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勝:福州地鐵一條造價200個億,十條就是2000個億。

0

福州地鐵-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三江口征地2萬畝,拍賣1000萬一畝,價值2000個億。差不多夠修地鐵了。

可以這麼說,福州地鐵是三江口數萬農民血汗土地的奉獻。

從此,農民失去世世代代祖傳的土地,成了城市化進程的失地城市農民。

福州地鐵就是福州所有被征地拆遷農民的奉獻。

從中湧現許多的訪民。

所謂經濟可持續發展就是這麼玩的。

被迫城市化的農民失去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土地,失業的農民很難再就業,而且本土的小型工廠全部因征地拆遷或關門或倒閉或搬遷,本地農民工及農民收入下降,消費購買能力下降。

三江口征地拆遷,區域經濟造血功能極差,征地至今已經超過十年,未見一家工廠,企業或公司入駐,本地農民再就業困難,拆遷造成大量本地人口四散流失,十年以前本地有大量小微民營企業,因征地而全部拆遷或關門或倒閉或遷移外地,大量外來民工流失。

在肥沃的農田上種植起一棟棟的鋼筋水泥大廈,卻幾乎都是商品住宅及安置房,配套的設施極度缺乏,各路地產商拿地就是衝著拍賣價格稍便宜而紛紛蓋起高樓。

而本地下洋村小學明明在十餘年前就知道規劃中要拆遷,而至今未見修建新校舍以滿足農民子女的義務教育需求。聽聞本村村官談及需要借樓房以暫時安置小學生上課。我不禁想起1982,1983年時,為擴建下洋小學,正在念小學的我們曾經到處借地方上課而搬家,感謝當年的學校領導老師們及村幹部的支持擴建校舍。而今21世紀,改革開放經濟高速發展了40年後,積累了巨量的經濟財富,下洋小學面臨我所知道的第三次搬遷。令人極度鬱悶的是,為何不事先建設好小學校舍以滿足學校被拆遷呢?而位於三江口下洋村的福州八中新校區(高中部)卻在十年前就劃撥大片農地,修建得漂漂亮亮。是不是因為高中是收費教育,而小學屬於義務教育,雙向標準待遇不同呢?

搞房地產異常積極,眼前巨額利益無比誘惑。

而百年大計教育為本,是否停留在口號上,在這裡演繹得淋漓盡致,一目了然。

因看到網路上有關地鐵的商業味道帖子,而偶有感,不得不講幾句,然後又說了某些方面話題,等日後補充完善,或專門敘述十年以來發生在福州三江口,下洋村,梁厝,樟嵐,清富村等九個村莊征地拆遷實情。

土地,是巨大的蛋糕。

這是利益的激烈爭奪。

房地產,沾染滿滿的農民的血。

我本是法律專業畢業於1995年。

不料,9年來(2010年——2018年),我三次進看守所,兩次判刑,一次被暴力強拆,且眼下又面臨第二次被強拆的巨大危險。這地,着實危險,風險係數5.0我是一點安全感都木有。

嗚呼哀哉!

諸多奇葩事情圍繞我而發生,維權,爭取民主自由,宣揚民主理念,希望真正法治,冤假錯案,被迫害,窩裡斗,征地拆遷,民營企業生存發展等等等等

–陳勝提供