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新網》被踢出網絡新聞稿源名單 中國民營媒體日趨凋零

0
中國傳媒公司財新在北京的辦公室。(2018年1月18日)

中國政府星期三(10月20日)公布新版《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名單》,要求中國各新聞網站在轉載新聞時,必須將信息來源限制在這份名單之內,否則將會受到處罰。引人注目的是,這份新版稿源名單與2016年公布的舊版名單相比,所列新聞單位的數量大幅增加了將近4倍,但一向被視為中國境內少有的敢言媒體《財新網》卻沒有出現在新版的稿源名單之中。

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公布的這份新聞稿源名單,涵蓋1358家稿源單位,其中包括中央新聞網站79家、中央新聞單位38家、行業媒體89家、地方新聞網站及地方新聞單位1072家,以及政務發布平台80家。

除了《財新網》以外,另一家被移除的私營媒體則是由山東三聯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在北京創辦的《經濟觀察報》。

管控信息不遺餘力,中國更新網絡新聞稿源名單

美聯社曾經通過電話和電郵聯絡《財新網》尋求評論,但是未獲回應。

在海內外享有一定信譽的《財新網》由中國著名媒體人胡舒立創辦,是中國境內極少的非官方媒體之一。其獨立敢言的報道風格在業界也廣受好評與尊敬。《財新網》曾經在中國新聞界大出風頭,一方面多次對官員腐敗和污染問題做過深入的調查報道,另一方面也曾在其報道中觸及中國社會對政府以及政府政策不滿等敏感內容。

資料照:中國民營媒體財新傳媒創辦人胡舒立

資料照:中國民營媒體財新傳媒創辦人胡舒立

胡舒立本人2005年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曾經說過,她會探索中國新聞業的各種可能性,但不會越界。

今年10月2日中國國慶期間,胡舒立據報突然在微博上發布一條配有豬頭照片的貼文。貼文說,“豬頭不受待見,與人們的觀念很有關係。背負着這等惡名,一般人誰還願意在餐桌上與其建立戰略夥伴關係。”

此貼一出,各界嘩然,因為“豬頭”常常被海外媒體和時評人用來影射譏諷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儘管胡舒立很快將貼文刪除,但是潑水難收,影響顯然已經造成。加拿大時評人文昭就曾向美國之音表示,胡舒立之所以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嘲諷習近平,就是因為她已經看到《財新網》氣數已盡,因此是在極度憤怒中的一種表達。

中國國家網信辦在公布新版稿源名單時曾表明,新版名單在更新時將舊版名單中“不再符合條件、日常表現不佳、缺乏影響力”的單位移除,以維護名單的嚴肅性與公信力。

《財新網》和《經濟觀察報》被從網信辦新版稿源名單中移除後,暫時還不影響兩家媒體的日常運作。民眾還是可以上這兩家媒體的官網瀏覽或直接閱讀各自的報道。但是這兩家媒體的報道或文章卻不能被中國其他媒體轉載,也不能再出現在新浪等中國互聯網平台上。

中國政府對媒體和輿論的管控從來都無所不用其極,除了對境內媒體進行嚴格的限制和審查外,還將幾乎所有的西方媒體拒之於國門之外。中國網民只有通過特殊的軟件翻牆,才有可能在網上接觸到西方媒體的新聞和文章。

美國之音星期三在報道中國網信辦公布新版稿源名單一事時曾說過,中國政府對民眾了解和傳播新聞或信息之權利的管控真可謂“沒有最嚴,只有更嚴”。

10月8日,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公布經修訂的新版《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徵求社會意見,其中關於“非公有資本禁止違規開展新聞傳媒相關業務”一項,引起中國國內外媒體以及媒體投資人和從業者的關注。

負面清單規定,非公有資本不得從事新聞采編播發業務,不得投資設立和經營新聞機構,不得經營新聞機構的版面、頻率、頻道、欄目、公眾賬號,不得引進境外主體發布的新聞,不得舉辦新聞輿論領域論壇峰會和評獎評選活動。

這份負面清單一經公布,連中國國內的網民都哀嘆已經受到強烈壓制的中國媒體自由度的進一步衰退。有匿名網友說,“限制媒體,導致輿論失真,最後導致層層政策都偏差加碼,對老百姓傷害就大了。”

彭博社(Bloomberg)引述新加坡第一聯合夥伴公司(UFP)亞洲研究部主任賈斯汀∙唐(Justin Tang)的話說,中國政府將《財新網》從稿源名單中移除,表明“新聞媒體無論聲譽多麼好,都必須與政府保持一致才能繼續享有權益。”“任何媒體都不能在黨之上,”唐說。

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集團2016年曾經向《財新網》投資數千萬人民幣。但是根據10月12日網易科技報道,螞蟻集團已經賣掉其所持有的全部財新股份。目前,螞蟻集團已經從財新股東名單上消失。

彭博社引述一位匿名人士的話說,《財新網》被從中國政府的稿源名單上除名後,目前面臨的最大危險就是一些廣告商從這件事情上揣摩上意,對財新的地位產生疑慮,從而減少對它的資助和支持。

(原文轉自美國之音: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