別可以為香港做什麼?

在非政府組織“亞洲自由民主選舉網絡”(Asian Network for Free Elections, ANFREL) 近日舉辦的“亞洲選舉機構與觀選組織論壇”(Asian Electoral Stakeholder Forum)上,流亡海外的前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成員邵嵐,和前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就香港民主倒退情況隔空對話。

流亡港人吁各國聯合制裁中港官員

剛在希臘雅典抗議北京冬奧而被捕、現已獲釋返美的邵嵐,向全球與會者詳述香港近年一個個民主倒退事例,包括具標誌性意義的禁辦六四燭光集會、清算香港支聯會、重判首名“國安犯”唐英傑9年監禁,乃至歷史悠久、舉足輕足的公民組織接連被逼解散等,她表示這顯示中共不會履行國際承諾,呼籲各國切實執行“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侵害人權的中港官員。

邵嵐說:“目前我們只看到美國實施了制裁,但我們還在期待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主要國際社會持份者的回應。更重要的是,國際社會應從香港過去兩年的情況汲取教訓,中共是對全球安全、國際秩序的威脅,而不單是對香港構成威脅。”

而根據“港區國安法”,請求外國對香港或中國進行制裁,即屬違法。雖然目前未有人因此被正式定罪,但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及6名《蘋果日報》前高層,都被指控串謀請求外國制裁,而一直被關押。目前只有流亡港人,可以繼續呼籲國際社會制裁中港官員。

留港前議員:回歸社區 關注基本議題

而作為“留下來的人”,前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就詳述香港選舉制度翻天覆地的變化,由民選區議員被非民選港府官員褫奪議席、嚴格篩選特首選舉委員會,到立法會直選議席被大減等。

陳家洛表示,香港從來不是一個完全民主社會,但過去民主進程一直緩慢前行中。不過到了現在,官員口中所謂的“高質素民主新時代”,淪為笑話和謊言。他坦言現在是時候放棄透過民主選舉進入體制、監察政府官員的想像,但他表示,這並不代表港人就應從此低頭噤聲,而應回到社區,關注基層議題。

陳家洛說:“當我們談到基層議題,這當然有很多,由城市規划到屋苑管理、到地區環保議題。對於堅持價值的人,總有很多值得關注的議題。現在的公民團體不是自我解散就是被逼關閉,但這也是機會,讓我們的公民社會再生。”

“當大部分人仍對民主進程堅定,誰更恐懼?”

他形容香港正走向專制極權,就連司法系統,也逐步實行威權社會的嚴刑峻法管治,不過他以歐洲國家被共產極權統治的歷史為例,勉勵港人要克服恐懼。

陳家洛說:“我覺得我們正學習,如何有邏輯而有意識地應對恐懼,我覺得仍有民主夢的港人會有機會再站出來,更好地應對恐懼。到最後,當香港大部分人都仍對民主進程非常堅定,那麼誰會更恐懼?”

他表示,即使現存民主派政黨難以再通過選舉進入體制,仍可繼續在議會外凝聚人心、堅守價值,而極權最想看到的,正是人民停止討論、停止聚會。

無論是留是去,邵嵐以2019年反送中運動的宗旨,呼籲全球港人繼續奮戰。

邵嵐:“這再次提醒我們在2019年民主運動時秉持的宗旨,就是無領袖、如水靈活。即使沒有機構和組織,我相信在香港和在海外的每一個港人,都可繼續組織活動和作出貢獻,延續我們在2019年建立的力量。”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呂熙倫敦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瑞哲

(原文轉自自由亞洲: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