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学会谦卑得了医治

0

今日经文:神人以利沙听见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就打发人去见王说,“你为什么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这里来,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于是乃缦带着车马到了以利沙的家,站在门前。以利沙打发一个使者对乃缦说,“你去在约但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复原,而得洁净。”乃缦却发怒走了,说,“我想他必定出来见我,站着求告耶和华他神的名,在患处以上摇手,治好这大痲疯。大马色的河亚罢拿和法珥法岂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么?我在那里沐浴不得洁净么?”于是气忿忿地转身去了。他的仆人进前来对他说,“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岂不作么?何况你去沐浴而得洁净呢?”于是乃缦下去,照着神人的话在约但河里沐浴七回。他的肉复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洁净了。

乃缦带着一切跟随他的人,回到神人那里,站在他面前,说,“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神。现在求你收点仆人的礼物。”以利沙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不受。”乃缦再三地求他,他却不受。乃缦说,“你若不肯受,请将两骡驮子的土赐给仆人,从今以后,仆人必不再将燔祭或平安祭献与别神,只献给耶和华。”“(王下五8-17)

这位声势赫赫、有威权、有地位、有金钱的亚兰王的元帅乃缦,若不是因为患了大痲疯急于求医治,决不会到神的仆人这里来。他既来了,便有一个绝好的机会认识神,接受神的恩典。但他要接受神的恩典,必须先谦卑下来。这功课须要有人教授。教这功课的责任当然是在神的仆人以利沙身上了。这位先知真不负神的委托,他听见乃缦带着车马、金银、衣服和亚兰王的信,来到以色列王那里,又听见以色列王焦急得撕裂衣服,便一方面要搭救这个可怜的以色列王,一方面也想成全乃缦,因此打发人去见王说,“你为什么撕裂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这里来,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这位来客乃缦不但是声势赫赫、有威权、有金钱、有地位的元帅,而且是上国的贵宾。以色列国中的任何人要去与他会面,也必须小心翼翼,恭恭敬敬地参谒拜见,以冀博得他的欢心。不料这位先知以利沙不但不去拜见乃缦,反倒叫乃缦来见他,甚至对以色列王说,“可使那人到我这里来,”不称乃缦为“将军”而称他为“那人”。这是以利沙的骄傲么?绝对不是。乃缦在人的面前是元帅,但他在神的眼中,不过是许多人中间的一个人而已。

以利沙是神的仆人,他不能用人的眼光看乃缦,他只能以神的眼光看乃缦,因此他称乃缦为“那人”。神愿意赐恩给一切来寻求祂的人,乃缦当然也不在例外。但神却要他们先学习谦卑的功课。乃缦的成绩真不错。这第一试便及了格。他竟肯“带着车马到了以利沙的家,站在门前。”乃缦这样很快地学好这一课,自然与他的需要也有关系,因为他患着那任何人不能治疗的大痲疯,他急切要得着医治,所以先知一呼唤,他便来了。

当他学好了第一课谦卑的功课以后,神再进一步领他学第二课谦卑的功课。“以利沙打发一个使者对乃缦说,你去在约但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复原,而得洁净。”这位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元帅,不惜亲移玉趾来见以利沙,已经是很难能可贵的了。他万没有料到他到了以利沙门前的时候,竟会受到这种冷酷的待遇。他一向不论到哪里,别人都是对他作盛大的欢迎。他想以利沙也必是很殷勤恭顺地出到大门以外来迎接他,以后站着求告他神的名,在患处以上摇手,治好他的大痲疯。他万没有料到以利沙不但没有迎接他,甚至连见都不见,只打发一个使者出来,告诉他到约但河里去沐浴七回,这样他的大痲疯便可得痊愈。这种冷酷的待遇实在是出乎乃缦意料之外,但它正是乃缦所需要的。因为像他这样有权柄,有势力,有金钱的人,一向都是骄傲自大,不知道谦卑是什么意思。他亟需要有人教导,使他学会谦卑,然后才可以得神的恩惠,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以利沙这样待他,并不是有意侮辱他,乃是教导他学习谦卑,好接受神的大恩。

可怜的乃缦,第一课学得很好,这第二课确是难一点,他竟学不好了。他因为受了以利沙的轻慢便发了怒,他决定不再在以色列国留连,急忙回到他本国去。如果他就这样回去了,他的大痲疯不但不会得痊愈,因着他往返途中的劳乏,再加以这次的生气,说不定还会再加上别的病。所幸的他到底听了仆人的劝告,遵着先知的吩咐到约但河去沐浴,结果不但得了洁净,而且认识了神,归向了神。

我们要注意,当乃缦得了洁净以后,再回到以利沙那里的时候,以利沙便接见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拒不见面了。这是因为乃缦已经学好了谦卑的功课,不需要再挫折他。我们再看乃缦虽然以前受了以利沙的轻慢,可是他满心想着感恩。再不想以前的事,可见他真是谦卑到了极点。这样的人理当得到先知的奖励与安慰。“现在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神。”这两句话证明乃缦的心眼已经睁开。他看见了从前所未曾看见的事。他已经在神面前自卑下来。他不但认识了神,他也归荣耀与神。这件事比他的大痲疯得了洁净更宝贵,更重要。但他能得这两种福分乃是因为他在神面前自卑。他能在神面前自卑,乃是因为以利沙给他的挫折和教训。乃缦固然是一个可教的人,但如果他不遇见那位能代神施教的以利沙,他也不会学好这谦卑的功课,当然也不配得神所赐的大福。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精选集第6册·借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