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新網》被剔出官方”白名單”  創辦人胡舒立政治背景成焦點

0

《財新網》被剔出官方"白名單"  創辦人胡舒立政治背景成焦點

《財新網》被剔出官方“白名單”  RFA制 圖

中國網信辦周三(20日)發布最新的《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名單》。外界關注,曾在2016年上榜的中國媒體《財新網》這次卻在名單中被除名。《財新》向來以大膽敢言著稱。有學者估計,《財新》被除名或與其採訪方針及其創辦人胡舒立的背景有關。

胡舒立:“這些年,我們堅持打造中國最值得信任的財經新聞媒體。”

胡舒立是中國媒體《財新網》的創辦人,曾被美國《商業周刊》形容為“中國最危險的女人”。在創辦《財新》之前,她曾任《財經》雜誌主編,刊登不少揭發中國金融市場黑幕的深度調查。直到2009年,她因受中宣部打壓,離開自己一手成立的《財經》,兩個月後創辦《財新》。

在她的領導下,《財新》以大膽敢言着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更成為中共反腐的風向標,刊登不少有關官員貪腐、汙染問題等調查報道。去年疫情期間,《財新》曾獨家專訪“吹哨人”李文亮,亦披露湖北當局曾下令銷毀新冠肺炎病毒樣本。

 

《財新網》以敢言着稱,曾在疫情期間專訪“吹哨人”李文亮。(財新網截圖)

《財新網》以敢言着稱,曾在疫情期間專訪“吹哨人”李文亮。(財新網截圖)

網信辦將《財新》剔出新聞來源名單 惟《財新》於2016年版本榜上有名

不過,中國網信辦周三(20日)公布最新的《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名單》,卻沒有《財新網》的名字。相比5年前的版本,新的“白名單”長了近4倍,共有1358家媒體機構。在名單上的新聞機構,即等同受官方認可,其他媒體可以自由轉載他們的新聞內容。網信辦發言人表示,即日起“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提供者轉載新聞信息”,必須按新名單執行,對超範圍轉載的“將依法依規予以處罰”。

發言人又說,此次稿源單位名單,已經嚴格審核各單位申報材料,將堅持正確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價值取向,管理規範、代表性強、影響廣泛的媒體、網站以及政務發布平台等,按照應進盡進原則納入稿源名單。對於2016年版本的稿源名單,已對因機構改革、單位撤併等,導致名稱、網址、主管主辦單位等發生變更的稿源單位進行核校;至於不再符合條件、日常表現不佳、缺乏影響力的單位,從名單中移除,切實維護名單的嚴肅性、公信力。

發言人續稱,新版名單有5個主要變化,包括數量大增,是此前的近4倍;新收錄一批理論網站和媒體、專業財經類網站和媒體、軍事類網站和媒體,及一批涉及經濟社會民生領域的行業媒體;首次將公眾帳號和應用程式納入名單;首次將「具備條件」的10家縣級多媒體中心納入名單;大幅擴容政務發布平台,「為各地各部門政策發布、權威發聲提供有力保障」。

值得留意的是,《財新》在2016年版本的名單榜上有名。《財新》為什麼這次會被剔出名單呢?網信辦沒有解釋原因,不過就強調,要強化新聞機構責任意識、把關意識,確保網上始終“正能量充沛”,“主旋律高昂”。

 

在新“白名單”中,稿源單位增加近4倍,惟當中卻沒有《財新網》的名字。(中國網信辦網頁截圖)

在新“白名單”中,稿源單位增加近4倍,惟當中卻沒有《財新網》的名字。(中國網信辦網頁截圖)

學者推測:與採訪方針及胡舒立個人背景有關

多年前與胡舒立曾有私交的旅美政治學者王軍濤推測,《財新》被除名,除了與其採訪方針有關,也和胡舒立個人背景有關。他解釋,《財新》的採訪方針,延續中國80年代改革開放時媒體敢言的精神,例如在武漢疫情最嚴重的時候,《財新》仍然積極報道當地的情況,加上探討中國經濟議題的深度報道,以及胡舒立的個人背景,讓《財新》引起當局注意。

王軍濤:“因爲胡舒立的背景較為特殊。她在中國人民大學讀書的時候,中國很多改革開放的專家和政治上有影響力的人物,都是從人民大學出來的。她和他們都有直接和間接的聯繫,例如被判刑的任志強、王岐山都有關係,所以在這樣一個背景下,要做組織上和政治上的清洗的時候,財新也不可避免會受到牽連。”

王軍濤擔心,隨着中國當局加強對媒體的監管,日後或很難見到《財新》有分量、有別當局宣傳口徑的報道。

財新將成為下一個《南方周末》?

不過,曾任《南方周末》新聞部主任的中國資深記者長平說,自己十多年前在南方集團工作的時候,尚未出現“白名單”制度,但仍無阻中宣部傳達指令。他相信這次當局將《財新》除名背後的含義,形式上的警告大於實際影響,《財新》在短期內都不會消失。

長平:“《財新》也是收費訂閲的。其實他們也不需要別人去轉載,也不允許別人去轉載。所以這個白名單,不允許轉載他們,很大程度上是一個形式大於實際內容的警告 。”

對於《財新》被除名,員工怎樣看呢?香港媒體《眾新聞》訪問了一些《財新》資深記者,他們都表示“不太擔心”,並指他們本來連申請官方記者證亦不一定獲批,“所以對這些不是看得太重。”

記者:鄭日堯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原文轉自自由亞洲: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