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刀客“緣何獲輿論同情?誰逼急了歐金中?

0
2021年1010日,莆田市秀嶼區平海鎮政府懸賞通緝歐金中的公告(推特截圖)

中國福建莆田村民建房糾紛演變成命案的歐金中事件在海內外持續受到廣泛關注。事發後地方政府處置這起案件的違背常理做法被質疑買兇滅口,更激起強烈民憤,致使輿情沸騰,形成被一些網民稱為“莆田刀客”的殺人嫌犯反而獲得更多同情的逆反情況。對於官方通告所作的逃犯“拒捕畏罪自殺”結論,當地民眾表示不服。有村民指類似歐金中遭遇村霸欺凌的經歷在當地鄉村普遍存在。法律專家指出,這起事件教訓很深刻,有關部門應該反思。

歐金中“拒捕畏罪自殺” 村民要看證據

時下熱點社會新聞事件中的殺人逃犯、福建莆田秀嶼區平海鎮村民歐金中被宣布拒捕畏罪自殺三天後,在當地作小生意的魏先生仍然對官方宣布的死因感到疑惑。他認為歐金中沒有選擇投案自首,也沒有在逃亡中選擇自我了斷,看來有求生慾望,如果他確是自殺身亡,官方應該公布執法記錄儀錄像和法醫檢驗報告,向公眾作個交代。

魏先生對美國之音表示,“說是說自殺,是什麼原因是自殺,也沒有說出來。很多人讓那個政府部門公開出來,它都沒有公開出來。他是怎麼死的?怎麼自殺的?都沒有說出來。”

10月10日,福建莆田村民歐金中據說在被逼揮刀殺人,造成二死三傷血案後潛逃,在當局出動大批警力,配備多架直升機日夜圍捕的情況下,八天後被搜捕人員尋獲。

10月18日下午,幾名知情者最初傳出的有關歐金中下落的消息指,歐金中已經被抓獲。

稍後發布的官方通報稱,在武警圍捕過程中歐某中在其家鄉“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並畏罪自殺,經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歐金中在官方通告中就這樣死了,但是網上透露的一些稍早的訊息給官方聲稱他“畏罪自殺”的結論引起了新的質疑聲浪。但是中國官方至今沒有披露歐金中拒捕或自殺的細節。網上有傳聞指歐金中是被毆打致死,並稱外界現在無法接觸歐金中的直系親屬,他們疑似已遭噤聲。

輿論質疑懸賞公告

10月14日,平海鎮政府微信公號“平海之聲” 在公眾質疑聲中刪除了引爆輿論的那份懸賞通告,該通告註明提供抓捕逃犯的線索賞金兩萬,發現歐金中屍體賞金5萬元。

美國之音記者發稿前多次試圖聯繫當地政府澄清相關問題。不過,那份聲稱將給予發現屍體比發現活人反常地高出1.5倍獎勵的懸賞通告的發布者、平海鎮政府無人接聽對外公開的聯繫電話。懸賞通告上公布的兩個手機號碼,一個被互轉為來電提醒,另一個無法接通。

當地居民魏先生說,當局對歐金中的懸賞令人困惑。

記者:對他這個鎮政府發出那個懸賞通告,你們怎麼看呢?

魏先生:那當然是不對的(笑),那當然不對。懸賞通告這樣子,大家都很質疑。這個鎮裡面這樣子公布出來,大家都說怎麼可以?死的五萬,活着兩萬。這個問題也是大家都是這樣去理解。這個公告他是怎麼想法,我們也說不清楚。

推特網友(網名“森”)稱:因為活着的歐金中,後面的連鎖反應會將一群貪官污吏曝光出來。這樣就不是死的問題,而是責任人和領導腐敗。

資料照:網絡評論人士壯飛

資料照:網絡評論人士壯飛

在加拿大的網絡評論人士壯飛對美國之音表示,這個懸賞惹起了公憤。

他說,“鎮政府出來了一個特別奇葩的通緝令,有活人的線索他給2萬,有死人的線索,給5萬。人們感到很大的氣憤。義憤很大的,因為你就等於說雇兇殺人呢。就是說死的,人殺了的話可能會得到很高的獎賞。”

在美國的時評人魯難對美國之音表示,平海鎮政府的懸賞公告讓人感到有明目張胆地殺人滅口之嫌。

他說,“他的鄉政府,當地政權的這個所謂的懸賞公告裡面,明顯的想致人於死地。發現活的人他給你2萬塊錢,發現一個屍首給5萬塊錢,明顯就是拿錢買兇去殺人,想殺人滅口。一個非常明顯、說不過去的行動。”

投訴無門 積怨爆發

案發地平海鎮的上級、莆田市秀嶼區政府的新聞辦發布通報稱,針對網友反映的基層幹部不作為問題,秀嶼區紀委、監委已啟動調查程序,將依紀依法嚴肅處理。

網友反映的基層幹部不作為問題顯然與歐金中和被他所殺的鄰居之間的建房糾紛長期未得到妥善解決有關聯。

案發後,有媒體記者在歐金中蝸居多年的鐵皮雨棚中發現一個煙盒上寫滿了各級政府、信訪部門和媒體的投訴電話號碼。而阻止他建房的鄰居據說與村官沾親帶故,其居所是俯視歐金中鐵皮屋的一棟四層樓房。

網上流傳的據說是歐金中給莆田市長寫的一條求助短信表示,“因危房,在2017年新建手續批出後,將原400多平住房全部拆掉,在原地建150平,現在還未建起來,我上有老母親89歲,五年來一家,幾代人無家可歸,無處棲身。很多次,向多級各部門求助無果,特向市長求助,起因是個別幹部為了個人利益不作為,充當保護傘,叫村霸來打砸,阻止我建房,如果弱勢村民生活得不到安置,那是領導決不希望看到的。望大老為我們解難。謝謝”

《中國新聞周刊》援引歐金中同村的知情人士說,2017年,歐金中向當地政府申請了危房翻蓋,建房手續批出後,便將原有的400平米房屋拆除,欲在原有土地上蓋新房。而死者為歐金中的鄰居,曾多次會同附近居民阻撓歐金中蓋新房,導致歐金中一家無處可歸,在臨時搭建的雨棚居住數年。案發前,歐金中居住的雨棚因颱風倒塌,雨棚殘片掉入死者家中,雙方因此發生爭執。

律師:教訓深刻

據中國媒體報道,被當地政府懸賞通緝的殺人犯罪嫌疑人歐金中在村民中口碑並不壞,說他為人和善,樂於助人,三十年前曾見義勇為不顧個人安危跳進海里救起了一名落水兒童,他救護兩隻海豚的事迹還上了地方報紙的新聞報道。

魏先生說,“對,根本不至於走到這一步,主要是村幹部、鎮裡面,這個問題比較大。村幹部那邊,起先沒有給他題解決好。”

中國維權律師劉曉原手舉律師“失業證” (推特照片)

中國維權律師劉曉原手舉律師“失業證” (推特照片)

受709案牽連而被失業多年的原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曉原對美國之音表示希望政府有關部門認真反思,從歐金中事件中汲取教訓。

劉曉原說,“這個事情的教訓是很深刻的,相關部門應該引起反思、反省。為什麼呢?因為他這個事情發生這麼多年了,他也向有關部門投訴了。但是這個事情沒有得到一個妥善的處理,以至引發了這樣的慘案。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教訓。“

劉曉原表示,他的手機最近很難接到國外來電,因為當局正在積極推動反電話詐騙。他對歐金中因建房糾紛未得到及時解決而釀成三死三傷(包括一名不滿10歲兒童)血案表示遺憾。

他說,“只能說,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以前有有過類似事件。投訴無門最後走上犯罪道路。我個人認為,如果當年反映問題能夠引起重視,主動解決,肯定也不會走上犯罪道路。”

村民:痛心、不服

在海外社交網絡平台,許多跟帖評論並不認為歐金中走上犯罪道路,而是維護正義。

推特網友Shouhudajie寫道: “這不是殺人犯,這是為民除害的英雄! 應該向他致敬!”

記者在與與歐金中同鄉的魏姓村民交談中了解到,當地民眾也跟中國社會大眾一樣一面倒地為被逼得走投無路、拿刀反抗後疑為“被自殺”的歐金中感到痛心和同情。

記者:老百姓和村民都怎麼看這件事?

魏先生說,“就是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感到痛心,都感覺到歐金中都為民眾做事,就是說大家看這個事情都不服,很多人都不服就是了。很多人都說,歐金中做得對。很多事情就是說,有錢人好做事。沒錢人就是做不成什麼事。”

分析:老實人被逼急 制度難辭其咎

河北石家莊村民賈敬龍 (網絡圖片)

河北石家莊村民賈敬龍 (網絡圖片)

引發公眾大討論的弱勢者憤而殺人事件在當今中國時有發生,其中影響較大的包括:2008年北京遊客楊佳揮刀殺死六名上海虹口區公安分局警察,2009年瀋陽街頭小販夏俊峰用切烤香腸小刀刺死兩名暴力執法的城管,2015年河北石家莊村民賈敬龍用改造射釘槍打死拆除其婚房的村支書,2016年山東辱母案的民營企業人員於歡抄起水果刀捅死用下流不堪的手段逼債的黑社會打手,2018年陝西漢中退役武警張扣扣隱忍22年後為母報仇殺死副鄉長家三人,2021年上海復旦大學海龜青年教師姜文華因受歧視和面臨解聘而割喉學院黨委書記等。

一般認為,這類引起公眾熱議的事件或多或少都與社會上存在不公平和法治不彰有關。

歐金中事件發生後,有人評論說 “老實人被逼急了,你連下跪求饒的機會都沒有”。不少網民在相關話題的跟帖留言中提到古典名著《水滸傳》中的“逼上梁山”和10多年前震撼上海灘的楊佳。

推特網友Lakeshore寫道:“歐金中不就是武松嗎?武松當年殺了潘金蓮和西門慶。”

居住在加拿大的網友壯飛表示,有人作了大約的統計,說有百分之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是對歐金中持同情態度,但是當局不會把歐金中這樣拿起刀來除惡的弱勢者說成林沖。

他說,“從中國歷史上來看,一直到今天的社會現實,中國的民怨和被逼上梁山的這種情緒。人們只要是他有思考的話,他把歷史和現實聯繫起來,就會對這個問題得到他這個看法。多數人比較同情的。“

這位觀察人士表示,中國媒體通常對底層民眾蒙受冤情遭受有權勢者欺壓視而不見,官員不作為,甚至趕不上清末,當時發生的楊月樓案和楊乃武與小白菜案經過上海《申報》報道後引起輿論關注,最終由皇太后慈禧赦免伸冤。他認為,當前中國社會猶如所有排氣口都被焊死的高壓鍋爐,民眾怨氣得不到排泄,遲早會爆發。

壯飛說,“我們不贊成殺人,但是我們對歐金中這種弱勢的群體,就包括原來中國出現的這些楊佳等案件來說,我們必須要認真對待,要表示對弱者一定要給他們一個出路。哪怕是在這種共產黨統治下,人們也是要正常地活的。人們不是光要吃飯能吃能睡就可以的。人是一種有感情情感的動物,那必須給他們一個出路。這就是我們現在這些人所痛心的和擔心的事情。”

魯難表示,歐金中獲得的同情反映了老百姓心裏面對基層政權和黑惡勢力的不滿,其實是對這個政權的徹底失望,是對這個社會缺少公平正義強烈不滿的一種反應。

他說,“這是官逼民反呀,實際上跟過去的陳勝吳廣沒有什麼區別,當然現在這個社會裡,我們的目光沒有關注到他們的生活,所以他們所有的疾苦,都不被大家了解。他們窮盡了所有的方法都找不到解決他們生活問題的出路。像歐金中,他把所有的可以諮詢的電話,能夠找的部門,都已經記錄下來,他走遍了這些所有的路,都沒有辦法。就像楊佳一樣了,沒有人給他一個交代。那麼他就去豁出去,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要找一個說法,那麼這實際上歸結成4個字,官逼民反。那麼這種情況能夠持續多久,我覺得這是我們大家值得關注的事情。 “

黑惡勢力盤踞鄉村

秀嶼區村民魏先生對美國之音表示,村霸現象現在很普遍。

記者:你們當地有沒有類似的(村霸)這種情況?

魏先生:有。各個地方,各個村子正常都有,正常各個村都有,有出現這個情況。

據《中國新聞周刊》去年年末報道,長時間以來,“村霸”通過賄選、恐嚇等手段,搖身一變成為村官的案例屢見不鮮。這些存在於基層的村幹部,背後卻藏匿着驚人的違法犯罪行為。這篇官媒報道承認,村霸現象普遍滋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農村選舉制度存在漏洞導致一些村霸成為村幹部,這種情況必須、並且得到了有關部門的大力整治。

分析人士指出,中國的許多村鎮基層政權被黑惡勢力把持,村霸魚肉鄉里欺壓百姓成為普遍現象,而歐金中這樣的弱勢群體長期遭受不公卻求告無門,被迫採取最後的極端手段之類事件頻現,已構成隨時可能爆發的嚴重社會問題。

時評人魯難認為,中國農村基層政權日益黑社會化的現象尚未得到外界足夠關注。他指出,中國各地村一級的政權,現在基本上淪落到黑惡勢力手裡,而且奇怪的是,地方黑惡勢力以所謂的民主選舉這個形式,攫取農村的政權。

魯難說,“他們這種所謂的選舉,實際上是誰的拳頭大,誰就能夠當選。比方說村支書啊,或者村長啊這一類的職務。他們拿到這個勢力之後,他們就從每個人的人頭上面,從土地上面從各種經營上面,成為他們自己家族攫取金錢的工具,同時他們也成為中共政權在基層的一個最主要的支撐點。

魯難分析指出,中國當前從上到下都沒有一個明確的民主政治制度,也沒有一個健全的法律環境,農村的黑惡勢力又背靠着鄉鎮和縣一級的政治官員,他們很容易在地方得勢,尤其是農村基層的權力,就會落入黑惡勢力手裡。

他說,“在這種情況下,廣大農民或者說其他的基層居民,生活苦不堪言,已經到了一種民不聊生的地步。這些黑惡勢力無所不用其極,他們為所欲為,魚肉鄉里。在這種情況下面,農民,尤其是基層農民,生活非常困苦。”

VOA連線(魯難):百多位學者校友聯名上書中國人大,要求言論自由權

VOA連線(魯難):百多位學者校友聯名上書中國人大,要求言論自由權

魯難:歐金中被視為反抗黑惡的象徵

這位長期關注中國底層社會問題的評論人士認為,看到中國農村基層黑惡勢力橫行的現狀,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歐金中事件能引起那麼多人的同情了。

魯難說,“雖然說他是剝奪了其他人的生命的權利,但是還有很多的民眾對他會有非常大的同情心,我覺得他們反映了老百姓對這種黑惡勢力的不滿,所以要為他呼籲一下。”

2016年5月,北京市昌平區發生公安派出所副所長邢永瑞帶領協警毆打中國人民大學校友致死的雷洋“被嫖娼”事件。旅居美國的魯難聯合其他人大校友發起了聯署請願和質疑活動,使得雷洋案得到華人社會廣泛關注,並形成巨大輿論壓力。

魯難認為,中國底層百姓同命相憐,無論在鄉下還是城裡,在艱辛謀生之餘還要對付村霸和城管的壓迫,他們一旦遇到有人敢於反抗黑惡勢力,即使不能拔刀相助,一般也會自然產生同情之心。

(原文轉自美國之音: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