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刀客“缘何获舆论同情?谁逼急了欧金中?

0
2021年1010日,莆田市秀屿区平海镇政府悬赏通缉欧金中的公告(推特截图)

中国福建莆田村民建房纠纷演变成命案的欧金中事件在海内外持续受到广泛关注。事发后地方政府处置这起案件的违背常理做法被质疑买凶灭口,更激起强烈民愤,致使舆情沸腾,形成被一些网民称为“莆田刀客”的杀人嫌犯反而获得更多同情的逆反情况。对于官方通告所作的逃犯“拒捕畏罪自杀”结论,当地民众表示不服。有村民指类似欧金中遭遇村霸欺凌的经历在当地乡村普遍存在。法律专家指出,这起事件教训很深刻,有关部门应该反思。

欧金中“拒捕畏罪自杀” 村民要看证据

时下热点社会新闻事件中的杀人逃犯、福建莆田秀屿区平海镇村民欧金中被宣布拒捕畏罪自杀三天后,在当地作小生意的魏先生仍然对官方宣布的死因感到疑惑。他认为欧金中没有选择投案自首,也没有在逃亡中选择自我了断,看来有求生欲望,如果他确是自杀身亡,官方应该公布执法记录仪录像和法医检验报告,向公众作个交代。

魏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说是说自杀,是什么原因是自杀,也没有说出来。很多人让那个政府部门公开出来,它都没有公开出来。他是怎么死的?怎么自杀的?都没有说出来。”

10月10日,福建莆田村民欧金中据说在被逼挥刀杀人,造成二死三伤血案后潜逃,在当局出动大批警力,配备多架直升机日夜围捕的情况下,八天后被搜捕人员寻获。

10月18日下午,几名知情者最初传出的有关欧金中下落的消息指,欧金中已经被抓获。

稍后发布的官方通报称,在武警围捕过程中欧某中在其家乡“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欧金中在官方通告中就这样死了,但是网上透露的一些稍早的讯息给官方声称他“畏罪自杀”的结论引起了新的质疑声浪。但是中国官方至今没有披露欧金中拒捕或自杀的细节。网上有传闻指欧金中是被殴打致死,并称外界现在无法接触欧金中的直系亲属,他们疑似已遭噤声。

舆论质疑悬赏公告

10月14日,平海镇政府微信公号“平海之声” 在公众质疑声中删除了引爆舆论的那份悬赏通告,该通告注明提供抓捕逃犯的线索赏金两万,发现欧金中尸体赏金5万元。

美国之音记者发稿前多次试图联系当地政府澄清相关问题。不过,那份声称将给予发现尸体比发现活人反常地高出1.5倍奖励的悬赏通告的发布者、平海镇政府无人接听对外公开的联系电话。悬赏通告上公布的两个手机号码,一个被互转为来电提醒,另一个无法接通。

当地居民魏先生说,当局对欧金中的悬赏令人困惑。

记者:对他这个镇政府发出那个悬赏通告,你们怎么看呢?

魏先生:那当然是不对的(笑),那当然不对。悬赏通告这样子,大家都很质疑。这个镇里面这样子公布出来,大家都说怎么可以?死的五万,活着两万。这个问题也是大家都是这样去理解。这个公告他是怎么想法,我们也说不清楚。

推特网友(网名“森”)称:因为活着的欧金中,后面的连锁反应会将一群贪官污吏曝光出来。这样就不是死的问题,而是责任人和领导腐败。

资料照:网络评论人士壮飞

资料照:网络评论人士壮飞

在加拿大的网络评论人士壮飞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个悬赏惹起了公愤。

他说,“镇政府出来了一个特别奇葩的通缉令,有活人的线索他给2万,有死人的线索,给5万。人们感到很大的气愤。义愤很大的,因为你就等于说雇凶杀人呢。就是说死的,人杀了的话可能会得到很高的奖赏。”

在美国的时评人鲁难对美国之音表示,平海镇政府的悬赏公告让人感到有明目张胆地杀人灭口之嫌。

他说,“他的乡政府,当地政权的这个所谓的悬赏公告里面,明显的想致人于死地。发现活的人他给你2万块钱,发现一个尸首给5万块钱,明显就是拿钱买凶去杀人,想杀人灭口。一个非常明显、说不过去的行动。”

投诉无门 积怨爆发

案发地平海镇的上级、莆田市秀屿区政府的新闻办发布通报称,针对网友反映的基层干部不作为问题,秀屿区纪委、监委已启动调查程序,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网友反映的基层干部不作为问题显然与欧金中和被他所杀的邻居之间的建房纠纷长期未得到妥善解决有关联。

案发后,有媒体记者在欧金中蜗居多年的铁皮雨棚中发现一个烟盒上写满了各级政府、信访部门和媒体的投诉电话号码。而阻止他建房的邻居据说与村官沾亲带故,其居所是俯视欧金中铁皮屋的一栋四层楼房。

网上流传的据说是欧金中给莆田市长写的一条求助短信表示,“因危房,在2017年新建手续批出后,将原400多平住房全部拆掉,在原地建150平,现在还未建起来,我上有老母亲89岁,五年来一家,几代人无家可归,无处栖身。很多次,向多级各部门求助无果,特向市长求助,起因是个别干部为了个人利益不作为,充当保护伞,叫村霸来打砸,阻止我建房,如果弱势村民生活得不到安置,那是领导决不希望看到的。望大老为我们解难。谢谢”

《中国新闻周刊》援引欧金中同村的知情人士说,2017年,欧金中向当地政府申请了危房翻盖,建房手续批出后,便将原有的400平米房屋拆除,欲在原有土地上盖新房。而死者为欧金中的邻居,曾多次会同附近居民阻挠欧金中盖新房,导致欧金中一家无处可归,在临时搭建的雨棚居住数年。案发前,欧金中居住的雨棚因台风倒塌,雨棚残片掉入死者家中,双方因此发生争执。

律师:教训深刻

据中国媒体报道,被当地政府悬赏通缉的杀人犯罪嫌疑人欧金中在村民中口碑并不坏,说他为人和善,乐于助人,三十年前曾见义勇为不顾个人安危跳进海里救起了一名落水儿童,他救护两只海豚的事迹还上了地方报纸的新闻报道。

魏先生说,“对,根本不至于走到这一步,主要是村干部、镇里面,这个问题比较大。村干部那边,起先没有给他题解决好。”

中国维权律师刘晓原手举律师“失业证” (推特照片)

中国维权律师刘晓原手举律师“失业证” (推特照片)

受709案牵连而被失业多年的原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对美国之音表示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认真反思,从欧金中事件中汲取教训。

刘晓原说,“这个事情的教训是很深刻的,相关部门应该引起反思、反省。为什么呢?因为他这个事情发生这么多年了,他也向有关部门投诉了。但是这个事情没有得到一个妥善的处理,以至引发了这样的惨案。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

刘晓原表示,他的手机最近很难接到国外来电,因为当局正在积极推动反电话诈骗。他对欧金中因建房纠纷未得到及时解决而酿成三死三伤(包括一名不满10岁儿童)血案表示遗憾。

他说,“只能说,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以前有有过类似事件。投诉无门最后走上犯罪道路。我个人认为,如果当年反映问题能够引起重视,主动解决,肯定也不会走上犯罪道路。”

村民:痛心、不服

在海外社交网络平台,许多跟帖评论并不认为欧金中走上犯罪道路,而是维护正义。

推特网友Shouhudajie写道: “这不是杀人犯,这是为民除害的英雄! 应该向他致敬!”

记者在与与欧金中同乡的魏姓村民交谈中了解到,当地民众也跟中国社会大众一样一面倒地为被逼得走投无路、拿刀反抗后疑为“被自杀”的欧金中感到痛心和同情。

记者:老百姓和村民都怎么看这件事?

魏先生说,“就是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感到痛心,都感觉到欧金中都为民众做事,就是说大家看这个事情都不服,很多人都不服就是了。很多人都说,欧金中做得对。很多事情就是说,有钱人好做事。没钱人就是做不成什么事。”

分析:老实人被逼急 制度难辞其咎

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 (网络图片)

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 (网络图片)

引发公众大讨论的弱势者愤而杀人事件在当今中国时有发生,其中影响较大的包括:2008年北京游客杨佳挥刀杀死六名上海虹口区公安分局警察,2009年沈阳街头小贩夏俊峰用切烤香肠小刀刺死两名暴力执法的城管,2015年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用改造射钉枪打死拆除其婚房的村支书,2016年山东辱母案的民营企业人员于欢抄起水果刀捅死用下流不堪的手段逼债的黑社会打手,2018年陕西汉中退役武警张扣扣隐忍22年后为母报仇杀死副乡长家三人,2021年上海复旦大学海龟青年教师姜文华因受歧视和面临解聘而割喉学院党委书记等。

一般认为,这类引起公众热议的事件或多或少都与社会上存在不公平和法治不彰有关。

欧金中事件发生后,有人评论说 “老实人被逼急了,你连下跪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不少网民在相关话题的跟帖留言中提到古典名著《水浒传》中的“逼上梁山”和10多年前震撼上海滩的杨佳。

推特网友Lakeshore写道:“欧金中不就是武松吗?武松当年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

居住在加拿大的网友壮飞表示,有人作了大约的统计,说有百分之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是对欧金中持同情态度,但是当局不会把欧金中这样拿起刀来除恶的弱势者说成林冲。

他说,“从中国历史上来看,一直到今天的社会现实,中国的民怨和被逼上梁山的这种情绪。人们只要是他有思考的话,他把历史和现实联系起来,就会对这个问题得到他这个看法。多数人比较同情的。“

这位观察人士表示,中国媒体通常对底层民众蒙受冤情遭受有权势者欺压视而不见,官员不作为,甚至赶不上清末,当时发生的杨月楼案和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经过上海《申报》报道后引起舆论关注,最终由皇太后慈禧赦免伸冤。他认为,当前中国社会犹如所有排气口都被焊死的高压锅炉,民众怨气得不到排泄,迟早会爆发。

壮飞说,“我们不赞成杀人,但是我们对欧金中这种弱势的群体,就包括原来中国出现的这些杨佳等案件来说,我们必须要认真对待,要表示对弱者一定要给他们一个出路。哪怕是在这种共产党统治下,人们也是要正常地活的。人们不是光要吃饭能吃能睡就可以的。人是一种有感情情感的动物,那必须给他们一个出路。这就是我们现在这些人所痛心的和担心的事情。”

鲁难表示,欧金中获得的同情反映了老百姓心里面对基层政权和黑恶势力的不满,其实是对这个政权的彻底失望,是对这个社会缺少公平正义强烈不满的一种反应。

他说,“这是官逼民反呀,实际上跟过去的陈胜吴广没有什么区别,当然现在这个社会里,我们的目光没有关注到他们的生活,所以他们所有的疾苦,都不被大家了解。他们穷尽了所有的方法都找不到解决他们生活问题的出路。像欧金中,他把所有的可以咨询的电话,能够找的部门,都已经记录下来,他走遍了这些所有的路,都没有办法。就像杨佳一样了,没有人给他一个交代。那么他就去豁出去,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要找一个说法,那么这实际上归结成4个字,官逼民反。那么这种情况能够持续多久,我觉得这是我们大家值得关注的事情。 “

黑恶势力盘踞乡村

秀屿区村民魏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村霸现象现在很普遍。

记者:你们当地有没有类似的(村霸)这种情况?

魏先生:有。各个地方,各个村子正常都有,正常各个村都有,有出现这个情况。

据《中国新闻周刊》去年年末报道,长时间以来,“村霸”通过贿选、恐吓等手段,摇身一变成为村官的案例屡见不鲜。这些存在于基层的村干部,背后却藏匿着惊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这篇官媒报道承认,村霸现象普遍滋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农村选举制度存在漏洞导致一些村霸成为村干部,这种情况必须、并且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大力整治。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的许多村镇基层政权被黑恶势力把持,村霸鱼肉乡里欺压百姓成为普遍现象,而欧金中这样的弱势群体长期遭受不公却求告无门,被迫采取最后的极端手段之类事件频现,已构成随时可能爆发的严重社会问题。

时评人鲁难认为,中国农村基层政权日益黑社会化的现象尚未得到外界足够关注。他指出,中国各地村一级的政权,现在基本上沦落到黑恶势力手里,而且奇怪的是,地方黑恶势力以所谓的民主选举这个形式,攫取农村的政权。

鲁难说,“他们这种所谓的选举,实际上是谁的拳头大,谁就能够当选。比方说村支书啊,或者村长啊这一类的职务。他们拿到这个势力之后,他们就从每个人的人头上面,从土地上面从各种经营上面,成为他们自己家族攫取金钱的工具,同时他们也成为中共政权在基层的一个最主要的支撑点。

鲁难分析指出,中国当前从上到下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民主政治制度,也没有一个健全的法律环境,农村的黑恶势力又背靠着乡镇和县一级的政治官员,他们很容易在地方得势,尤其是农村基层的权力,就会落入黑恶势力手里。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广大农民或者说其他的基层居民,生活苦不堪言,已经到了一种民不聊生的地步。这些黑恶势力无所不用其极,他们为所欲为,鱼肉乡里。在这种情况下面,农民,尤其是基层农民,生活非常困苦。”

VOA连线(鲁难):百多位学者校友联名上书中国人大,要求言论自由权

VOA连线(鲁难):百多位学者校友联名上书中国人大,要求言论自由权

鲁难:欧金中被视为反抗黑恶的象征

这位长期关注中国底层社会问题的评论人士认为,看到中国农村基层黑恶势力横行的现状,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欧金中事件能引起那么多人的同情了。

鲁难说,“虽然说他是剥夺了其他人的生命的权利,但是还有很多的民众对他会有非常大的同情心,我觉得他们反映了老百姓对这种黑恶势力的不满,所以要为他呼吁一下。”

2016年5月,北京市昌平区发生公安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带领协警殴打中国人民大学校友致死的雷洋“被嫖娼”事件。旅居美国的鲁难联合其他人大校友发起了联署请愿和质疑活动,使得雷洋案得到华人社会广泛关注,并形成巨大舆论压力。

鲁难认为,中国底层百姓同命相怜,无论在乡下还是城里,在艰辛谋生之余还要对付村霸和城管的压迫,他们一旦遇到有人敢于反抗黑恶势力,即使不能拔刀相助,一般也会自然产生同情之心。

(原文转自美国之音: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