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立:遠離培養韭族的生產加工基地 拒絕中共當局意識形態教育

0

圖片來自網絡

2020年底,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2020年備案審查工作情況的報告》中指出:“有的地方性法規規定,各級各類民族學校應當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或者本民族通用的語言文字進行教學;有的規定,經本地教育部門行政部門同意,有條件的民族學校部分課程可以使用漢語言文字授課。我們認為,上述規定與憲法第十九條第五款關於國家推廣全國通用語言文字法、教育法等有關法律的規定不一致,已要求制定機關做出修改。”

從法律層面,中國的《憲法》、《民族區域自治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都規定“各民族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因此,少數民族使用本民族的語言乃是一項重要的憲法賦予的權利,但這仍不妨礙中共當局對於憲法的侵犯和法律的蹂躪。中共當局顯然想以政治需求凌駕於憲法之上、法律之上、教育之上、人權之上。縮減或禁止維吾爾,哈薩克等少數民族進行本族母語教育,這不但公然否認中國憲法、國際標準及專家共識,這種種族滅絕政策也是在削弱的維吾爾等少數各民族獨特身份認同。中共當局既想要從語言文字方面消滅維吾爾等族群,還想在精神層面上使之被消滅。憲法所規定的“國家保護和尊重少數民族使用和發展本民族語言文字的權利和自由”是一句空頭支票而已。

其實,中共當局不單單對維吾爾、哈薩克等新疆地區的少數民族的語言文字進行消滅或漢語的同化,還對當年英國衛理公會傳教士柏格理在雲南貴州石門坎所發明的苗文和苗文聖經也想除之而後快。所謂的尊重少數民族人權、宗教信仰自由和少數民族的語言文字等承諾,在中共當局所統管的現實社會中,只不過是欺騙百姓的謊言和蒙蔽國際輿論的華麗外衣而已。

中共當局不只是對新疆等少數民族進行打壓和控制,對漢族的控制目前也達到了一個空前絕後的地步。中共當局對於漢族的管控主要體現在思想教育改造方面。比如,中共當局嚴格把控學校教課書內容的選材,師生集體接受中共政治思想教育等方面的控制權,就連私立、民辦教育也慘遭中共當局魔爪的毒害,甚至中國社會各界人士也未能逃過中共當局對他們進行政治思想教育的劫難。

據自由亞洲電台2021年5月15日報道,中國國務院周五(5月14日)出台了一部新的民辦教育管理條例,以加強中共在中國社會管理中的作用。觀察人士指出,這個動作是北京對科技、教育等領域的民間資本進行整頓並加強控制的又一個開端。

這個被稱作修訂版的《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簡稱《條例》)的第一條就規定,民辦學校應當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落實中共領導的具體辦法是:學校中的中國共產黨基層組織參與學校重大決策並實施監督;學校決策機構組成應當有中共組織負責人參加,有關監督機構中也應當有黨的基層組織代表。

條例還嚴禁任何社會組織和個人通過兼并收購、協議控制等方式控制實施義務教育、非營利性學前教育的民辦學校,加強對外方為實際控制人的社會組織辦學的監管等。該條例將從今年9月1日開始生效。

由此可見,中共當局對於全國教育方面的管控從來就只有擰緊發條,沒有鬆懈過。我們只有對中共當局的教育實質弄清楚,才能更好的理解為何中共當局寧願對新疆等少數民族施行語言文化管控、種族滅絕並扼殺各個少數族群的自由創造力,學校教育更是任何清新的空氣。

經常會有媒體消息報道出很多牆內的家長們,對自己孩子在中共當局管控的學校里獲得各種獎狀證書而感到驕傲,並引以自豪。當然,這並不是錯,傳統文化也要求人要勤學好問,學優兼并。錯的是這些牆內的家長們並未意識到:當他們的莘莘學子在學校里勤奮讀書的時候,讀到的不是求智慧求真理的知識,乃是一種意識形態的愚民教育,是一種會將孩子的優秀大腦變成專制機器的謊言存儲器的教育,是一種會將孩子變成未來小粉紅和大五毛的生產基地的教育。

不得不說,這樣的教育是可怕的,是貽害子孫後代的,是變相殺人靈魂的教育。中共當局作為一個依靠謊言和暴力奪得政權的非法政權,它對本國百姓及海內外輿論的欺騙持續達到70多年,這些要歸功於他的“大內宣”的成功,可以洗盡十四億百姓的大腦;還用“大外宣”等陰謀手段影響並控制海外華人及許多中文媒體,猶如一個大淫婦,正在迷惑天下萬國。

從中共當局對少數民族文化教育、民辦教育及全國學校教育的干預和管控來看,其目的不外乎一下幾個方面:

第一,中共當局的歷史以謊言掩蓋真相,所以學校的歷史課本很難相信。

第二,中共當局的政治是極權專制的洗腦工具。所以政治課本更難讓人接受。

第三,學校教育體制模式、語文等教科書內容被嚴格按照中共當局的意識形態來命定,只是中共當局對其各民族百姓從小進行變相的、無形的洗腦工具。

第四,學校教育相關的自然科學基礎課程,是被無神論意識形態滲透的課程,比如加爾文的進化論,馬毛列主義的無神論思想等。

總之,中共當局所管控的學校教育就是韭族的培養基地之一,中共當局奉行“病毒”教育要從娃娃抓起;中國一代又一代的孩子都是在這種攜帶“病毒”的教育土壤中被熏陶、被教育、被毒害,失去了做一個正常人、真正人的權利和自由,長大後就成了廣場舞大媽式的、地痞流氓惡棍大叔大爺式的韭族,即便有人長大後,有幸偶爾成為官僚階層的一員,也必須要犧牲掉自己的良知為代價去做蠅營狗苟的行徑。在中共極權制度下的教育,任何孩子的靈魂都是被扼殺的對象,而不是呵護和成才的對象。可悲的是,中國的家長們並不明白中共當局的邪惡本相;因此,中共國里沒有覺醒的那些家長和孩子是最沒有希望的族類,是最有可能變為韭族的群類。

縱觀中國教育界人士和諸多的有識之士之中,已有許多人從所謂的“教育救國”的夢想的破滅中被喚醒,意識到“教育救國”乃是中共當局對人民的在政治上冠冕堂皇的又一個欺騙口號,並不能起到救國救民的作用。中共當局實際的操作乃是教育產業化,讓人民子弟成為教育產業化體制下被欺騙被收割的韭族,閹割一代又一代人的靈魂。

作為共產極權政府下的人民,的確是最為可憐的族群;世界上除了前蘇聯和朝鮮之外,還有哪個族群可以甘願承受數代人被邪惡的極權政府的洗腦加工,卻沒有任何覺悟去反省中共極權意識形態教育的邪惡本質呢?

即便有些孩子可以躲過紅黃藍幼兒園的叔叔們和阿姨們的合謀;可以躲過小學校長伸出來的色性魔爪;可以躲過中學階段的同伴霸凌、可以躲過色性成癮的官員們的邪惡嗜好;可以躲過克拉瑪依的大火……但後面還有很多防不勝防的重重陷阱和危險等待着。總之,在一個罪惡的國度中成長,中國的孩子,中國人民的確有着太多的危機需要面對。

綜上所述,從中共當局在對待新疆等少數民族的本族語言的教育的政策和全國學校教育(包含民辦教育)的法律政策來看,中共當局想通過灌輸意識形態教育來洗腦國人,使其成為中共當局生產韭菜的加工廠和政治統治的下的被奴役的工具。中國人需要覺醒,認清中共當局管控下的學校教育的本質,國人當自強,要堅決拒絕中共當局一切有毒害的意識形態的教育。

目前,無論是平躺運動還是躺平運動,人民要堅決地、完全地、決然地與邪惡意識形態的教育決裂;展開全面的與中共當局的各種不合作姿態。教育獲得自由的道路縱然艱辛,只要從每個個人做起,拒絕邪惡教育,堅持追求教育自由,就能更多地挽救自己的孩子免遭毒手。我們的下一代才會有希望,否則,中國的未來將會是萬劫不復。希望牆內的每個人都能覺醒和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